迎接改變
駕駛成長

目錄

  • 被限制的年輕專業人士們
    多倫多目前的住房限制為何為我們的相對競爭力帶來風險
  • 不懈的追求
    Marlin Spring如何在房地產行業中創造價值
  • 邁阿密是如何成為藝術聖地的
    巴塞爾藝術博覽會建造的海灘
  • 在心理健康業界掀起波瀾
    Greenbrook TMS一個改變抑鬱症治療方法的範例
  • 美食館的崛起
    在新的體驗經濟裡的料理基石
  • 改造龍舌蘭酒
    來自多倫多的Tromba是如何震撼了烈性酒的領域
  • DOMAINE QUEYLUS酒莊:JE NE SAIS QUOI
    一顆隱藏在Niagara葡萄酒王國的寶石
  • FRANCO STALTERI: 完美的主辦方
    與Charlie’s Burgers晚餐俱樂部背後人物的交談
  • 大災難還是進化論?
    零售業到底發生了什麼?
  • 將客戶服務提升到一個新的層次
    Tulip Retail是如何提高下一代零售員工的效率的
  • 零售寓樂
    不僅只對人類,對我們寵物同伴也如此
  • 閃閃發光的一切
    來自多倫多的Greta Constantine依然光芒四射
  • 加拿大人口將在2100年達到1億?
    Century Initiative相信這才是加拿大保持長期繁榮的當務之急

  • 高博寄語

    2017年,我們推出了高博雜誌的創刊號,這是一份年度刊物,旨在為我們的投資者和讀者提供關於我們工作網絡中的個人和機構提出的一些令人興奮的創意、新想法以及新觀點。我們很高興收到讀者的積極反饋,也很高興與大家一起分享我們的第二期高博雜誌。

    在過去的一年里,我們與我們尊敬的合作夥伴和精英團隊緊密合作,管理和監督我們不斷擴大的房地產項目組合的開發,并支持我們令人興奮的醫療健康領域業務的增長。在此過程中,我們與業內專家進行了深入的討論,談及了新想法的優點,并聽取了決策者們在重要問題上的觀點。其中許多互動為本期主題提供了靈感。

    在第二期雜誌中,我們很榮幸採訪了一些我們的合作夥伴、同事和行業領袖,其中包括優秀的專家、企業家和專業人士,他們領導著重要的討論議題,并推動著各自行業的增長與變革。多倫多地區貿易委員會(TRBoT)首席執行官Janet De Silva是討論影響多倫多地區經濟繁榮問題的前沿人物。2018年,De Silva和她的團隊授權委託進行了一項研究,以更好地了解缺乏合適的住房選擇對年輕專業人士在該地區生活和工作的願望和計劃的影響。我們會見了De Silva,并討論了TRBoT研究的結果,以及缺乏住房選擇可能對我們吸引和留住推動該地區未來經濟繁榮所需人才的能力產生的潛在影響(第X頁)。

    雖然多倫多房地產市場近來佔據了各大媒體的頭條,但銷售側的悲觀論調也佔據了上風。為了理解這些聳人聽聞的頭條新聞,我們與CBRE的執行董事總經理Paul Morassutti進行了座談,討論他對加拿大零售業現實情況的看法,以及隨著行業轉型,我們可以期待看到的情況(第X頁)。

    我們很高興與我們的合作夥伴Benjamin Bakst進行交談,他是Marlin Spring的首席執行官。Marlin Spring是與我們互動最頻繁的房地產開發合作夥伴之一,也是第三代開發公司(第X頁)。Bakst和我們分享了在他之前的幾代人是如何激發和預示他的組織每天做出的決定的,他們堅持不懈地追求在房地產領域創造價值,建立可持續發展的社區以滿足不斷增長的地區的各種需求。

    除房地產之外,高博還投資了一批醫療健康領域業務,我們對Greenbrook TMS神經健康中心對數千名抑鬱症患者生活質量的積極影響感到非常自豪。我們很高興與大家分享我們對首席執行官Bill Leonard和首席醫療官Geoffrey Grammer博士在”在心理健康方面掀起波瀾 “中的採訪(第X頁)。

    藝術、美食和烹飪體驗是使多倫多和邁阿密成為令人興奮和充滿活力的城市的基本要素。在”美食館的崛起”(第X頁)中,我們探究了美食館的概念,這是對舊世界傳統的一種新的詮釋,在多倫多和邁阿密越來越盛行,我們預計這一趨勢將繼續增長。在”Charlie’s Burgers”(第X頁)中,我們可以一探究竟,是什麼讓這秘密的晚餐俱樂部成為世界上最受歡迎的美食體驗之一;這個俱樂部到現在已經成立了十年。在”邁阿密是如何成為一個藝術聖地的”(第X頁)中,我們探索了邁阿密巴塞爾藝術博覽會的起源、文化和經濟影響,這是一個當代藝術節和每年吸引超過8萬遊客的大型年度活動。

    我們希望您喜歡最新一期的高博雜誌,并邀請您也從周圍那些塑造我們生活、工作和繁榮社區的想法和人們身上獲得靈感。

    Peter Politis, Sasha Cucuz 以及Elias Vamvakas
    合作夥伴,高博資本

    被限制的年輕專業人士們

    多倫多目前的住房限制為何為我們的相對競爭力帶來風險
    作者: LAURA CURRIDOR
    攝影: ROSIE SCOTT

    眾所周知,多倫多地區早已成為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大都市之一:有著一流的學習機構、穩定的經濟、多樣化的人口,全面的醫療保健,以及充滿活力的文化環境。該地區變成了生活、工作和發展的絕佳之地。這些特質不僅繼續吸引新的居民和全球性的公司,例如Salesforce, Shopify和Facebook,而且還讓多倫多在令人垂涎的Amazon第二總部候選名單上佔據一席之地。儘管有這些因素使該地區在總體上利於開發和吸引人才,多倫多地區貿易委員會(TRBoT)最近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如果該地區目前的住房限制得不到適當的解決,我們吸引及留住人才的能力可能會面臨風險。

    為了使多倫多成為世界上最具競爭力和最受歡迎的商業地區之一,TRBot不斷地研究影響該地區生存和發展能力等關鍵性的問題。鑒於該地區的人才資源是我們擁有與全球競爭的能力的關鍵性資產,經濟學上來說這是最有價值的貨幣,所以培養一流人才及儲備相關的問題成為了委員會關注的關鍵領域。2017年,TRBoT與Options for Homes和多倫多房地產委員會合作,委託了Environics Research Group對多倫多地區的年輕專業人士進行調查,以了解這些高技能、受過良好教育和積極進取的人才對當前住房市場的看法。我們與TRBot總裁兼首席執行官Janet De Silva進行了交談,更好地了解了該地區住房問題所面臨的挑戰、影響以及潛在的解決方案。

    De Silva解釋說:“我們選擇年輕專業人士,是因為他們代表著我們市場的未來,是我們最大的資產,也就是我們在這裡擁有的人才。他們也是最具代表性的最廣泛的住房需求組合-從需要第一間房或合租公寓的大學應屆畢業生,到試圖購買第一套公寓的年輕專業人士,再到新婚和剛開始組織家庭的人-他們需要各種方面和各種面積的房屋單元。”

    De Silva繼續說道:“他們也是最具親和力的群體,因為我們所有的社區都有受此影響的他們的孩子或孫輩,所以我們相信這些年輕專業人士在充滿挑戰中的住房環境有著最需要被聆聽的聲音。”

    年輕專業人士在充滿挑戰的住房環境中有著最值得被傾聽的聲音。
    負擔能力正在成為他們夢想的阻礙

    在吸引和留住人才的多倫多地區,這群正在工作的如今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就是負擔能力。這群年輕專業人士見證了他們的父輩和祖輩通過房地產創造的財富,他們同樣也有著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屋的夢想,但在大多倫多的平均房價創下歷史新高的情況下,對許多人來說,擁有住房可能只是一個白日夢。TRBot的研究發現,儘管86%的年輕專業人士希望從租房轉為擁有住房,但75%承認他們無法支付首期付款,而近一半的人則擔心自己無力承擔相關的購房成本。De Silva指出,這種住房負擔能力的缺乏已經嚴重影響我們的人才儲備。他還指出因為住房市場的情況,許多年輕專業人士已經或正在因為進入住房市場的經濟負擔很大的原因而重新認真考慮多倫多是否真正適合他們留下來居住和工作。

    為了克服這些挑戰,部分年輕專業人士正以不同(於前幾代人)的方式走入市場。他們不僅被迫晚點搬出父母的屋簷,許多人還會用到父母銀行裡的儲蓄進行首次購房。預計在未來十年內,加拿大嬰兒潮一代將從父母那裡得到大約$7,500億的代際財富轉移。然後,這些嬰兒潮時期出生的人將會把這筆錢轉給自己的子女:預計33%的年輕專業人士會從家人或朋友那裡獲得經濟援助,用於購買住房。大約三分之一的嬰兒潮一代計劃或已經將一筆遺產留給子女。雖然,有一群嬰兒潮時期出生的人正在幫助這一代年輕人實現擁有住房的夢想,但也有許多人選擇更晚年的時候才縮減住房規模,從而推遲了相關住房存量的放出,并加劇了現有的供應限制。

    缺乏的多樣性限制了他們蓬勃發展的能力

    除了負擔能力方面的障礙,隨著這群年輕專業人士在不同人生階段的轉變,許多人發現市面還是缺乏合適的住房來滿足他們不斷變化的需求和家庭規模。多倫多地區目前的住房選擇大多局限於郊區相對昂貴的較大的低層住宅或位於城市中心的小型高層公寓。De Silva說:“這一代的年輕專業人士告訴我們,我們在整個城市和整個地區需要更密集的社區,更多的中間選擇,比如聯排別墅,中低層三居室公寓,半獨立式住宅。”調查發現,住房多樣性的缺乏給年輕的專業人士留下了很少的選擇,大多數人壓倒性的同意,他們的前一輩的“鄰避效應”的做法不再是一種選擇。百分之七十四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支持增加住宅密度的措施。

    然而,目前仍有居民反對人口密集化,這對De Silva來說一點也不奇怪。“人們希望獲得更多的便利與社區服務,但他們卻不希望自己的社區發生改變。我們在多倫多地區貿易委員會青年專業人士網絡中擁有1,400多名年輕專業人士,我們希望他們成為人口密集化的聲音和面孔。”De Silva強調了這種基層做法的重要性,即“幫助我們的社會克服且明白人口密集化的來臨與重要性。我們需要制定一個合理的人口密集化計劃,因為我們並沒有創造更多的土地的能力。我們真的只能更有創意地思考和規劃我們所在城市邊界內的可用的土地。”

    De Silva補充說道:“你不能把住房與交通分開看待。”調查顯示,四分之三的年輕專業人士表示,在考慮居住地點時,上班的通勤時間和方式是最重要的因素。如果能更好地利用公共交通,77%的人會考慮住得更遠。“現實情況是,如果年輕的專業人士能擁有更有效的通勤方式,他們會考慮住在市中心以外的地方。”

    以De Silva的經驗,增強和擴展交通服務以及周邊的環境如何相互交錯能將社區更好的連結起來並帶出尚未開發的住房潛力。“我在香港生活了很多年,在那裡,你會看到交通服務的周邊正在發展大型公寓和社區中心。所以,想像一下,當你在交通中心點上面有公寓,有日托,有醫療保健服務,你就有了你需要的一切,就像把一個迷你社區連接到了公交站。”這與該地區的交通基礎設施發展趨勢形成鮮明對比,我們經常看到,用De Silva所說的,“建築上令人驚歎的公交站入口點,圍繞它的卻是一英畝又一英畝的瀝青。”

    雖然住房並不是吸引和留住人才的唯一決定性因素,但毫無疑問,它是越來越靈活和流動的人才庫的關鍵考慮因素。
    尋找解決方案

    De Silva很清楚在吸引國際商業和人才方面,多倫多現在與將來都是全球經濟參與者的一方。“我們在環境方面被視為擁有很多優勢,而我們人口的多樣性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優勢。我們看到全球性的外國公司正在增加他們的直接投資,這些公司說,‘我可以來多倫多測試我所經營的世界上的不同的市場,因為這裡有著如此廣泛、多樣化、和融為一體的人口。’在文化、運動隊、自行車道、步行道等諸多方面,我們也擁有令人難以置信的人才庫和一個充滿活力、宜居的城市。”

    De Silva在談到多倫多地區時說道:“我們有很多對我們有利的素對,我們的問題是正面的,我們所面臨的問題是‘我們如何引領增長?我們如何適應擺在我們面前的人口增長,以及未來十年預計的增長?’”為了該地區的經濟繁榮和增長,這些是政治和經濟領導人需要解決的關鍵問題。De Silva承認道:“我們所有的成員都談到了人才缺口和人才短缺,我們面臨的挑戰是需要更多的人才進入來填補職位空缺,但是住房負擔能力、交通成本以及撫養家庭的成本都是巨大的挑戰。如果該區無法適應增長,那麼企業就會另外尋找其他有能力適應增長的地方。”

    雖然住房並不是吸引和留住人才的唯一決定性因素,但毫無疑問,它是這群流動性越來越快的人才庫的關鍵考慮因素。在全球資源、投資和技術競爭的環境下,為了延續多倫多地區引人注目的增長,該地區不能冒險犧牲這項重要的投入。正因如此,De Silva團隊已經進行了大量的工作來找到解決這些問題的策略。

    TRBoT’的2018增長議程:住房政策手冊市委員會代表了一年的政策和倡導舉措的成果,旨在關注和解決影響住房的供應問題及其對商界的影響。他們呼籲採取行動的核心是在交通便利的地方建造更多合適類型的住宅(例如,中層、混合用途、高密度的住房選擇)。TRBot的戰略重點是增加該地區的住房供應和選擇,包括減少發展上的阻礙以加速建設速度,更好地利用省級土地於建設新住房,以及被修訂中的《規劃法案》,使公交站周圍實現密集化。

    解決年輕專業人士面臨的住房問題並不僅限於一個群體或一代人:它影響著我們所有人。為了我們的人才儲備,在這些流動性極強的年輕專業人士開始關注其它地區以滿足他們不斷變化的生活方式需求之前,多倫多地區需要解決目前的住房限制問題。如果要聽De Silva的意見,為了我們的經濟增長和集體繁榮,我們都應該成為智能住宅倡議的擁護者,以確保多倫多地區在全球頂尖人才爭奪戰中具有大的競爭力。

    不懈的追求

    Marlin Spring如何在房地產行業中創造價值
    作者: COURTNEY SHEA

    在Benjamin Bakst位於多倫多的辦公室的墻上掛著一幅特別的藝術品:一群鴨子一家大小穿過池塘的照片。某種意義上,這是傳家寶,這幅畫屬於他的祖母,表明了Marlin Spring首席執行官對家庭和歷史的重視。但是,Bakst喜歡定期看著這些鴨子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他說:“它能代表我們每天所做的事情,房地產開發很艱難;它很複雜-我們所做的一切都不容易。”不過,就像照片中的鴨子一樣,它們的工作就是讓它看起來容易。“我們努力地完成工作,并盡量不給我們的財務合作夥伴或合夥人帶來負擔。”看起來他們在水面上滑行得很平穩,但“在下面”,Bakst指出,“我們拼了命地在划水。”

    到目前為止,所有這些艱苦的努力都得到了回報。當在多倫多的開發越來越具有挑戰性的時候,Marlin Spring已經在該地區和美國各地積累了多元化的房地產投資組合-目前在整個大多倫多地區的周邊有超過15個房地產項目進行中。成功的一部分在於著眼於未來-準確地預測多倫多地區及其居民不斷變化的需求。而一部分在於歷史-包括了居民們自己和多倫多這個城市的歷史。這些歷史可以追溯到六十多年前,包括了三代人。

    Bakst的岳父, Mark Mandelbaum (Lanterra Developments主席),是Sandor “Sandy”Hofstedter的女婿。Hofstedter是加拿大房地產行業家喻戶曉的名字。他帶著謙卑的資金從匈牙利來到加拿大,於1952年和妻子的兩位叔叔一起創辦了H&R Developments。H&R Developments是一家家族企業,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不斷發展壯大,成為加拿大最重要的房地產開發和投資公司之一,擁有著商業、住宅、辦公及工業控股。Hofstedter的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婿(Mandelbaum)加入了公司,隨著時間的發展,他們開始了自己的開發業務領域,最終創建了下一代的公司,包括Lindvest, H&R REIT, Davpart以及Lanterra Developments。

    在21世紀初期,隨著城市發展開始向上蓋,Lanterra (由Mark Mandelbaum 和Barry Fenton創立)把重點放在了市中心的高層公寓開發上。在多倫多的天際線隨處可找到Lanterra的印記,例如新建成的Maple Leaf Square和位於York Street的Ice Condos,以及被修復的標誌性地標,如Sutton廣場酒店和舊玩具工廠閣樓-多倫多的第一批閣樓轉換成功的案例之一。

    Bakst加入公司時,玩具工廠的開發項目正在進行中。他說:“我感到非常幸運,能夠參與在其並得到此種與早期參與者們共同進行改造空間的工作,並有機會重新利用這座如此多特色的宏偉老建築的經驗。Lanterra做了許多創新的事情,我們是不同領域的早期開拓者。我們有著很好的合作夥伴,而且我們十分擅長并專注于建造高層公寓。在Lanterra學到的東西和我從岳父那得到的指導是買不來的經驗和是書本上學不來的知識。”

    有點諷刺的是,成為一家成功的多代家族發展公司的一員,正是激勵Bakst及其商業夥伴(姐夫Elliot Kazarnovsky和姐夫Zev Mandelbaum)開闢自己道路的關鍵。“在一個多代家族企業中,人們往往會強調這樣一個問題:‘我們今天的所作所為會如何影響我們五年後的發展方向?那麼十年呢?’”Bakst解釋說,在參加了哈佛大學舉辦的關於家族企業轉型的會議後,三位未來的合作夥伴意識到,對他們來說,下一步應是是回顧過去。Bakst表示:“我們覺得有必要回到一個更加多元化的平台上,要建造更多,而不僅僅是公寓-這是這座城市所需求的。”而這就是Marlin Spring現在正在提供的。

    如果有機會通過房地產開發或重新定位資產來創造價值,那麼我們就會這樣做。

    要更了解多倫多發展變化的面貌,很重要的是了解多倫多人不斷變化的需求。Bakst解釋說:“許多人都在向一個更加一體化的本地化生活模式轉變。特別是對於千禧一代的消費者來說,他們希望在同一區域工作與居住,一個朋友、商店、餐館和交通工具近在咫尺的地方。”Bakst說:“這是人們對生活城市化的欣賞。”

    我們的談話在Junction Local進行,這是一家很受歡迎的帶有工業特色的時尚咖啡館-就像Bakst說的那種繁榮的,以社區為中心的街區。幾條街外就是Marlin Spring的新Stockyards District Residences,一個與高博的合資項目。在Marlin Spring主導的變革性城市建築方面,它符合了許多吸引人們的條件:融入歷史街道的景觀設計,接近摩登生活設施和現有或正在建的交通,和成為令人興奮的復興的一部分的機會。

    儘管如此,Bakst仍然對只忠於任何一個項目、建築形式或社區種類表示有所保留。“我可以說我很喜歡the Junction的氛圍-很棒的餐廳和很棒的歷史感。或者我也可以說我喜歡the Beach-一個距離海和電車都只有五分鐘的地區。但作為房地產開發商,我們考慮的是宏觀層面。我們首先將自己視為房地產投資者。最重要的是,我們尋找機會,利用我們的開發和重新定位的專業知識,為社區和我們的融資合作夥伴創造價值。”
    對於Marlin Spring來說,這意味著對多樣性的承諾,Bakst認為這既是多倫多市場的一個決定性的優勢,也是開發商在我們這個全球化的城市應該提供的對價錢負擔性、宜居性和密度方面的挑戰方案。和許多業內專家一樣,他看好中高層建築作為潛在解決方案的一部分。Marlin Spring目前有五個此類項目正在開發中,包括位於Danforth的Canvas公寓, Stockyards District Residences,位於the Beaches的West Beach公寓, 1197 The Queensway以及與高博的另外一個合作項目1045/1049 The Queensway - 這一地區將會在未來幾年發生重大變化。Bakst認為,中層公寓滿足了高層建築和低層住宅之間缺失的中間部分,高層建築被建得越來越高,而低層建築則被建得越來越遠。Bakst說:“這是一個家和一套公寓之間的完美結合,它具有豐富的社會價值。當我看到一個很棒的中層項目時,我覺得這是對城市的一種很好的服務。”

    隨著Marlin Spring建設多倫多的未來的使命正在向前邁進,過去將繼續激勵著他們。正如Bakst所說,他們在Clearview Heights和South Parkdale的新建價值附加項目提供了一個“買入多倫多歷史”的機會,對20世紀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的建築進行了翻新和重建。這些物業都在熱門街區,具有特別的建築細節和吸引力(還有空間!)。在現行的分區和建築法規下,這種特別的社區並不容易被模仿。此外,它們是多倫多歷史的一部分,Bakst希望看到它們受到崇敬而不是被拆除。“這實際上是在重新定位一些無法被模仿或重新建立的東西-一些有獨特性格的建築。對於我們來說,我們為現成的住房庫存注入新的活力,這些庫存簡直就是在等著,求我們翻新和為他們帶來新的生命,這是非常令人興奮的。”

    憑藉他們自己以及之前幾代人的經驗,Marlin Spring對公司的本質中根深蒂固的價值觀做出了承諾。與他們之前的幾代人一樣,Marlin Spring也在以有著強大而持久的合作夥伴關係來打造一個歷史性的價值創造者的身份。“說到底,我們追求的是全面創造價值。如果有機會通過房地產開發或重新定位資產來創造價值,那麼我們就做。”至於合作夥伴關係,Bakst解釋說:“商業和人際關係是交織在一起的。想要在商業中取得成功,你必須在實現你的業務和融資目標的同時與你的合作夥伴保持良好的關係,不得罪任何人。如果你能做到,那麼可以說你已經成功了。這是事實。在與高博的合作中,我們正在進行第七筆交易。我最自豪的是,我們能夠做回頭生意。當你優先考慮回頭生意時,這種交易對每個人都有好處。”這是一種自1952年以來從未改變過的經營方式。當時,Sandy Hofstedter把價值、工作毅力和合作夥伴關係放在了首位。Bakst說:“Hofstedter先生非常勤奮,在房地產的各個領域尋找創造價值的機會,我的岳父也是如此。”他自己對成功的定義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對於這個家族傳奇的執著。Bakst在回到辦公室繼續“努力滑水“和完成工作的之前說道:“推動以前的幾代人和推動現在這代人的動力是一樣的。”

    邁阿密是如何成為藝術聖地的

    巴塞爾藝術博覽會建造的海灘
    作者:Greg Bolton

    在1895年,一個歷史悠久的歐洲沿海城市正在尋找新的方法來重新定義和振興自己。

    為此,它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舉辦了一個慶祝當代藝術的盛宴,并邀請全世界來參加。其餘的,正如他們所說,便是歷史了。

    這個城市?威尼斯。這個節日?威尼斯雙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通過藝術永久性地復興了威尼斯的身份。這層是一個大膽的賭注,并很快獲得了成功。時至今日,雙年展仍然是威尼斯最著名的活動之一,無論是文化類型的活動還是其他的活動。

    或許比雙年展在當地的影響力更重要的是它在全球的影響力:它向全世界展示了一個所謂的小城鎮如何全身投入擁抱藝術和文化的變革力量,以超越自身的重量級從而開創出一種新的模式,而這種模式的影響至今仍舊能被感受到。

    一個多世紀后,這種模式幫助塑造了另一個沿海城市: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在過去的幾十年裡,這個市場取得了非凡的發展-其中很大程度上歸功於城市居民、城市規劃者和房地產開發商對藝術的投入。

    與威尼斯相似,邁阿密文藝復興的一個關鍵催化劑是不斷發展的文化事件:邁阿密巴塞爾藝術博覽會 (Art Basel Miami),這是著名的瑞士現代藝術節的北美版。

    縱觀邁阿密的歷史,它從未缺少過獨特的魅力;卓越的藝術性建築,充滿活力的拉丁風情,以及傳奇的海灘風景造就了它為一個幾十年來的旅遊聖地。

    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邁阿密見證了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文化設施和機構的誕生,包括邁阿密城市芭蕾舞團,新世界交響樂團,新世界藝術學校、北邁阿密當代藝術博物館、邁阿密國際書展和邁阿密國際電影節。

    但是,據邁阿密藝術組織Primary聯合創始人Books Bischof說,這座城市的創意場景悄然地燃燒了幾十年,但直到2002年巴塞爾藝術博覽會的到來,它才真正火了起來。Primary是一家總部位於邁阿密的藝術組織,以其在城市(現在遍佈世界各地)的大膽壁畫項目而聞名。Bischof很快就注意到了巴塞爾藝術博覽會對邁阿密藝術界的影響。

    Bischof說:“在巴塞爾藝術博覽會之前,我們已經有一個相當受人尊敬的藝術背景,並且人們到邁阿密旅行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融入了巴塞爾藝術博覽會後,邁阿密擁有了一個世界舞台。人們開始將邁阿密視為一個令人興奮的新文化大熔爐,具有巨大的潛力和社區。巴塞爾藝術博覽會正在提升這個城市的標準,並為這座城市帶來了4萬名藝術愛好者。”

    如果給你看到一個不推廣藝術的城市,那麼在你面前展示的會一個沒有身份的城市。通過繪畫、雕塑、書籍、建築、音樂、舞蹈,我們展示了我們的創造力、我們的表達方式、我們是誰-而這就是我們生存和生活的方式。藝術將我們與過去聯係在一起,也是我們留給未來的遺產。

    僅僅十五年之後,這個盛宴就迎來了兩倍多的人;2017年,博覽會打破了以往的所有記錄,吸引了82,000人的參與,售出了超過$30億的藝術品,預計對這座城市的經濟超過$5億的影響。

    這些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數字,但在某些方面,這只是冰山一角。在巴塞爾藝術博覽會之後,邁阿密擁有了一個更大規模的藝術和娛樂場地,這幫助推動了當地房地產價值的增長,進而帶動了世界級的高端房地產開發項目的崛起。邁阿密現在被稱為“繁榮的海灘”。而這種持續的繁榮在藝術與發展之間保持著緊密的聯繫,這才是巴塞爾藝術博覽會真正傳奇的影響力。

    Bischof說,自巴塞爾藝術博覽會早期以來,即使在炎熱的佛羅里達夏季,邁阿密也會全年度有著各種各樣的藝術節。例如,“設計邁阿密 (Design Miami)”在6月中旬舉辦,現已成為世界著名的收藏、展覽、和世界各地的收藏品的場所。

    溫伍德藝術節(Art Wynwood)在巴塞爾藝術博覽會結束後一個的總統日長週末舉行。溫伍德藝術節是另一個備受矚目的盛宴,來自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有機會欣賞併購買20世紀和21世紀最重要的一些作品。它是由Christie’s International Real Estate贊助的,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該公司知道,知名買家並不只是在邁阿密尋找新的藝術品,他們更在尋找可以容納這些藝術品的很棒的新家。

    隨著這個城市星光熠熠的藝術節場景不斷擴大,人們的目光通常都集中在名人參與者身上,但實際上,許多知名藝術品的買家都是房地產投資者和開發商。從Dacra’s Craig Robins and Starwood Capital的Barry Sternlicht到Related Group的邁阿密本地人Jorge Pérez,邁阿密藝術與房地產發展之間的聯繫是密不可分的。Pérez 以其高調的藝術購買聞名於世,他的個人收藏和Related Group在邁阿密的總部都是出名的。Pérez 的名字實際上等於現代藝術的代名詞。他是邁阿密佩雷斯藝術博物館(PAMM)的名義捐助者,該博物館是邁阿密最受歡迎和最有影響力的現代藝術收藏品展覽館之一;他也是一直以來的長期藝術支持者。

    Pérez也許是邁阿密最著名的房地產和藝術品投資者,但他絕不是唯一一位。每位開發商,無論當地與否,似乎都能把握著這個城市的藝術和房地產之間的特殊關係。

    Bischof說:“對於一個開發商來說,你很快就會得出一個結論,你不能只在這裡建造;你需要通過真正投資邁阿密的藝術領域來參與進其中。”Bischof指出,鑒於發展的速度,存在一些小失誤是可以理解的-但他認為開發商總體上做的不錯,他們不僅關注開發的迫切需求,還關注了城市與社會上更廣泛的文化特性。

    這種身份特性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根深蒂固的傳統,它代表著遠大的夢想和不同的思維方式,這對創新型開發商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機會。Bischof說:“這裡有很多可以試驗的空間,我希望我們能夠建立一個像藝術一樣的體系,可以挑戰人們的認知,讓他們說:‘哇!你看到了嗎?真令人難以置信。’”

    每位開發商,無論當地與否,似乎都能把握著這個城市的藝術和房地產之間的特殊關係。

    關於ART BASEL MIAMI

    自2002年以來,博覽會已經擴大至
    160
    展覽廳
    參加人數增加了
    30000
    每年
    估計對城市的年度經濟影響
    $0
    每年
    博覽會的藝術家來自
    0
    國家
    估計藝術展覽品的價值超過了
    $0
    每年

    貨幣數字以美元計算

    這種情調絕對也適用於邁阿密海灘標誌性的Faena區,該建築群於2016年竣工,不僅包括酒店、住宅、商店和餐廳,還包括一個佔地4.3萬平方英呎、名為Faena論壇的文化中心。它特意參考了古羅馬廣場,其設計是為了容納邁阿密的文化活動和各種規模的聚會。

    在Faena地區,文化不是一個附加或事後的想法,而是項目哲學的一個主要的組成部分-它流淌在其DNA中。就連位於1111 Lincoln的主要停車場也說明了這一點:它由屢獲殊榮的瑞士公司Herzog and DeMeuron設計,其本身就是一件壯觀的公共藝術作品。

    另一個被譽為邁阿密最大規模的大型項目是邁阿密世界中心(Miami WorldCenter)。這是一個佔地27英畝,耗資$27億的項目,在幾年後完工時,它將跨越六個城市街區。該建築群將包括一座60層的公寓大樓,一座辦公大樓和一座擁有1,700間客房的酒店,其中還包括了一個屋頂電動賽車跑道。

    再一次重申,藝術和文化將在其成功中發揮關鍵作用。Bischof說:“邁阿密世界中心將為市區帶來一些令人驚歎的東西。開發商真正關注的是把偉大的藝術品帶到他們的地產項目上。”

    事實上,早在該項目動工之前,他們就已經在這麼做了。2013年,Bischof的公司Primary被委託與邁阿密世界中心合作,策劃了第一期Words Travel Fast (WTF)大型壁畫項目。Primary的這幅作品的主要目的是探索文本、視覺藝術和地理之間的關係,激發思考和討論,和美化一個為發展做好準備的過渡區域。Bischof說:“我們的組織非常相信公共藝術是無常的,無常很有價值,就像水一樣,總是奔騰不息,保持著新鮮。”

    邁阿密各地還計劃或正在進行許多其他世界級的項目,但Bischof認為,藝術對城市地理的影響不僅體現在這些大型開發項目中。“其矛盾之處在於,藝術界幫助像溫伍德和邁阿密設計區這樣的社區變得很酷,這讓它們對開發商具有吸引力,但這種受歡迎程度卻推動了價格上漲,因此這些藝術家不得不搬到另一個地區。對於世界各地城市的藝術家來說,這是一種典型的惡性循環。”

    然而,Bischof繼續說,邁阿密以一種獨特的方式逆轉了這一全球趨勢。邁阿密在一年四季都廣受歡迎 - 開發商、規劃師、當地藝術家和藝術節都大有功勞-他們為藝術家們提供了在城市房地產領域投資所需的穩定性。

    他說:“在過去四年左右的時間里,很多邁阿密藝術家第一次發現自己有能力購買屬於自己的物業,成為社區的利益相關者,很多畫廊老闆現在都有了自己的物業。”

    特別是在Little River/Little Haiti地區尤為如此,那裡是Primary辦公所在地。Bischof認為這種規模較小的投資是對邁阿密世界中心等大型項目的必要補充;這將鼓勵當地社區不要畏懼成長,而是熱情的擁抱這種成長。

    正是出於這個原因,Bischof對這座城市的未來充滿信心。他認為,用藝術家Kenton Parker在邁阿密世界中心的壁畫中所描繪的一句話來概括這個城市其能幹、樂觀的態度是最恰當的:“只要我相信,我就會看到它。”

    儘管邁阿密一直以其隨意的繁榮和熱愛奇觀而聞名,但人們越來越意識到,文化與發展之間的相互聯繫是一個必須認真對待的問題,以確保這座城市在持續爆炸性增長的同時,仍舊能保持其獨有的特色。

    正如邁阿密前市長Manny Diaz在2014年市長舞會上所說的那樣:“如果給你看到一個不推廣藝術的城市,那麼在你面前展示的會一個沒有身份的城市。通過繪畫、雕塑、書籍、建築、音樂、舞蹈,我們展示了我們的創造力、我們的表達方式、我們是誰-而這就是我們生存和生活的方式。藝術將我們與過去聯係在一起,也是我們留給未來的遺產。”

    巴塞爾藝術博覽會這樣的盛宴,幫助這座本已不可思議的城市進入了一個嶄新的層次,藝術家和開發商都在逐年將自己的精力、想象力和投資投入在此。
    Bischof說:“我希望建築商們繼續建造他們能建造的最宏偉的建築。並且我希望當談到新的理念和當代藝術時,邁阿密繼續勇往直前。”

    看一看這座城市的天際線上的建築起重機和參加藝術節的創紀錄量人群,這些是邁阿密正在走向雙年展復興之路的跡象。

    在心理健康業界掀起波瀾

    Greenbrook TMS一個改變抑鬱症治療方法的範例
    作者:OLIVIA PENNELLE

    在任何一年中,加拿大和美國五分之一的成年人會親身經歷心理健康問題或疾病,而大約百分之七到八的人在一生中的某個時段會經歷嚴重抑鬱。在美國,這相當於大約4380萬成年人患有精神疾病,其中最常見的是廣泛性焦慮症和抑鬱症。

    對於數以百萬計被診斷為抑鬱症的人來說,每天早上醒來都缺乏動力,無精打采,掙扎著起床是他們的生活寫照。每天的日常活動都是一種挑戰,個人和職業上的關係和任務都會半途而廢,而最輕微的挫折也可能導致自我有害的行為。

    有些人會嘗試通過藥物來對抗抑鬱症,但這些藥物往往會產生明顯的副作用;或者也會通過談話療法,但它通常不包含在保險內,因此對許多人來說,這遠遠不夠。在某些情況下,患有抑鬱症的患者會嘗試多達十種不同的藥物治療方案,但結果沒有減輕任何症狀。幸運的是,現在一種革命性的、非侵入性的治療方案已經取得了巨大的成果。

    這項開創性的技術被稱為經顱磁刺激(TMS),并早在2008年就被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批准,但由於缺乏認知和可及性,數百萬人無法從這項治療中獲益。TMS療法顯示,在短短四到六周內,在對常規藥物治療和談話治療不見成效的患者中,TMS減輕抑鬱症症狀的成功率達到70%。

    在2010年,高博致力於讓這種改變人生的療法得到廣泛應用,并找到了將一種經過屢次驗證的商業模式應用於這醫療保健領域的一個機會。2011年,高博聯合創立了Greenbrook TMS神經系統健康中心,並提供了近15萬次的TMS治療,為全美4,000多名抑鬱症患者帶來治療。

    我們邀請了Greenbrook TMS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Bill Leonard和首席醫療官Geoffrey Grammer博士分享他們對TMS成功經驗的知識和見解,以及它背後的科學原理和這種卓越的治療方式如何改變了成千上萬的患者的生活。

    我們70%的患者的抑鬱症狀顯著降低,而我們40%的病人在完成治療時不存在抑鬱症狀。
    什麼是TMS療法?

    雖然許多人認為抑鬱症是一種心態的問題-只需信念來振作起來,但其實這是一種醫學上公認會改變大腦結構和大腦化學的身體疾病。這些生理變化會在壓力或創傷事件(例如,痛失愛人、荷爾蒙、或季節性變化)之後發生。如果不及時治療,抑鬱症可能會導致潛性及危及生命的生理和情緒混亂。

    Grammer博士解釋說:“經顱磁刺激是我們在大腦的頂部施加脈衝磁場,其位於幫助調節心情和情緒的區域。磁場被轉換成能量,從而刺激大腦,當我們一邊又一遍地這樣做時,我們就能糾正導致抑鬱的潛在大腦機能區域。”

    Grammer博士有十多年的TMS治療經驗,他對這種治療的基礎科學、能力和影響充滿熱情。“神經調節學是精神病學的一個分支領域,涉及到調解大腦的功能,用他們的說法來解釋,我們正在試圖將能量傳遞給大腦。磁場比電或光療法更容易通過固體傳遞,當它們到達大腦時,它們會通過Faraday定律中描述的現象轉化為電能。它其實就是產生了電流。體內的神經是生物導線,所以當我們刺激它們時,他們就會被激活-通過不同的頻率和使用脈衝的方式-我們可以擴大或縮小大腦的機能活躍區域,并糾正潛在的問題。”

    Grammer博士繼續說道:“關於大腦有一件事要記住,那就是它的所有是相互關聯的。因此,即使我們刺激一個區域,我們實際上也能影響大腦功能的下游區域。在這種情況下,通過刺激大腦的外側部分-特別是左背外側前額葉皮層的一部分,其實就是頭部左前額的部位,我們可以影響到前扣帶回,一個與情緒改善有關,卻在抑鬱症患者中無法正常運作的大腦部位。”

    TMS療法是通過對中風患者的研究而發展起來的,特別是對前扣帶回區域的調節。Grammer博士指出,這是抑鬱症患者大腦中需要進行調節的部分。

    Grammer博士表示:“我們研究了中風患者,當該區域存在中風時,他們的抑鬱率要高很多。我們也有模擬動物研究支持這一點-如果在該區域引起病變,基本上就會產生抑鬱現象。當我們觀察抑鬱症患者的功能成像(比如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時,大腦的這個區域通常處於功能低下的狀態。這就是聯想到要刺激此部位的原因。想想看,就像對大腦進行物理治療一樣-對該區域進行重複修復,使其再次恢復正常。”

    一旦大腦的這個區域被刺激,治愈過程便會開始。Grammer博士描述了這種治療方法如何讓患者重獲生命:“來見我們的患者對藥物試驗沒有反應-通常是多次藥物試驗,他們也對談話治療沒有反應。我們在治療中心看到的患者通常已是抑鬱多年-即使不是幾十年,也有好幾年了。令人驚訝的是,這些都是長期遭受痛苦卻得不到相當緩解的患者。當他們在Greenbrook接受TMS治療時,我們70%的患者的抑鬱症狀顯著降低,這是通過一個評定表來衡量的,而我們40%的病人在完成治療時不存在抑鬱症狀。這為許多患者迎來了人生的改變,更改變了行業內的遊戲規則。”

    與其他傳統療法相比,TMS提供了另一個獨特的優勢:那就是沒有抗抑鬱藥物常見的副作用(如性功能障礙、頭痛或失眠)。事實是,只有百分之五的TMS患者在開始治療時反映感到了輕微的不適。

    Leonard解釋說:“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對TMS的耐受性非常好,而絕大多數接受TMS的患者也發現這個過程實際上是一種相當愉快的體驗。只有極少數人認為脈衝是無法忍受的,即便如此,我們也可以採取一些措施,盡量減少治療過程中該部位的不適,這也突出了讓熟悉該技術的技師提供服務的重要性。”

    TMS的獨特之處不僅在於其有限的副作用和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功率,還在於它治療的針對性。Leonard說道:“其中一個巧妙的事情是,當給某一個人用藥時,你試圖影響的是較小的大腦區域,但卻必須要用這種化合物來貫通全身,而TMS找到通過神經生理功能障礙或大腦無法正常工作的區域的糾正法,找到治療問題根源的方案。這是一種針對病態自身的針對性療法,而不是在身體內廣泛傳播某種化合物并希望它能擴達到你所想的區域。”

    雖然Greenbrook的工作重點是TMS療法,但公司提倡採用全面的治療方法,將其與藥物治療和談話治療相結合,以針對每位患者的特殊需求創建針對性的治療方案。Leonard說:“實際上,我們為接受各種形式的治療,只是希望看到病人的好轉。當然,TMS肯定是在解決方案的其中。我認為那麼多的患者能得到治療是件好事,因為最大的悲劇之一莫過於抑鬱症患者得不到任何的緩解與治療。”

    是什麼讓Greenbrook獨一無二

    Greenbrook的創始人(Bill Leonard和高博資本的Elias Vamvakas, Sasha Cucuz以及Peter Politis)看到了這種改變範式的技術在治療抑鬱症方面的增長機會,特別是在如何充分利用TMS的方面。比起當時在精神科醫生辦公室後面、讓普通大眾無法接近的TMS提供的方式,Greenbrook創始人開發了一種與眾不同的療程提供的方法。

    Grammer博士解釋說:“Greenbrook所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拓寬了美國醫療服務的門戶。普遍來說,在美國,一項醫學療程需要15年的時間才能真正得到醫生和患者的關注。你正面對的是一群在住院醫師培訓項目中沒有接受過這個領域的培訓的醫學領域人員,他們習慣於藥物和談話療程。我們花了大量時間來教育我們的轉診網絡,無論是行為治療師,精神科醫生,還是看到許多抑鬱症患者的全科醫生,他們傾向於把病人介紹給我們,作為他們自己實踐的延伸。”

    Leonard表示:“讓患者了解我們,并參與到我們的治療方案中來,為他們的手術獲得醫療保險,這一點Greenbrook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先進。在此之前,沒有人真正擁有像這樣的模式,我們通過直接面向消費者的人群來提高知名度與做出營銷,並為患者和醫生提供了在美國特定地區接受TMS治療的接入地點。”

    Leonard解釋了對患者進行本地、綜合治療的重要性:“我們有一個以區域為基礎的模式,它可以讓醫生和患者都可以方便地找到這個有效的治療方式的地點。我們與醫生密切合作,培養受過良好教育和培訓的員工;同時,我們也與供應商緊密合作,以確保擁有最新的技術,並且不僅通過其他醫生的轉診關係來接收患者,而且還會接見患者身邊的其它所需者。因此,我們拓展TMS療法的模式在市場方面非常成功。”

    Greenbrook熱衷於為患者帶來緩解並改變生活,它徹底改變了抑鬱症治療的前景。目前,Greenbrook在美國東北部有三十多個治療中心,由神經學和精神病學領域的行業專家組成,將這種先進的療法帶給大眾。

    Leonard說:“我們為我們為患者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我們為在行業中的領導地位承擔責任,以確保我們有同理心,并確保努力地讓患者恢復正常的生活。坦白地說,很多患者的故事觸動了我們的心,所以我們很高興能從事這個行業。”

    我在醫學領域所做的一切中,沒有什麼比TMS療法更具有變革性,這就是我今天在這裡的原因。
    TMS的未來

    與任何新技術一樣,TMS治療的完整範圍和潛在用途仍在被研究中。目前,FDA僅批准TMS用於對治療無反應的抑鬱症;然而,FDA目前也在研究TMS對於治療強迫症、創傷後遺症(PTSD)等方面的成功案例。

    Grammer博士說:“已經完成的研究案例正在接受FDA審查的分析,主要針對兒童和青少年,將年齡範圍從18歲降低到12歲。目前正在進行的研究包括情緒兩極抑鬱症,戒煙和中風康復。”一旦完成,這些研究將被分析并送交FDA以拿到進一步批准。

    有幾項研究表明,TMS療法可以使創傷後遺症(PTSD)患者受益。Grammer博士在TMS成功治療這種使人衰弱的疾病有著第一手的經驗:“作為美國陸軍上校和首席住院精神病治療主任,我於2009年在Walter Reed國家軍事醫療中心開始進行TMS療法,因為我們許多從國外回國的士兵都患有PTSD。我們使用了特定的PTSD療程來治療創傷後遺症,與治療抑鬱症稍有不同。我們看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結果。這些患有長期PTSD的人參與到我們的治療方案中,我沒有辦法低估他們所遭受的痛苦程度。他們感到沮喪並且高度警惕,他們睡眠不好,會做噩夢,和家人脫節並且難重新融入日常生活。我們治療過的許多患者症狀都有所好轉,他們能以一種舒適的方式回歸到他們的生活和世界,并減輕了痛苦。我認為這絕對是一個前景光明的領域。”

    雖然還需要更多的研究,TMS治療的初步研究顯示,各種疾病的症狀都能有所改善,包括廣泛性焦慮、精神分裂症、帕金森症,甚至飲食失調。Grammer博士補充說:“我曾見過患者報告說,通過TMS療法,他們減少或停止了暴飲暴食的行為(一種對他們造成極大的傷害、經常導致自我誘發的嘔吐的行為)。關於TMS療法的研究有成千上萬,如果你輸入任何疾病,你幾乎肯定會找到一些關於TMS療法方面的資料。”

    Greenbrook TMS專注於擴大位於美國東海岸的診所業務。雖然加拿大目前不在其擴張計劃範圍之內,但Leonard表示,通過利用其品牌和作為在美國的TMS最大提供者領導地位,Greenbrook計劃在未來兩年內從三十五個治療中心增至一百多個。這一擴張將加強Greenbrook的使命,其為繼續為TMS療法的發展做出貢獻,並提供機會以這種革命性的治療方式幫助改變無數人的生活。

    在加拿大,Centre for Addiction and Mental Health(CAMH)以及包括University Health Network(UHN)和麥吉爾大學健康中心在內的幾所大學和醫院系統都提供TMS治療。儘管加拿大的大多數治療方法都集中在研究和臨床研究上,但人們相信隨著政府和保險公司開始報銷治療費用,更多的不同的商業治療方法將會出現。

    Leonard相信TMS療法在美國的成功將對加拿大產生重大的影響。他解釋說:“臨床上的成功是顯而易見的。我們看到患者和他們的親人開始快速恢復,并重新融入社會和做出貢獻,在財務方面也會有著明顯的影響。數十億元時刻被花費在殘疾人福利、工資損失以及對經濟重大整體影響上。過不了多久,政府、保險公司和僱主就會意識到TMS療法的好處,以及它對員工和整個社會的影響力。”

    “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做過各種各樣的事情,”Grammer博士解釋并討論到TMS療法的影響。“我做過內科醫生和精神科醫生。我做過電休克療法,給過藥物治療,接受過常規心理治療的訓練,做過主治醫生,在ICU和CCU工作過-等等很好的東西。我在醫學領域所做的一切中,沒有什麼比TMS療法更具有變革性,這就是我今天這裡的原因。這療法對病人來說實在美妙了。

    美食館的崛起

    在新的體驗經濟裡的料理基石
    作者:Jamie Drummond

    站在當前美食時代思潮的頂峰,人們可能會認為,美食館的概念是時髦的、全新的;不過,多年以來美食館以各種形式存在,其實有著相當長的歷史。事實上,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歐洲古老的農產品市場,以及上世紀歐洲大型百貨商店的食品區。

    多年來,完善的美食館已經成為城市的文化基石;從倫敦的Harrods百貨商店到洛杉磯的Grand Central Market,從巴塞羅那著名的位於La Rambla的La Boqueria到波士頓自1742年以來就有眾多的食品店家的歷史悠久的Quincy Market。然而,美食館的現代詮釋與這些歷史性的事例有著重要的不同。

    今天的美食館對這些傳統的美食市場進行了現代化的二十一世紀重塑,承諾提供真正的健康食品和飲料,并特別強調分享餐飲。這場餐廳演變的革命可以被視為是對文化和人口變化的回應。隨著新一代消費者對食品的各個方面越來越感興趣,它的來源,道德地生產方法,精心的準備和持久性-美食館的開放式廚房讓食客們了解他們的食物生產方式,看到食物在他們面前從頭到尾的製作,這也被稱為體驗式的零售店家劇院。

    這些想法都與我們所熟知的“體驗經濟”密切相關,即無論政治上的不確定性、緊縮政策和通貨膨脹,消費者選擇花費更多在實際體驗上,在許多情況下,他們減少了購買物質的商品。正如宜家前首席可持續性發展官Steve Howard所說:“在西方,我們可能達到了物品巔峰狀態。”

    開發商已經將美食館理解為一種體驗式零售策略,在現有和未來發展的租戶組合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La centrale, Miami, Florida

    Matthias Kiehm是一位比大多數人更了解美食館體驗方面的人士。大約十年前,Kiehm 是之前提到的Harrods美食館的業務經理。如今,他是邁阿密首家意大利美食館La Centrale的運營合夥人。La Centrale是邁阿密 Brickell市中心的一處三層,40,000平方英呎的標誌性租戶。

    La Centrale為遊客提供獨特的機會,讓他們不僅可以在從充滿活力的市場到經典餐館等各種環境中品嘗各式各樣的菜餚;還可以在美食館令人印象深刻的酒吧和休息室品嘗美食,還有在他們最先進的La Cucina烹飪教室參加互動式的烹飪課程。Kiehm認為美食館的整體零售部分是運營的關鍵。在不久的將來,La Centrale將推出一個定制的個人購物應用程序,客人可以輕鬆的在餐廳座位上點到La Centrale餐廳的新鮮意大利麵,並且會在客人離開前準備好,以方便他們取走。作為單一供應商的運營空間,十四家餐廳之間只有一家是第三方的供應商,這種模式使Kiehm和商業合作夥伴Jacopo Giustiniani通過對每個現場餐廳有獨家的控制,為顧客提供無縫的烹飪體驗,而無需面臨租戶名冊管理的挑戰。

    Kiehm將美食館的民主化和共享工作空間的概念進行了比較。“從歷史上看,餐廳裡有兩到四個人的餐桌,但在共享環境中,你可以找到新朋友,并對於正在吃的食物進行交談。”

    Kiehm意識到,隨著食物成為人們最關心的問題,遊客、居民和上班族越來越被美食所吸引。“食物非常容易被融合入時尚、生活方式和其他有趣的零售概念。隨著購物中心的發展,它們變得更像是一個生活方式中心而非購物中心。”

    開發商已經將美食館理解為一種體驗式零售策略,在現有和未來發展的租戶組合中發揮著重要作用。事實上,對於購物中心的業主來說,美食館已經成為他們與客戶聯繫的理想租戶。更重要的是,它還能填補大賣場零售商受到整合影響后而留下的閒置租戶空間。其理念是,一個成功的餐廳租戶將演變成一個美食目的地,推動消費者流量,同時也抵消門店關閉的影響;它既是客流量的來源,也是收入的來源。

    然而,將一個空置的零售空間改造成一個美食館可能是一個真正的挑戰,因為當今有美食意識的消費者尋找的是一個定制的美食環境。具吸引力的美食館經營者非常清楚,面對這樣的觀眾,他們需要一個值得在社交軟件上分享的場地。精緻的設計是關鍵。除了好看之外,這個空間還必須有靈活的適應能力,從早餐,到午餐,到歡樂時光,到晚上,以及適應不同的活動。

    回顧歷史,幾乎所有規模的人類文化都具有強大的市場傳統,而現代美食館則觸及了這個社會概念。

    Assembly Chef’s Hall, Toronto, Canada

    多倫多的Campo是一家從早到晚的美食店,其經營者Rob Bragagnolo非常了解美食館的這種變革性。他的靈感直接來自於西班牙的美食市場,西班牙的美食館不可否認地塑造了這一世界潮流。“從2001年到2014年,我在西班牙生活了12年多,並在Palma de Mallorca的中央美食市場度過了很多時光。我喜歡西班牙市場的一點是,它們在一天中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變化。這是一個早餐聚會的地方,一個為購物晚餐食材的地方,一個充滿活力的午餐空間,一個小吃吧,一個葡萄酒商店,一個深夜共飲的地方,等等。”

    毫無疑問,地點是關鍵性因素。對於一個成功的美食館來說,大量的人流量和/或完全無障礙的交通是必需的。研究表明,少數失敗的美食館失敗的最常見原因是該地點的人口密度和人流量方面存在問題。“美食館的概念確實可以作為一個目的,但如果你把它與附近的辦公室或住宅區結合在一起。三者一起,它的效果會明顯好得多。”正如Kiehm所指出的,La Centrale就是這樣一個混合用途開發項目中的集成地。

    在多倫多,Assembly Chef’s Hall佔地18,000平方英呎的空間位於城市中央商務區的中心地帶,直接位於Google在多倫多辦事處的下方。更重要的是,它與城市龐大的地下網絡通道(PATH)相連接,這裡面有大約30公裡的地下購物、服務和娛樂場所,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購物中心之一。在加拿大寒冷的冬季,這種連接零售和辦公室的覆蓋成為了一種必要的構造,因為很少有人願意在午餐時間上地面面對這寒冷的天氣,許多人選擇享受通道系統這安全避風港。

    這是Kiehm沒有忘記的事實,他在過去的幾年中在冬季多次訪問多倫多。當被問及美食館最適合於多倫多的哪個地方出現時,出於這些原因,他提到了Eaton中心。

    Assembly Chef’s Hall與La Centrale和Campo的很大的不同是,該場地運營商負責監管了18個獨立的外部供應商。擁有餐廳本身就是一項風險很高的冒險,而美食館則是抵消這種風險帶來的相當大的初創成本的一種途徑。位於市中心核心地帶的實體店租金可為一個嚴重的經濟負擔,而美食館可以征收多個租戶以控制成本,公共用餐區,共用洗手間等設施為餐廳業主提供了大幅降低的日常開銷。

    在今天以烹飪廚師為中心的文化,美食館的顧客可以更好的以更加低廉的價格獲得知名廚師為其提供服務的機會。而美食館對那些廚師來說也很有吸引力,他們不僅可以嘗試新概念烹飪,也可以大大降低運營成本,而且還可以利用他們的地點定位作為一個營銷工具,來吸引原本完全未聽過供應商的主要餐廳的新顧客。對於多倫多Dailo餐廳的主廚Nick Liu來說,確實如此,他解釋說,對於CBD的Assembly Chef’s Hall的許多顧客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品嘗到他的食物。自從今年早些時候美食館開業以來,Liu發現經常光顧他們位於College Street的餐館的人群已變得完全不同。

    當被問及運營一個成功的美食館的其他主要挑戰時,Kiehm指出,“從運營的角度來說,高效地溝通美食館的性能和重要性是至關重要的,並且之後你必須兌現這個承諾。”Campo的Bragagnolo讚同這一說法:“最大的挑戰是讓人們了解我們是什麼以及我們會提供什麼。一個具有多個運營商的空間始終是清晰有效溝通的挑戰,還有就是溝通一天中不同的時間這裡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房地產服務公司Cushman & Wakefield最近在兩份報告中對美食館的快速增長進行了廣泛報告。這份名為“歐洲美食館”和“北美美食館”的報告發現,歐洲各地的美食館總數已超過100個,計畫在未來的十年翻一倍(超過400萬平方英尺)。在北美,美國市場的規模在五年內已經擴大了兩倍。報告預測,按照目前的發展速度,到2020年,將有超過300家美食館建成并開始運營。在加拿大,目前有7個美食館正在運營,還有另外6個正在開發中,包括 Eataly, The Well和Waterworks,它們都計劃在未來幾年在多倫多開始營業。

    回顧歷史,幾乎所有規模的人類文化都具有強大的食品市場傳統,而現代的美食館則觸及了這種社會概念。隨著里斯本Time Out Market等美食館成為該市的主要旅遊景點,它在2016年吸引了超過300萬遊客,美食館的崛起似乎不僅僅是一個正在傳遞的趨勢,更像是一個美食與烹飪文化的轉變,以適應和滿足現在和未來日子里益增長的需求以及愛好美食的消費群體。

    改造龍舌蘭酒

    來自多倫多的Tromba是如何震撼了烈性酒的領域
    作者: Laura Fracassi
    攝影: NICOLE RODRIGUES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只要一提到龍舌蘭酒,就會讓人想起深夜的慶祝活動和不安的回憶。鹽、檸檬、龍舌蘭酒,並且不停重複著。儘管會導致這種令人不快的感覺,最近,烈性酒行業出現了一系列的改變,這種改變致力於創造和高品質和優質的龍舌蘭酒。被這種精緻的龍舌蘭酒的柔滑所吸引,遠離了宿醉的世界,這款精心製作的產品的愛好者們總在為其多樣化的口味決定如何最好的享受-添加到雞尾酒或是加在冰塊上。在五年前的一次墨西哥之旅中,出生於多倫多的企業家Eric Brass第一次品嘗了“好龍舌蘭酒”,並對其一見鐘情。他的目標?創建一個能與真正關心製造過程和其認證的人群達到共鳴的品牌。他的品牌?Tromba。

    Tromba以滋養著傳奇的Jalisco高地的突如其來的強烈暴風雨命名,它是世界上最好的龍舌蘭酒產地之一。Tromba是為那些有著冒險精神和希望過著扣人心弦生活的人而精心釀造的。五年後,在加拿大酒吧社區和團體的支持,全球對手工烈酒的需求不斷上升,雞尾酒文化不斷發展的情況下,Tromba已經發展成為安大略省頂級龍舌蘭酒品牌之一,也是加拿大發展最快的工藝烈酒之一。

    該品牌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Tromba的首席釀酒師Marco Cedano。Cedano被公認為是第一個做到優質、100%藍色龍舌蘭酒的釀酒師,他在墨西哥Atotonilco鎮的釀酒廠永久性地改變了龍舌蘭酒的發展。Cedano曾是Diageo酒莊的Don Julio龍舌蘭酒的首席釀酒師,他的精湛工藝使Tromba在烈性酒類迅速晉級。憑藉超過35年的經驗,Cedano巧妙地開發了一個釀酒廠,將蒸汽煮龍舌蘭的傳統石爐與更先進的提取龍舌蘭糖的molino技術結合起來。

    如今,Tromba是LCBO中領先的優質龍舌蘭酒,而且沒有任何放緩的跡象。2018年3月,該品牌與De Kuyper荷蘭皇家釀酒廠簽署了獨家經銷協議,該酒廠的業務普遍全球100多個市場。對於Tromba來說,他們在一個合適的時間進入了一個正確的市場,人們對優質龍舌蘭酒的興趣為全球市場的擴張奠定了基礎。Tromba在主要目標城市,包括芝加哥、紐約、洛杉磯和最近期的邁阿密都有著顯著的市場增長。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Tromba就遍佈邁阿密整個城市的200多家酒吧和餐廳,並也邁入此城市了充滿活力的藝術領域。這家高級龍舌蘭酒製造商與巴塞爾藝術博覽會等國際展覽合作。巴塞爾藝術博覽會中有著新銳的從業攝影、雕塑、裝置和電影方面的明星。

    儘管國際市場增長,但Brass表示,該品牌將永遠是“加拿大製造”的產品,其根源將繼續在具有全球吸引力的同時帶有加拿大的特色。Tromba的愛好者們-新的、以往的和來自全球各地的-已經幫助改變了龍舌蘭酒是“以場合為基礎”的這個觀念。多年來,該品牌已經成為一種超越不同優雅場合和不同愛玩場合的品牌。只要喝一小口,你就能理解為什麼了。

    如今,Tromba是LCBO中領先的優質龍舌蘭酒,而且沒有任何放緩的跡象。

    DOMAINE QUEYLUS酒莊:JE NE SAIS QUOI

    一顆隱藏在Niagara葡萄酒王國的寶石
    作者:JAMIE DRUMMOND

    在Sixteen Road的St. Anns山坡上,坐落著一個風景如畫的農舍,它位於尼亞加拉葡萄酒之路的一條偏僻小路上。如果你碰巧在遇到這顆被隱藏的寶石,你將體驗到Domaine Queylus葡萄酒的複雜、優雅、含蓄、精緻和礦物質化的純淨葡萄酒世界。

    Queylus不是一個企業巨頭,但對於一小群敬業的魁北克葡萄酒鑒賞家來說,這是一種付出熱愛的勞動。這些鑒賞家有一個共同的願景,那就是從尼亞加拉地區獨特的土壤中創造出真正特別的東西。

    早在2006年,魁北克當地人、財務顧問和Burgundy葡萄酒迷Gilles Chevalier就應邀與一位多倫多朋友一起遊覽尼亞加拉的葡萄酒之鄉。儘管他經常前往世界上許多最受尊敬的葡萄酒產地,如Napa, Burgundy和Bordeaux,但Chevalier對尼亞加拉的VQA葡萄酒卻知之甚少。

    在當時剛剛起步,於現已關閉的Le Clos Jordanne項目被介紹釀酒師Thomas Bachelder的Pinot Noirs和Chardonnays之後,Chevalier預言在當年晚些時候將Le Clos的Burgundy風格葡萄酒引入魁北克市場將完全改變這個美麗省份對安大略葡萄酒的看法;據透露,他的預測幾乎完全正確。

    回到Montréal後,Chevalier開始告訴他喜愛Burgundy的朋友們,尼亞加拉將成為葡萄酒業界的下一個重要產區。然後,他建議他們聚在一起做一些獨特的事情,并考慮購買尼亞加拉的葡萄園區,以便生產出與Le Clos Jordanne品質相同的葡萄酒,在整個過程的每個階段都堅持不降低質量。然而這就播下了現已完全實現的Domaine Queylus酒莊的種子。

    當我們向Chevalier詢問更多關於團隊的最初理念時,他自豪地說道:“打從第一天開始,我們的目標是我們可以在我們的朋友面前將一瓶Domaine Queylus放在餐桌上並為它感到自豪。沒有任何藉口。它必須是好的!”

    為忠實於他的魁北克人的根源,Chevalier以Gabriel de Levy de Queylus這個名字命名了這座莊園。Gabriel de Levy de Queylus曾是Montréal的領主,也是1670年新法蘭西Sulpician Order 的上級。據傳說,Queylus曾負責首次在安大略湖邊釀造野生葡萄,該地最有可能是在愛德華王子縣的Quinte灣地區。

    Chevalier與當地著名的(Lloyd Schmitt)和法國的(Alain Sutre)顧問密切合作,並與他的其他五位投資者團隊(該團隊後來變為12人)進行了研究,并最終選擇了在Beamsville的Mountainview路的一個老蘋果梨園。

    打從第一天開始,我們的目標是我們可以在我們的朋友面前將一瓶Domaine Queylus放在餐桌上並為它感到自豪。

    經過徹底的土壤分析,Sutre建議將他們的葡萄園種植到30塊含有Merlot, Cabernet Franc, Chardonnay和Pinot Noir的特別的地塊中,黏土、藍色黏土和粉砂質土壤的混合物以及相對較溫暖的適中的氣候最適合那些特定的品種。

    在整個2007年間,將果園改造成優質葡萄園的艱苦過程一直在進行。Chevalier以一些自豪的口吻談到大量的投資,投入到他所說的“非常激進”的葡萄園底部的排水系統中,每排葡萄藤都設有排水管。但團隊也同意,如果想釀造出優質葡萄酒,就必須把錢投資到他們最主要的水果來源中,即他們的Mountainview葡萄園。

    人們常說,在葡萄酒行業賺些小錢的最好方法就是有一個大的開始。Chevalier說,這是他和他的合作夥伴們非常清楚的一起進入這項合資的一件事情。“經營一家酒莊是一項巨大的投資...一個人必須清楚自己將如何運用自己的資金,確定優先事項,并堅持下去。”

    葡萄園成立之後便是酒莊了。“我們都同意,對於酒莊本身而言,我們並不想建造一個誇張的展示建築,因為總有其他人比我們做得好。”

    在這一策略裡面,Domaine Queylus酒莊考慮的並不是擁有Gehry風格的建築,而是基於他之前在Burgundy所考察的普通建築。然而,在這建築的鋼製墻壁後面有著當今加拿大內最尖端的釀酒設備。在這裡面是一些被精心製作的,加拿大的最好的葡萄酒。

    關於葡萄園的準備成本,Chevalier拿酒廠令人印象深刻的氣動沖壓設備的賬單開玩笑。“我稱之為天花板上的保時捷。這真是一流的設備。”確實,在這家釀酒廠內部的巨額投資設備絕對讓許多釀酒師羨慕不已。

    談到釀酒師,在2010年,之前提到的Thomas Bachelder從Le Clos Jordanne轉向以自己的品牌拓展業務並從事咨詢工作。聽到這個消息後,Chevalier立刻聯係了Bachelder並告訴他,他的第一個客戶就是Domaine Queylus酒莊。

    Bachelder身高六尺四吋,從各方面來說都是一個巨人;他合群而快樂的社交天性與他對葡萄園和制酒學術所追求的卓越和認真相得益彰。當談起Domaine Queylus酒莊的葡萄酒,Bachelder說這些酒有著對本地風土最大的尊重(即:一種特定的地方感)。他認許多的葡萄酒“可以隨處所享”,但他在不斷努力釀造出“真正能歌頌出他們源自地”的葡萄酒。他和助理釀酒師Kelly Mason一直癡迷於每一款葡萄酒的不同的水果品種,並且在精心挑選的3,800升小桶法國葡萄酒中逐一陳釀,然後選擇最佳的裝入Queylus傳統,Réserve和Grand Réserve的裝瓶內。

    Bachelder用一種深有共鳴口吻解釋道:“當你購買我們的葡萄酒時,你不僅僅是在購買一瓶Pinot Noir:你購買的是我們自己Beamsville Mountainview西邊獨特的葡萄園和我們租用的Jordan Neudorf葡萄園。這些都是非常獨特的。”

    來自Jordan Neudorf葡萄園這塊九英畝地的水果對Chevalier和Bachelder以及他們交織的故事都有一定的歷史意義,因為這些水果以前是由Le Clos Jordanne購買然後出售為La Petite Colline。它們被普遍視為此處最優雅和精緻的瓶裝。如今,它更為Domaine Queylus莊園的葡萄酒增添了獨特的魔力。

    這種對細節的一絲不苟也引起了人們的注意,在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獎和國際葡萄酒及烈酒大賽上,Queylus酒莊的Pinot Noir Réserve摘得了銀牌。除了在安大略省LCBO和魁北克省SAQ能買到這些葡萄酒之外,在加拿大航空位於多倫多皮爾遜機場的新的楓葉休息室也能能品嘗到這些葡萄酒。他們的2013 Pinot Noir“La Grande Réserve”也在加拿大最近舉辦的G7峰會上被作為Charlevoix訪政享用的午餐葡萄酒。在國內和海外,這種認可都是Chevalier和他的團隊認為最有價值的投資回報。

    當訪問結束時,Chevalier笑著告訴我們:“當我們展開這項旅程時,我常說,‘如果有一天我們能成為繼Le Clos Jordanne之後的第二名,那麼我們就能成功了。’好吧,現在是十年後,Le Clos已經沒有了,Thomas正在用2017年份的葡萄酒釀造約60,000瓶我們的葡萄酒,而葡萄酒大師(同時也是著名的葡萄酒作家)Jancis Robinson對於我們的評價和1er Cru Burgundy一樣高。Queylus莊園的發展超越了我們最瘋狂的夢想。”

    FRANCO STALTERI: 完美的主辦方

    與Charlie’s Burgers晚餐俱樂部背後人物的交談
    作者: JAMIE DRUMMOND
    攝影: NICOLE RODRIGUES

    儘管名字頗具諷刺意味,但多倫多的Charlie’s Burgers被譽為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美食愛好者餐飲俱樂部之一。這一現象背後的人物是Franco Stalteri,他即是一位名副其實的樂觀主義者,也是一位品味無可挑剔的紳士。

    自年輕時就在阿姨位於法國的Le Mans餐廳工作,他就一直沉迷於美食。Stalteri在2009年決定離開他作為頂級酒店獵頭的成功職業生涯,專注於Charlie’s Burgers。

    隨著晚宴系列即將迎來十週年慶典,高博與烹飪先鋒“Charlie”進行座談,研究是什麼讓他的晚宴成為鎮上最受歡迎的活動之一。

    Greybrook告訴我們你為什麼選擇Charlie’s Burgers這個名字。對於一家相對高檔的晚餐俱樂部來說,這是不是有點誤導呢?

    Franco Stalteri:這是因為我們想要選擇一個既不矯揉造作但又稍帶幽默感的名字。Charlie’s Burgers這個名字從來都沒有被認為是永久的說法;它當時只是一個佔位名,直到我們想出更好的名字。當時,所有參與者都認為Charlie’s Burgers是一個糟糕的名字,但這個名字持續下去了,而坦白說,它對我們來說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們看到從美國和加拿大的每一個角落飛往多倫多來參加我們活動的遊客數量都有大幅增長。

    GB你們最初的晚宴吸引了什麼樣的人群?這些年來它又是如何演變的?

    FS我有一小群朋友,我們每個月都在一起共進晚餐,所以我們給那群人發了電子郵件,其他人只是自然而然地找到了我們。這純粹是口口相傳,人們只是通過從熟人那裡聽到我們的消息,或在我們的Charlie’s Burgers網站上偶然發現了我們,並且想要加入我們的晚宴名單。

    這裡的客人總是形形色色的。而共同的因素是他們對美食的熱愛,當然,這種罕見的、絕對獨特的美食體驗也無疑幫助了我們。我們接待過不同類型的客人,從餐飲界人士,到任何你能想象到的各個專業和創意類型的人群。在某種程度上,客人才是晚餐的主角;我喜歡把不同的人放在同一張桌子,讓所有的客人相互交流。許多的友誼被建立,關係開始...還有結束了的。

    我總是對那些在服務結束后和我們團隊一起留到凌晨的客人印象深刻。我的意思是當一位客人享用完了一頓Charlie’s Burgers的晚宴-品嚐完所有的菜式,喝完葡萄酒的搭配-然後還有精力與我們以及來訪的廚師們一起進入我們的晚餐、喝酒和跳舞。說真的,這的確是值得欽佩的。

    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們看到從美國和加拿大的每一個角落飛往多倫多來參加我們活動的遊客數量都有大幅增長。我非常喜歡看到這個。

    GB在紐約、倫敦、舊金山和巴黎等許多較大的“美食家”城市,都有一個繁華的美食餐飲俱樂部。你覺得這樣的美食愛好者就餐場景的具體驅動因素是什麼呢?

    FS坦白說,我們是第一個做這種級別晚宴的主辦方。本週早些時候,我在巴黎與一位住在那裡的朋友聊天,這位朋友對美食界有很深的了解。他告訴我現在在他的城市裡出現了大量這種類型的晚宴。他笑著對我說:“我總是告訴他們,我認識的在多倫多的這些人,他們做這些晚宴已經做了將近十年了。”

    在這裡,我只能代表Charlie’s Burgers,但在更大的國際化都市裡,你總會發現一些人,他們熱愛旅行并對於美食和葡萄酒都有著強烈的熱情...而且這個特殊的群體總是在尋找(并願意高價支付)一個真正獨特的美食體驗,即使沒有標準的實體店。

    GBCharlie’s Burgers的“秘製醬料”是什麼?在經營了這麼多年之後,妳是如何保持Charlie’s Burgers的獨特性和重要性的?

    FS這其實很簡單。我們專注於以最高水平做這些晚餐,我們找到最特別的廚師,在我們能找到的最特別的地方舉辦,並且提供我們可以提供的最特別的葡萄酒。只有當這些元素都融合在一起時,這些晚宴才會出現。

    至於獨特的地點,我們使用了中國城的一個地下劇院,一個位於King West建築最底層的私人酒窖,已故的Billy Jameson私人古董博物館,歷史悠久的Campbell House地下室,以及無數其他地點。

    對於我們的許多客人來說,最令人難忘的晚宴之一是由總督的執行主廚Louis Charest準備的北極菜單。所有的原材料都由因紐特原住民獵殺和採集;我們提供了海帶冰糕、海象、麝香、戴維斯海峽蝦、鯨魚、獨角鯨、海豹,還有正在完善及幾周後獻給日本公主的北極烤式菜盤。簡直不可思議。

    這永遠是一項充滿激情的工作。我們沒有固定的晚宴時間表,也沒有我們每年需要的晚宴目標數量。只有當一切都準備就緒時,晚宴才會舉行。我希望這種形式永遠不會過時。

    十年的經驗無疑是秘方的一部分。我們在不斷地改進服務和體驗-在晚餐中添加層次,在層次中添加細節。這是時間和經驗的益處。

    我們的Charlie’s Burgers(CB)團隊也是這裡不可或缺的一個因素,從第一天起,我們就有著幾乎相同的服務和葡萄酒團隊。在任何一場我們的晚宴上,你都有五到六名侍酒師和一個六到八人的服務團隊,他們都曾在多倫多一些最好的餐廳工作過。但比他們經驗更重要的是他們的激情、個性和集體魅力。

    我們專注於以最高水平做這些晚餐,我們找到最特別的廚師,在我們能找到的最特別的地方舉辦,並且提供我們可以提供的最特別的葡萄酒。只有當這些元素都融合在一起時,這些晚宴才會出現。

    GB你還決定擴大到一個私人葡萄酒俱樂部。這背後的想法是什麼?

    FS我們在CB晚宴上提供的大多數葡萄酒都是私下進口的。葡萄酒的選擇始終與廚師及菜單一樣重要。我們想為客人提供獨特而特別的葡萄酒。

    五年前,我們決定啟動CB葡萄酒計劃,讓我們的會員能夠享用我們可以獲得的優質葡萄酒。CB葡萄酒計劃每月為會員提供精選葡萄酒。每個月,我們都直接與世界各地不同的葡萄酒生產商合作,為我們的會員定制葡萄酒方案。

    這些葡萄酒是專門為我們的會員進口的,在任何商店都買不到。我們將葡萄酒直接交給我們的會員,並對生產商和葡萄酒進行完整的描述。我們每個月也設有兩家不同的頂級多倫多餐廳,在那裡我們的葡萄酒項目會員可以預定並將特色葡萄酒帶到這些餐廳,無支付任何開瓶費。

    GB我們聽說你收藏了很多舊的米其林指南。

    FS是的,我有超過五十本米其林指南,覆蓋了許多城市和地區。我從21世紀初開始收集它們。最古老的是1932年的法國米其林指南。它們大多是我在旅行時收集起來的,其中一些是作為禮物送給我的。

    GB你會否覺得對米其林指南的認可所給予的關注是沒有根據的,它是衡量一個國家最好餐館的必要標準嗎?在當今的飲食世界里,這樣的指南有多重要或過時?

    FS我認為米其林指南很容易被誤解。我覺得,大多數人並不完全理解米其林指南所能提供的範圍,他們很快地做出判斷,而得出的卻往往是錯誤和負面的結論。如果你真正研究過這份指南,并看看它可以為城市帶來的好處,那麼你會發現沒有更好的工具能讓你接觸到一個國際都市的餐廳,并吸引到飲食旅遊。

    其次,你必須記住,米其林指南中涵蓋的“最好的餐廳”只是米其林中一小部分的內容。米其林指南涵蓋了餐廳風格的所有方面,從最休閒、最便宜的餐廳到最高端的三星級美食聖殿。這個指南從上到下地關注一個城市的餐廳,而並不考慮價格。

    GB如果米其林指南要擴展到這裡,你覺得多倫多和加拿大其他地區會如何呢?

    FS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做CB晚宴,我們與米其林星級廚師、世界50家最佳餐廳以及來自美國、法國、英國、比利時及意大利的Relais & Chateaux酒店合作,我可以用經驗肯定地說,多倫多絕對具備成為米其林指南城市的條件。

    大災難還是進化論?

    零售業到底發生了什麼
    作者: Greg Bolton

    據媒體頭條報道,消費者發現自己正置身於一場零售業災難之中。成千上萬的商店已停業關門,而像 Payless, Future Shop, Toys‘R’Us以及Sears Canada這類受人喜愛的零售巨頭也已申請破產保護。這種消亡商店的責任完全落在了電子商務零售商的身上。在網絡巨頭Amazon的帶領下,網絡銷售的滲透導致了所謂的實體零售的終結,以及所謂的購物商場的消亡,威脅到各地傳統零售商的生存。

    然而,這種對零售業的不利描述卻與許多當地多倫多人經歷的現實形成了鮮明對比。雖然,我們看到我們零售商的份額消失了,遠遠少於我們在南部的朋友,但我們也看到了許多商場在擴張和更新方面的大量資本投資,并迎來了一波新的國際參與者。Muji, Miniso, UNIQLO,首批進入市場的歐洲品牌,和Saks Fifth Avenue、Nordstrom等美國知名品牌,都在近年來進入了加拿大市場。僅在2017年,大約50家國際零售商在加拿大首次亮了相,整體零售額的增長則達到了20年來的最高水平。

    那麼,這個行業到底在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如何調和媒體頭條所延續的悲觀情緒和我們作為消費者的實際體驗?

    全球最大的商業房地產服務和投資公司CBRE多倫多辦事處的執行副總裁兼執行董事Paul Morassutti長期以來一直認為,“零售業死亡”的說法過於簡單化,而且完全是錯誤的。高博資本合夥人及高博證券首席執行官 Sasha Cucuz與Morassutti進行了座談,並就當前零售業的狀況及下一步可能出現的情況進行了深入的討論。

    Sasha Cucuz: 每個人都在談論零售業的大災難和零售領域的轉變。到底在發生什麼事情?

    Paul Morassutti: 在過去的五年裡,零售業受到了一系列變化的衝擊,尤其是電子商務的持續發展和所謂的亞馬遜效應。

    當你稍微發現消費者真正的需求-我多年來一直在爭論這個問題-這個關於電子商務扼殺零售業的說法是對一個非常細緻入微的問題的一種過於簡單的評論。儘管整個零售業都感受到了這些變化帶來的壓力,但你不可能一概而論,因為有贏家也有輸家。零售業總在不斷地變化和發展。過去八十年如此,我們現在看到的並沒有什麼不同。

    零售業並不會消亡,會消亡的是枯燥乏味的零售。

    SC所以在這裡,歷史背景就顯得尤為重要。

    PM還有地理背景。因為要記住的另一件事是,考慮到我們幾乎每天都會聽到的一連串關於零售業的頭條新聞,實際上都是以美國為中心的,對加拿大的適用性要小得多。

    當加拿大人聽到Toys‘R’Us時,他們會想,“哦,又一個被電子商務殺死的傳統零售商的例子。”嗯,你猜怎麼樣?在加拿大,Toys‘R’Us的表現其實非常出色。它實際上是在帶動著整個公司。Toys‘R’Us陷入困境是因為多年前的槓桿收購而帶來的過多的債務。這與電子商務無關。

    因此,我認為人們需要了解,零售業大災難的描述在非常大程度上是由美國正在發生的事情所驅動的。

    SC你能談談Target在加拿大的巨大失敗嗎?

    PMTarget是在一片喧耀中來到加拿大的。但很快,它們夾著尾巴離開了。很快,人們便又提出了百貨商店無法與網上零售競爭的舊說法。但讓我們看看事實:Target來到加拿大並同時開設了133家門店,但是卻沒有任何物流或分銷鏈來支持它們。是的,他們是完全失敗了。但Target在加拿大的失敗與零售業和電子商務無關。這是Target自身的問題。

    SC然後還有就是Sears...

    PMSears在過去十二年中一直在虧損。我在想在過去的四年裡他們已經有三位CEO了。當沃爾瑪在他們的資產上極力投資,Sears卻不急不慢。在人們還沒聽說過電子商務之前,它就已是一家瀕臨倒閉的零售商。

    在不久之前,Eaton和Simpson在加拿大的每一個購物中心都佔了一大角落。然後他們已經不在了。Zellers和Woolworth’s的也是如此。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子商務之前。零售商失敗是每年都有的事。是的,最近有很多倒閉。是的,其中很多都與技術和電子商務有關。但還有更多原因。

    在我們的市場前景中,我們採用的說法是,零售業並不會消亡,會消亡的是枯燥乏味的零售。

    SC你曾經談到零售商需要採用真正的全渠道戰略才能取得成功。對此,你可以談一談嗎?

    PM當零售商開始從事電子商務時,他們中的一些人會分開報告網上與實體店銷售的對比。現在不能再採取這種雙重策略了。兩者必須是緊密結合的,並且是整體的。

    SC一個成功的商店應該不僅僅是一個賣東西的地方,對吧?這是對品牌的投資,要在適當的位置達到合適的曝光並提供令人驚歎的體驗。

    PM我也這麼認為。如果說大多數人更喜歡網上購物的便利,那麼這項技術已經存在很長時間了。如果只是為了成本和便利,所有的零售商都會破產。但事實並非如此。

    SC說到經驗,讓我換個話題,問你一些其他的事情。有一種說法是千禧一代不喜歡購物。他們寧願上網,也無法像我們這代人那樣從購物中心獲得同樣的效益。

    PM我並不會假裝自己是千禧一代的專家,因為我已經有很多年沒在這個圈子裡了,但我會建議你去多倫多的Yorkdale商場看看,那裡有千禧一代嗎?然而,有一套理論是:千禧一代對於物質的重視程度要低得多-即外出購物的重視程度要低得多-但他們對於體驗、旅行和外出就餐的重視程度則要高得多。我認為這在某種程度上是正確的,這也反映在零售資產的一些變化中。零售產業也正以一種強調體驗元素的方式重新定位-例如耐克商店和三星商店。

    SC微軟商店,蘋果商店...

    PM: 對的。所有這一切對千禧一代都很有吸引力。他們的購物模式正在改變。同樣的,我認為很多千禧一代都不想去一個有著老式快餐的傳統快餐食堂,但是他們會去一個由本地廚師執手輪流提供食物的新穎的食堂。他們的偏好正在發生改變,但如果你是一個聰明的零售商或零售業主,你就會適應他們的需求。這需要非常具體和專注的能力。

    SC在你之前的觀點中,似乎最好的零售商認為一切都是一種多管齊下的策略。這不僅僅是實體店的體驗,更關係到一種不同的銷售點和它們的協調和合作關係。

    PM實際上,零售業中一部分正在飛速增長的是最初只是純粹在線的零售商,它們現在開始開設實體店,比如Warby Parker,甚至還有剛剛開設了新的自動化商店的亞馬遜,。

    事實上,幾乎所有的零售商都意識到,即使是千禧一代也不想在客廳裡進行所有的購物。他們仍然想要看到實物,想要試穿。因此,如今任何成功的零售模式都必須包括實體和電子商務在內的綜合全渠道戰略。你不能只有一個而沒有另外一個。

    SC這不只限於零售業,在經得起幾個世紀考驗的歐洲的任何一個公共廣場都能看到。幾百年來有來有往的新與舊趨勢,但無論如何,公共廣場仍是人們聚集的地方。我認為更多的開發商應該專注于創新營造這種體驗:公共空間、活動與激發,以及地方佈局。

    PM絕對的。但這不僅僅是希望它實現的承諾;需要的是對這種願景真正努力。如果我們回到美國,那裡不乏被廣稱為“城鎮廣場”的購物中心。它們沒有一個是真正的城鎮廣場,可差遠了。優秀的開發商和零售商會試圖創造更多這種真實的社區的一面。

    SC我認為這是一個重新定位和採用新形式的機會。這不僅僅是因為它的經濟效益對投資者和擁有者都是富有成效的。我認為對於人們、城市和社會來說,你將擁有一個更好的環境。如果趨勢發生變化,它們會迫使人們重新考慮並變得更加周到,這不僅對開發商和零售商,而且對每個人都有利。

    PM同意。如果你是物業擁有者,並且擅長你所做的事情,你便能適應。零售商也是如此。這是一個全新的環境,你有著全新的工具。你可以通過它向人們出售商品,你要麼學起來,要麼永遠不懂。但如果你不學,你便會被消亡。

    大家需要記住,你聽到的每一個關於零售業大災難的頭條新聞後,都有非常非常多的的成功零售商,謝謝。

    將客戶服務提升到一個新的層次

    Tulip Retail是如何提高下一代零售員工的效率的
    作者:JAMIE DRUMMOND

    在當今的數碼化市場中,消費者可以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各式各樣的產品:從牙膏,到奢侈時尚品牌,再到高配置汽車等等-只需簡單點擊幾下便可到手。一個相對來說毫無摩擦的消費體驗,人們可以瀏覽、比較、回顧并輕鬆購買,並且一天後就能收到產品。消費者掌控所有的一切,便利至上。

    但是,儘管網上購物十分方便,它也可能是一個非常不個人化的過程,缺乏了良好的零售店內能體驗的人性化元素。如果消費者可以享受兩者的最佳:一個有著網絡世界上的便利、而又真正的個性化的店內體驗,又會如何呢?

    這聽起來似乎太好了,以至於令人難以置信,但是這正是多倫多初創公司Tulip為當今的注重體驗的社會經濟所提供的。在移動設備運行上,Tulip的運營程序為店內銷售人員提供從實時訪問庫存(店內或在線)到詳盡的數字產品內容,包括客戶評級、評論、競爭對手定價和製造商備註,以及詳細的客戶數據,包括購物者的購買歷史,偏好和願望清單。

    有了Tulip,店員可以給出明智的推薦,提供即時的價錢比較,直接訂購產品,並安排送貨到家。店員甚至可以通過短信邀請顧客參加即將到來的店內活動,或者根據過去的購買模式讓顧客了解他們可能感興趣的新商品。Tulip能夠使員工隨心所欲地提供改變遊戲規則的客戶體驗,為零售商和消費者撼動整個購買過程。

    在成功地建立網上商店Well.ca之後,Tulip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Ali Asaria意識到他熟練的技術團隊可以擴展到建立類似、但允許高度定制的(通過與傳統銷售點和庫存系統的集成)實體店的銷售技術,解決了零售商所面臨的許多挑戰,以保持相關性來滿足客戶不斷變化的期望和偏好。

    Asaria表示:“對於零售商來說,為了應對數碼化商店的威脅,他們能做的最重要的投資之一就是對商店員工進行培訓,他們是實體商店相對於電子零售商最大的優勢。零售商需要幫助他們成為知識的燈塔,值得信賴的顧問和關係建立者。”

    例如,在總部位於Montréal的在線服裝商Frank & Oak的零售店面內,使用Tulip的員工被稱為“時尚顧問”,他們不僅當場為客戶提供定制的時尚建議,還可以讓顧客瀏覽網頁時方便地通過他們的移動設備快速進行支付,為避免現金支付而排起長隊。一旦他們的客戶離開了商店,通過Tulip的技術員工們可以進一步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給客戶推薦他們喜歡的服裝類型,並有效率地回復他們的咨詢,從而繼續提供真實的、完全定制性的客戶體驗。

    從Holt Renfrew、Harry Rosen等高端奢侈品店,到世界各地的Home Depots 和沃爾瑪,Tulip已經將自己定位在未來零售業的最前端。在未來的零售環境中,每一位員工都擁有一個網絡化設備,而每一次購都會為客戶帶來非凡的體驗。目前Tulip的客戶已包括Kate Spade, Lululemon, Indigo, Saks Fifth Avenue, Michael Kors以及Bonobos,您可以敬請期待在未來幾年看到更多以Tulip為互動平台的零售商家。

    零售寓樂

    不僅只對人類,對我們寵物同伴也如此
    作者: LAURA CURRIDOR

    這些天,一切都與“零售寓樂”有關:一個與零售商的產品和服務互動時,為消費者創造難忘的、值得被分享的、和有價值的體驗的概念。感謝像Tom&Sawyer這樣精明的零售商,零售寓樂不再只面向人類,同時也為我們毛茸茸的寵物朋友量身打造。Tom&Sawyer是多倫多一家成立不久的初創公司,它作為一個顛覆寵物食品行業而享譽全球的領導者,它已經改變的不僅是高品質的寵物食品,同時也改變了整個寵物零售業界的體驗。

    這家公司由法醫會計師Kristin Matthews和她的企業家丈夫Peter Zakarow於2016年創立,該公司被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評為全球80個國家中第二名最具創新性的零售理念,為寵物零售業界帶來高質量的食品和零售樂趣。

    這一切都始於Matthews和Zakarow帶回家的小狗Sawyer。他們很快就注意到Sawyer對於吃粗磨食物並不感興趣,生的狗糧也會讓它非常不舒服。Matthews用她的法醫技術研究後說,“我很快就發現了一些不受監管的寵物食品行業的令人不安的事情。關於寵物食品的知識缺乏透明度,缺乏可信的教育,這令人非常擔憂。”他們出發重點是為Sawyer提供安全而健康的食物。Zakarow說:“我們喜歡Sawyer,不想讓它吃到一些對我們來說不安全的食物。”這樣的想法排除了在超市與保潔用品放在同一個通道和寵物店購買的寵物零食。

    事實證明,越來越多的寵物父母也擔心他們的毛皮寶寶的健康。Zakarow說:“我們創立Tom&Sawyer有兩個目標。首先,在全球範圍內為貓狗提供最優質的食品,并成為第一家生產寵物食品實行對人類食品相同嚴格監管的公司。其次,將購買和提供寵物食品這一無聊的任務轉變為一種新的動態體驗,讓家庭成員可以與他們的寵物分享這整個過程。”

    公司成功的關鍵在於重視客戶體驗及營造一個溫馨的教育環境。提供高質量的產品之外,還為寵物和它們的主人提供一個社交和互動的平台。Matthews說:“Tom&Sawyer是多倫多第一個真正以寵物為中心的目的地,那裡的寵物得到所有的關注。我們的寵物顧客品嘗美食,與其它毛茸茸的朋友們交流,而主人們在喝著拿鐵咖啡,與我們的團隊聊天,討論著寵物營養方案、定制飲食配方,以及我們的預防性營養方案如何可以大幅降低獸醫費用。”Zakarow表示:“除了集合獸醫團隊,寵物營養學家,食品科學家和廚師團隊一起創造各式各樣的熟食寵物菜單之外,我們也想創建一個美麗的零售空間,讓主人們可以和寵物一起體驗一個難忘的經歷,並能看見現場製作的膳食和零食。”他們在時尚的Leslieville的Queen Street East的現代零售空間是一個充滿活力的社區中心,從寵物收養到慈善活動和教育活動,應有盡有。它也是許多多倫多寵物家庭的熱門聚會場所。

    為了慰問所有忙碌的寵物父母們,Tom&Sawyer專注於豐富的寵物零售體驗,此延伸了他們的線上活動。加拿大和美國的客戶可以方便地訪問他們的網上商店來訂購食物,同時也進行自我學習相關知識。就像為人類提供的眾多流行的訂餐服務一樣,Tom&Sawyer的新鮮食品可作為一種持續的訂餐服務,通過優先快遞用特殊的保溫盒送到家門口。

    Matthews解釋說:“我們初始目標並不是成為零售寓樂行業的領導者。這不是為了娛樂或營銷噱頭的零售寓樂。這項商業的重點是引導我們的寵物們過上營養豐富的生活,滿足所有從營養到成為愛心社區一部分的需求。我們將竭盡所能延長它們與我們在一起的時間。”

    我們想創建一個美麗的零售空間,在那裡顧客可以和寵物一起體驗完全不同的經歷,同時在現場製作膳食和零食也是透明的。

    閃閃發光的一切

    來自多倫多的Greta Constantine依然光芒四射
    作者: JEN MCNEELY

    Ava DuVernay, Mindy Kaling, Meghan Markle, Amy Poehler: 從金球獎到白金漢宮, Greta Constantine是多倫多設計師Kirk Pickersgill和Stephen Wong的首選品牌。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他們一直在各地的紅地毯上提升品牌知名度。在時尚界,這是一個健康、成熟的成功時代。

    在經濟危機爆發的前幾分鐘,設計師們將自己長盛不衰的職業生涯歸功於在正確的時間進入市場,但任何一位Greta Constantine的粉絲都會告訴你,這是因為他們找到了精緻風格與樂趣的完美結合。

    他們始終展望他們的下一個系列,他們當前的定向願景是“閃閃發光”,而FW2018系列才是真正閃耀的係列。有了從頭到腳的亮片、金屬片和誇張的剪裁,返校季節感覺更像是所有迪斯科舞廳的Studio 54迪斯科,我們很高興加入這個社交聚會。

    儘管他們可能會在紐約和巴黎的跑道上馳騁,但他們的創意靈感仍然可以在多倫多的街道上找到。Pickersgill說道:“我走遍了整個地方,這給了我一個觀察別人的機會。我一直在研究人們,我觀察他們的舉止和穿著。”

    當塞薩克斯公爵夫人穿上她最喜歡的GC服裝後,銷量立即飆升,設計師們也越來越受到國際關注,所以搬到其他地方的機會無處不在,但對他們來說,多倫多是永遠的家:“那是我的家人、朋友和工作室所在的地方。”他們給了我們一個非常漂亮的閃爍的機會。

    加拿大人口將在2100年達到1億?

    Century Initiative相信這才是加拿大保持長期繁榮的當務之急
    作者: JAMIE DRUMMOND

    根據我們目前的發展軌跡,到2100年,加拿大人口預計將增長到約5400萬,到2050年將達到4800萬,而在那之後的50年內將幾乎沒有增長。

    與其他國家相比,加拿大的人口呈現老年化和逐漸減少的狀態,這意味著未來將會有更少的工作人群來供養開銷頻大的老齡人口。這也可能意味著加拿大將不再屬於G7或G8的國家之一 - 能夠進入G20已經是幸運的了。

    至少Century Initiative是這麼認為的。

    Century Initiative (CI) 成立於2016年10月,是一家註冊慈善機構,專注於加拿大的未來發展,特別是如何在人口減少和老年化的社會環境下保持長期的繁榮與生活水平。

    CI是由一群熱衷致力於加拿大未來的商業領袖:Dominic Barton (McKinsey), Mark Wiseman (前任於CPPIB和現任於Blackrock),以及Tom Milroy (前任於 Bank of Montréal 和現任於Generation Capital) 所成立的。CI的初衷是發現并討論加拿大在下個世紀內即將面臨的最緊迫的問題以及他們可以如何幫忙分擔處理這些問題。總的來說,他們認為人口統計戰略是對加拿大具有關鍵和長期重要性的主題。

    隨著人口縮小以及加拿大部分地區和商業部門出現的的技能短缺的情況, CI的啟動是為了提高大眾對這一主題的認知水平,創造討論和參與的機會,并最終致力於制定明智的公共政策和解決方案。

    我們採訪了CI的創始董事會成員Goldy Hyder以了解他們的使命和對加拿大未來的看法。

    GB:你提出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維持現狀及加拿大目前的發展軌跡的問題在於哪?為什麼採取行動做出改變的時候是現在?

    GH:到2100年有1億人口的這個目標是誘人的,具有挑釁性并容易引起關注的,這意味著我們至少可以對其主題進行辯論。當別人說這是一個大膽的想法時,我并不讚同。回顧1918年到2000年這段歷史時期,這個時期與2018年到2100年之間的時期是相似的。在第一個時間段內,人口增長了3.7倍。而在我們設定的時間段內,人口只是增長了2.7倍。所以加拿大以前是試過的。

    對一些人來說,這或許無關緊要,但事實是,加拿大一向有著超越自身實力的歷史。作為一個國家,儘管我們是相對較小的參與者,但我們能夠在全球政治中佔據一席之地。但展望未來,你會看到亞洲的崛起,以及印度、中國和其他地區新興市場的重新崛起。我們看到全球化的現象在某種程度上正在成為一個巨大的均衡器。人們在想,“我想去哪裡?未來在哪裡?未來會是什麼樣子?”並且許多人有能力根據自己想要的選擇採取行動。

    日本教給我們的是,你們可以在移民和人口增長問題上採取孤立和封閉的態度,但是當危機到來時,你不可能像種植植物那樣迅速擴大人口。這就是加拿大現在必須主動吸引和為其他國家的那些充滿活力且積極參與的人們留出空間的原因。再晚你就趕不上了。這不是一夜的事情。與某些國家不同的是,我們有機會採取深思熟慮的長期做法。我們的地理特征和充足的土地資源意味著我們不必被迫應對迫在眉睫的危機—我們可以更加深思熟慮,并且做出具有戰略性的準備。

    我們現在所做出的決定將決定加拿大是否能夠實際發展這些超大地域、特大城市和超級城市集群;如果不能,我們最終將無法轉型。

    GB:為什麼人口規模對加拿大來說是一個極度關鍵主題?

    GH:人口增長只是精明的生意。我從兩個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一個是歷史,另一個是機遇。

    歷史證明,當人口激增時,無論是由自然人口增長還是由移民推動的,我們的經濟和GDP都會相應改善。你們可以勾勒出過去150年的數據,你們會發現經濟對人口和移民增長的反應是積極并樂觀的。

    作為一位企業家,對我來說第二部分是,你想了解你所擁有的資產的潛力。你想抓住代表加拿大的機會。

    作為一項資產,我們認為加拿大沒有得到充分利用和發展。如果有正確的戰略及長遠觀點,並且具有正確的投資決策和積極的政策制定,加拿大將真正能夠蓬勃發展。

    GB:你能描繪出Century Initiative希望看到的加拿大是什麼樣子的嗎?

    GH:我們不可能都去多倫多。我們必須增強其他地方的實力。

    我們正在努力做的一件事就是推廣超大地域的概念。一個超大區域可能是Calgary和Edmonton之間的所有空間。這是一個很大的空間,所以讓我們看看我們能否在Alberta建立一個大規模的新城市。[要做到這一點],資金跟隨信息,公共政策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有時候,我們確實需要激勵或鼓勵人們-一個簡單的例子就是利用稅收政策說:“看,你們可以住在多倫多,但如果你們住在Windsor或Timmins,我們會為你做以下的事情。”我們還沒有談到加拿大北部的情況,但總有一天,資源豐富的北部將成為加拿大的巨大戰略優勢。未來我們將需要更多的人來推動使北部社區受益的發展和增長,同時確保原住民的領導和遠見得以保持。

    加拿大的核心問題并不是法語/英語,也不是東岸/西岸,而是更多地與城市/鄉村的差異相關;我認為我們必須更好地在城市和鄉村社區之間建立起一座橋樑。鄉村社區長期以來一直是加拿大農業經濟的支柱,我們需確保鄉村社區的重要性保持不變。

    CI試圖做的是著眼於長遠。我們現在所做出的決定將決定加拿大是否能夠實際發展這些超大地域、特大城市和超級城市集群;如果不能,我們最終將無法轉型 (再次參考日本前例)。因此,我們的計劃必須是戰略性的,也必須是協調的,而且必須是著眼於長遠角度的。

    令我感到興奮的是,Century Initiative正在推動和帶起事情的發展;他們說道:“嘿,夥計們,我們不能隨波逐流。我們不能只是漫遊。”這樣的自滿將把我們拉下懸崖。

    GB:你說資本是流動的,如果我們作為一個國家不去採取措施確保我們能成為其他人想要投資的并具有吸引力的國家,資本就會離開。你可以再詳細說明一下嗎?

    GH:我講述了自己在印度的故事,並與許多已經在加拿大的高淨值投資者交談并詢問:“為什麼不增加在印度的現有業務,實現多元化,增加投資?”他們解釋說,每個人都在追逐他們的投資,所以當他們審視這些決策時,他們關注的是利弊所在?未來在哪裡?在這些市場做生意的成本是多少?我們運營的監管環境是怎樣的?這些高淨值投資者說,當我們考慮所有的這些因素時,在其他地方投資會看起來更加容易。

    例如,為什麼不去澳大利亞?這是一個與加拿大相當的國家,但是你知道澳大利亞做了什麼嗎?他們花了$1億來改變自己的品牌,這傳達了一個信息,即這不是一個偏僻而沒人發展的國家。資金自然也跟隨這個信息。

    如果你是塊曲奇餅,那麼“很好”這個品牌很棒,但我們是一個國家。作為一個國家,我們的潛力和現實情況都遠不止於此。

    GB:你之前說過,加拿大的國際品牌可以用一個詞來概括:很好。這有什麼問題嗎?

    GH:好吧,如果你是塊曲奇餅,那麼“很好”這個品牌很棒,但我們是一個國家。作為一個國家,我們的潛力和現實情況都遠不止於此。我認為我們需要一個高度競爭、全球化的經濟背景,我們需要人才流動和資本流動。

    加拿大的品牌可以更大膽、更進取、更雄心勃勃。加拿大的品牌應該是創新的、有創意的和酷感的。在我看來,即使很酷”也比“很好”要好。

    “很好”是真的,因為我們是一個希望實現各方面包容性的國家,即每個人都可以做出貢獻並從中受益-不僅僅是那些上流人士。我們是一個照顧弱勢群體的地方。我認為這實際上是我們品牌的競爭優勢。我們使多元文化、包容和熱情成為一種生活方式,同時也致力成為一個充滿活力和支持商業發展的地方。

    僅僅“很好”是不夠的。這對退休人士或許足夠,但“很好”不帶動創業,也不意味著雄心勃勃。我認為我們需要做更多的事情來利用已經形成的-至少在本屆政府領導下-我們總理的個人品牌理念:酷的,專注於增加移民的。好吧,這很好,但是讓我們做的更多一些吧。讓我們利用這一時刻,更多地關注經濟、創新、人才,以及投資回報。人口的增長將使你能夠在這裡建立自己的企業,并擁有為你的成功企業工作的人才。

    GB:在未來十年內,政府應該做出怎樣的選擇,以更明智地使用基礎設施資金,使得我們為人口增長做好準備?

    GH:在許多方面,基礎設施都與維護有關。這在某種程度上就像翻新你的家,因為你不能讓它分崩離析。你需要修理漏水的屋頂,這是一件你必須要做的事情,所以我們今天的基礎設施討論很大程度上其實就是是維護討論。我們必須彌補過去幾十年中的基礎設施里的不足,這也意味著很多商業創業的機會。

    但還有一個機會是考慮未來的基礎設施。我們可以建造什麼樣的超大城市?我們有哪些超級城市集群?需要構建什麼樣的區域?支持它的政策是什麼?在許多方面,基礎設施是我們在加拿大談論的社會安全網的擴展;我們通常將其安全網視為教育、醫療等等,但對我來說,基礎設施是社會安全網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對我們來說,教育、就業和創業是至關重要的。當展望未來時,儘管人們都在關注機器人和人工智能,但我們也不能低估人類在未來經濟中的重要性。他們將是推動創造力的人。他們將是管理多元化社會的人。他們將是那些需要弄清楚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創新的人。我的感覺是,雖然會有一段時間的瓦解,但最終的結果將會是我們會有著的工作類型上面的更改-而不是工作崗位的減少。

    由於卡車的自動化駕駛,35萬的卡車司機將失業,過來?因為Hyperloop高鐵的到來,我們將忽然間可以在30分鐘內從多倫多到達蒙特利爾,住房危機也將消失,我們將如何轉變?。這些問題是人們需要思考的,因為機器人解決不了,這些都是人類的問題。因此,人才的重要性,吸引合適人才的重要性,對於發展我們的經濟至關重要。正如我之前所說,資金跟隨信息,人也如此。“告訴我,我為什麼我應該來這裡。”

    現實是,我們在某種程度上正在釋放一種我比你更聖潔的態度。我們經常將自己與他人和他國進行比較,但我認為這樣對加拿大不公平。我們應該做的是更加雄心勃勃和大膽地實現我們自身的潛力,掌控我們的未來,最大限度地發揮現有和新加拿大人的能力和才幹,并投資於遠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