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改变,
駕馭成长

目錄

歡迎瀏覽高博雜誌首刊

我們很高興看到多倫多正在持續繁榮發展成“最好的自己”,這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城市,也是整個加拿大經濟發展的引擎。在過去的20年裏,我們公司和多倫多一起經歷了快速的成長和發展,我們的發展得益於公司真誠的工作態度,努力嚴謹的工作作風,公司員工的高度專業性,還有這個蓬勃發展的城市所帶給我們的巨大發展機遇。作為房地產開發領域的投資者和資產管理公司,我們公司參與投資了多倫多和邁阿密50多個房地產項目的運作,這其中包括了公寓樓和混合用途建築,推動了城市的改革與發展。我們的工作性質使得我們有機會在一個強有力的行業生態系統中發展,有機會把最好的項目和最頂尖跨行業科技和人才連接起來。這些行業人才們都是各自領域先驅性人物,他們開拓創新,和我們一起為子孫後代建設最充滿活力的社區。

這樣的行業生態系統,給我們提供了最前沿的思想,最新的資訊以及最有啟發性的觀點,借助這些優質資源,我們創辦了《高博投資視野雜誌》。我們采訪了很多行業精英,有投資者和以及他們的合作夥伴們,希望以這樣的方式和我們的投資者分享行業動態和未來趨勢。在《重新定義奢侈》一文中(第20頁),我們采訪了First Capital Realty的CEO,Adam Paul先生,他向我們描述他對Yorkville這一高端住宅區未來的暢想,以及如何把高端住宅區變成高端文化區的實踐。在《發展中的MOCA》一文中(第44頁),David Liss和Alfredo Romano和我們分享了他們對在Lower Junction社區建立現代藝術博物館的想法,這會是一個需要一點想象力的大膽進步。邁阿密和多倫多一樣,正在經歷著繁榮變化和發展,我們的合作夥伴PMG就是建設邁阿密的中堅力量。在《過不一樣的生活》一文中(第62頁),PMG項目主管Ryan Shear就邁阿密現在正在發生的變革展開了介紹,他解釋了PMG會以一種怎樣獨特的方式來主導這場變革,為這裏的高素質居民提供更好的生活。我們也專門寫了一篇關於最前沿科技的文章,是關於Delos公司的合夥人,前華爾街投行精英Paul Scialla是如何創建和發展WELL建築標準的(第74頁),同時也介紹了這樣以人為本的建築標準正在以什麽樣的方式為人們的健康提供積極的改變。和Kilmer集團副總裁Ken Tanenbaum的聊天真的是一種享受(第80頁),在采訪過程中,他提到,我們應該相信自己的文化和人才等方面的優勢,釋放多倫多自己的發展潛能,不要想著讓多倫多變成下一個紐約,倫敦或者香港,他的這番言論非常發人深思。當然,一本關於城市轉型的雜誌,如果不介紹美食,會是不完整的。美食永遠都會是社交生活的重中之重,也是連接我們人與人關系的關鍵組成部分。餐廳,咖啡館,手工作坊以及各色美食街把我們這些不同社區,不同文化的人聯系起來。如果妳也對美食感興趣,那一定不能錯過我們的《Eataly》一文(第108頁),還有美食專家James Chatto推薦的《吃在多倫多》一文(第92頁)。

我們忠心希望您會喜歡我們《高博投資視野雜誌》的首刊。

Elias Vamvakas, Peter Politis 以及 Cucuz
高博資本合夥人

重新定義奢侈

從Yorkville的歷史沿革看其未來發展
作者: BEN KAPLAN & SARAH MANSOUR
攝影: DEREK SHAPTON

歷經數次潮流變遷的Yorkville地區被當做是奢侈、藝術、波西米亞風和設計師潮店的代言詞。這個地區是加拿大嬉皮士的潮流中心,是多倫多國際電影節的誕生地,是著名作家瑪格麗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起草著名的反烏托邦小說的靈感之地,也是影星科林•法瑞爾(Colin Farrell)經常出沒的Hazelton酒店的所在地。Yorkville的小巷子之間,連接著加拿大各種傳奇故事,這些故事中包括加拿大鄉村音樂教父戈登•萊特福特(Gordon Lightfoot)的傳奇人生,著名電影制作公司Paramount Pictures由此發源的故事,曾經的奢侈品商業中心Hazelton Lanes也在這裏,音樂人楊尼爾(Neil Young)曾在這裏留下足跡。關於Yorkville的每一個故事,都是世人津津樂道的傳奇。這個地方是身份的象征,有著豐富的歷史,以及全加拿大最具價值的房地產。作為房地產建築商和管理公司的First Capital Realty (FCR),就是看中了這樣有著無限商機的Yorkville。

First Capital Realty選中了Yorkville,不無道理。作為加拿大首屈一指的住宅區,Yorkville的居民普遍收入很高,這些高收入居民和消費者,常常會在附近的咖啡店、餐館、畫廊和閒逛。很多人到Yorkville來體驗代表著獨特的潮流品牌,國際級大牌奢侈品,還有各種時尚活動的所謂“Yorkville生活”。

First Capital Realty,投資6億多加幣,用於改造翻建Yorkville地區的各種設施,這其中包括了對Hazelton Lanes商場的重建以及其他一些豐富社區生活的在建工程。

“不僅在加拿大,乃至全世界,Yorkville都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地區。”
 

在CEO亞當.保羅(Adam Paul)的領導下,公司致力於把Yorkville地區的生活品質再推上一個層級。“Yorkville是獨一無二的,”保羅說,“Yorkville的獨特性,在整個加拿大都找不到第二個,甚至全世界都找不到這樣獨特的地區。她既有生機勃勃的一面,又有著深邃的一面。很多藝術、時尚和文化的因素根植於這個地區,我們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推動這些因素在Yorkville更進一步的發展。”那First Capital將如何在這個原本就以豐富的歷史和多彩的生活而著稱的地區進行改革呢?

First Capital認為他們在這場變革中的角色,是在尊重地區歷史的基礎上,引導Yorkville地區更好的發展其已有的獨特性,以迎合該地區高收入居民以及國際遊客對消費升級的需求。“我們的目標是,通過我們一流的地產團隊和市場營銷團隊,在我們能力範圍內,把Yorkville變成一個更好的社區,一個讓居民驕傲的社區,一個居民熱愛的社區”保羅說。

從2011年收購Hazelton Lanes商場開始,First Capital就與Yorkville結下了不解之緣。保羅說,最初吸引First Capital投資Yorkville的原因,是這個地區的高人口密度和高居民收入。“正常情況下,一個地區要不就是人口密度高。要不就是收入高,兩者並存的情況並不多見,而Yorkville便是這少數中的一個。” 保羅提供了這樣一組數據,Bloor和Yorkville地區,已入住的公寓有1萬多間房,在建工程和已審批通過的擬建工程有9000多間。

談到Yorkville穩定增長的年輕在職居民人數和他們即將給該地區零售業帶來的積極變化時,保羅說,“我們非常喜歡這個地區的人口構成。”盡管First Capital Realty的目標市場是奢侈品市場,但是,保羅希望公司可以像一個當地居民一樣去思考問題,從而更好的吸引當地居民。“我們希望自己在建設過程中,像一個本地人一樣,著眼於本地人的利益最大化,為他們提供最好的服務。”

海澤頓的全盛時期,很多大牌入駐該商場,有愛馬仕,範思哲,華倫天奴,紀梵希和YSL聖羅蘭等高端品牌。First Capital Realty正是看中了翻建和改造海澤頓有巨大潛力,可以為日漸增長的當地居民或工作在該地區的人們提供更高品質的生活。那他們對於Yorkville的願景又是怎麼樣的呢?First Capital Realty希望這個地區打造成一個集獨特時尚元素、健康、藝術以及國際大品牌為一體的完全現代化商業和生活中心。

First Capital Realty與加拿大知名建築創意公司Sid Lee合作,為創建Yorkville的高品質生活做整體規劃。同時,保羅也解釋了First Capital Realty將如何保證在選擇進駐商場的零售商時,能保持自己對獨特性要求,“組建商場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美好體驗,與千篇一律的生產線不同,這個強調個性的工作,”他提到“我們希望我們在Yorkville做的每一個決定,最終都是為建立獨特的時尚、藝術、美食和生活方式,這是我們一直堅持的理念。如果某一個零售商不符合這個理念,那我們只能終止和這個零售商的合作。很多零售商找到我們,希望入住我們的商場,但是,對於那些不能達到我們要求的公司,我們只能拒絕,這樣才能保證商場在建設過程中,不會偏離我們的理念。大家普遍認同,追求經濟實用性,能夠削減開支,提高企業利潤,這正是企業奇跡產生地方。然而我們不想單單只看預期的經濟效益。我們希望能夠實現經濟性,但是我們更重視品質。”這種對社區利益不容置疑的追求,或許對於一些建築商來說,是加分項,但是對於First Capital Realty來說,這是必須要達到的基本要求。“加拿大一些建築商過分的追求經濟性,而我們希望自己能關注于為社區和居民提供更好的服務。”

體驗過改造後的Yorkville區,你能感受到的除了驕傲,還是驕傲。迎街面樓層現在更容易找,也更方便進入,和整個街區融合的更好,從Yorkville路可以直達商場二樓,進門之後會看到寬敞明亮的大廳,大廳可以到達精緻的食品區和各種藝術設施。商場裡面還有以健康和乾淨著稱的Whole Foods旗艦店;健身達人最喜歡的Equinox Fitness;還有日常健康服務專家,Rexall藥店。商場現在還在持續招商。

 

你可以在商場里看到很多現代風格的國際大牌,有意大利設計師品牌Eleventy, 魁北克鞋業品牌Jean-Paul Fortin,還有英國皮製品大牌Belstaff在加拿大第一家分店,保羅說這種個性潮牌選擇Yorkville作為第一家進駐商場,是非常好的選擇。棕櫚樹大道開放之後,可以看到商場裡2100多英呎的高檔用餐區,該區域現在由Chase集團經營(Chase集團是僅次於傳奇餐飲公司KASA MOTO,Colette Grand咖啡和The Chase的第四大品牌)。之後這個區域還會再擴展,吸引更多優質餐飲企業入駐。

走出商場之後,First Capital是Yorkville街上最大的零售物業所有者。陽光充裕的商場北面,第一資本擁有幾棟物業,公司原計劃把這棟物業打造成有露台的餐廳,這樣不僅可以吸引食客用餐,還能吸引路人順便到商場逛逛。經過更加慎重的考慮之後,公司決定打破之前的想法,把這些物業改造成超高端豪華購物區。購物區的設計將學習歐洲奢侈品購物區的定位,走高端定制路線,提升周圍社區人們的購物體驗。用保羅的話說就是“我們希望給居民提供更多樣性的購物選擇,我們不希望像Bloor街上的店鋪一樣,我們希望能給消費者一些不一樣的購物體驗。”

為了實現公司的理念,First Capital Realty需要努力吸引有著眾多擁躉的國際超一線品牌,希望這些超級大牌可以讓這個商業區更有品質,也希望他們可以認同First Capital的理念。First Capital Realty心中已有了合適的超一線品牌:總部在巴黎奢侈品屆權威:香奈兒。保羅表示,當他和香奈兒的高層討論自己的理念時,對方和自己的想法竟然非常一致,這讓保羅非常開心。“香奈兒一直走在國際奢侈品零售業的前沿,當他們認同我們的理念時,達成合作就非常容易了,”保羅說,“奢侈品的進駐會像漣漪效應一樣,一旦我們說服了香奈兒,其他品牌就會陸續進駐。因此,香奈兒進駐商場是一個里程碑式的事件。如果說香奈兒的進駐還算不上是我們往下一步推進的催化劑,這件事起碼為我們之後的計劃鋪平了道路。沒有一個奢侈品品牌希望孤立于其他品牌,能和香奈兒這樣的超一線國際大牌在一個商場,起碼能保證一定的客流量。”

“我想我們的使命是給予這個城市和它的居民一些可以引以為傲并深愛的東西。”

First Capital Realty和香奈兒之間的協議非常簡單,錢不是最重要的,關注未來的發展,關注環境,關注如何建立和實現更好的社區才是最重要的。“我們基本沒花什麼時間來討論財務問題,我們花了大部分時間討論我們的共同理念,以及我們如何在未來比較長的時間里好好推動執行這些理念,”保羅說“我們承諾會給Yorkville地區我們商場的品牌理解我們的理念,香奈兒也在這個方面響應了我們。這就應證了我們的理念不只是說說,我們是真的在踐行這一理念。”

香奈兒這家佔地8500平方影馳的新店,在外形上參考了香奈兒法國店,會在2017年秋天在Yorkville街98號盛大開業。香奈兒旁邊的Yorkville街99號是2016年開業的加拿大首家獨立式Christian Louboutin精品店。與此同時,First Capital Realty還在102-108號建一個三層樓的零售建築,用來迎接多倫多首家獨立式 Jimmy Choo旗艦店。

這些店鋪的設計靈感來自於歐洲建築,將要入駐到這些建築的奢侈品零售品牌,又一次體現了First Capital對自己理念的追求。“我們希望可以創造一個每個人都喜歡的便捷商場。我們希望可以在對的地方做出對的設計,以服務當地居民,希望我們引進的品牌可以滿足當地居民的需求。我們對建築的要求是,一方面要符合當地的整個民居特色,另外一方面也要配備現代化的科技以滿足現代人的生活需求。”First Capital Realty和國內外多家知名建築設計公司合作,力圖在提升原有建築基礎上,盡量讓新的建築去和當地的建築融為一體,公司認為尊重當地的歷史和文化是非常重要的。“建築過程當中,如果你不保留原有建築的風骨,很可能你就走在了錯誤的道路上,”保羅表示。

穿過馬路,香奈兒正對面的101Yorkville,是First Capital Realty和資產管理公司高博房地產私募基金一起出資購買的。“我們計劃在這裡建造讓世人矚目的商業中心,同時也希望商業中心可以和當地風格一致。”保羅說“我認為101Yorkville是這個地區最好的一處房產。有半公頃的土地是位於Yorkville中心的,一條條小路把這片土地和Yorkville的很多地區都聯繫在了一起。人們喜歡這一區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這裡的小路四通八達,走路就可以到很多地方,可以步行穿梭在各種高樓和生活區之間。我們會持續加強101Yorkville的這一特性,建造新的人行道,為居民提供他們能夠好好享受生活的公共區域。”

“從建築學的角度看,101Yorkville本來的結構就足以讓其成為一個吸引消費者的好去處,”保羅這樣說。在101Yorkville的設計上,公司將和設計過著名的地標性建築Mont-Tremblant、渥太華CBC總部建築、蒙特利爾大學醫學中心的NEUF設計公司合作,在尊重Yorkville地區建築史的基礎上,把Yorkville打造成一個集購物、藝術、音樂、美食和各種節慶活動為一體的現代化摩登商業區。

談到Yorkville,就不得不說說這個地區在藝術和短篇小說中的地位了。通過多種媒體的傳播,藝術在每個人心中都有著不同的樣子。藝術就是這個地區歷史上不容忽視的一部分,也將會是這個地區未來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商場的設計理念上,我們希望能把商場作為城市藝術城陳列館。這個商場不單單是一排排商店的簡單組合,Galerie de Bellefeuille畫廊是這一理念的重要組成部分,”保羅每次提到這個享譽國內外的畫廊將進駐商場的時候,臉上總是滿滿的自豪感。據悉,該畫廊佔地5000平方英呎,會有很多優秀作品在此展出。它的存在,使得整個商場成為了藝術,美食和零售業的結合體,這在其他地方很少見。畫廊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加上First Capital Realty豐富的活動舉辦經驗,會為社區之後的藝術活動增加很多樂趣。

“在活動策劃方面,我們經驗非常豐富”保羅說到,“截止2017年上半年,公司已經組織了近70場活動。 Yorkville是文化、經驗、探索發現以及學習的綜合體。我們的商場會成為當地兩大活動場館之一。我們可能會辦一些爵士樂音樂節,美食節或者週三的農商展銷等活動。我們希望可以鼓勵當地人走出家門,慢慢去探索,發現城市中心永遠都有新的事物發生。當人們感受到那個地方的活力的時候,就可能會經常來參加活動。其實,我們在社交媒體上已經看到這樣積極地改變正在發生著。人們漸漸的轉變,在不同的時候來Yorkville,每次都能發現新鮮好玩的事情,越來越多的人被吸引過來,讓Yorkville越來越有生機。”

First Capital和加拿大很多藝術學校都有很好的聯繫,包括安大略藝術設計學院。這所學校每年都舉辦設計大賽,給First Capital提供了很好的設計。“我們在自己的地產開發項目上,採用了24個比賽設計稿,過不了多久,就會看到這些精美的設計出現在Yorkville社區里了。”這樣的創作原動力,為Yorkville這樣的社區注入了文化和美的價值享受,同時也提升了遊客的出遊體驗,展示了First Capital Realty對建設美好社區的決心。

Yorkville的改革在First Capital Realty的項目結束后仍然會繼續,但是公司對社區的積極影響才剛剛開始。“我們會繼續投資Yorkville,”保羅表示,“First Capital Realty堅信,自己的理念可以將居民的生活推上一個新的高度,無論是在加拿大範圍內,還是在全球範圍內,都將是一流的。Yorkville滿足了人們心中對完美的一切想象:充滿活力的社區、美食、時尚、藝術、奢侈品以及原汁原味的多倫多風情。我們正在建設整個國家最奢華高檔的社區,這讓我們很興奮,然而這隻是冰山一角,更好的還將會到來。”

穩步發展上升的城市

Oshawa如何實現轉型
作者:TIFFY THOMPSON

Kyle Benham在經濟發展領域有著近25年的從業經歷,他自認為是一個喜歡接受挑戰的人。但是,當他剛剛得知自己要到Oshawa擔任經濟發展總監的時候,盡管對這個地方充滿好奇,他也曾遲疑。他擔心的是,Oshawa會不會只是另外一個充斥著藍領工人的單一工業城市?

做過一些調研之後,他打消了之前的顧慮。他的調研給了他和之前預期相反的結論,Oshawa是一個處於上升期的繁榮城市。Benham說,“當我為了申請這個職位,準備仔細研究這個城市的時候,你猜怎麽樣,我竟然發現,這個城市其實有很多很有趣、很有活力的事情。這個城市正在以一種可持續的、有影響力的形式變化和發展著。就像是一輛駛向光明未來的列車,跳上來就是抓住了城市發展的機遇。”

15年前加拿大的汽車行業遭受了重創,原本以汽車產業為依托的Oshawa就由此開始了轉型之路。Oshawa被稱為加拿大的汽車之都,同時也是美國通用汽車加拿大分公司的發源地,在經歷了汽車行業的下行周期後,面臨著汽車制造業的巨變,Oshawa這個因為汽車制造業而興起的城市,沒有隨著經濟下行而一蹶不振。相反的,Oshawa開始轉型,向科技創新方向發展。對於Oshawa來說,多元化是城市唯一的也是最好的出路,因此,該城市大力發展醫療、教育和科技,來促進城市的轉型和發展。

在Oshawa,你既可以享受大城市級別的便利設施,同時你還會驚喜的發現,只需開車十分鐘你就可以遠離城市的喧囂,享受大自然的寧靜。在這個城市,有繁華熱鬧的市中心商業區,有文藝氣息的畫廊,有便捷的公共交通,有行政機場,有深水海灣,也有現場音樂表演,還有27公裏長的林間小路,這些因素結合在一起,讓Oshawa成為一個充滿活力與生機的城市。

Oshawa這個城市是一個具有雙重特性的城市。一方面,有像Parkwood Estate(曾經是通用加拿大公司前總裁Robert Samuel McLaughlin的居所)這樣的超級豪宅,這個建築的存在就像是好萊塢大片,像是《超級插班生》和《X戰警》,你完全沒有辦法忽視這樣的存在;另一方面,這個城市北邊也有很多精致小巧的房子,有茂密的樹林,有充滿著藝術味道的小咖啡館,因此,有些人們親切的叫這個城市“Poshawa”。Oshawa並不是一些不了解這裏的人中想象的那樣,只是一個被當做臥室的只能睡覺的地方,人們在這裏不是只為了工作之後有個地方可以休息,更多的是為了享受美好的Oshawa生活。

“這是一個正在復興的城市”Benham這樣評價Oshawa。他同時也指出這個城市實現轉型的幾大關鍵 :Lakeridge醫院 (這其中包括了Queen’s University的LHEARN), Durham College (這其中包括了$2,200萬加幣的教育協作中心),以及對安大略理工大學的引進。這些創新元素結合在一起,產生了很多協同效益,推動了Oshawa向著繁榮的教育、創新、醫療城市的轉型。

教育是轉型路上的重中之重。隨著高等教育的持續普及,預計在未來十年裏,Oshawa學生人數會從2萬人攀升到3萬8千人。Oshawa當地非常重視教育,認為這是為城市註入活力的關鍵,因此,該市為加拿大Trent University捐地1.8英畝,用於擴展校區。Benham說,“相比大多倫多地區的其他城市,Oshawa人口結構非常多樣化,使得這個城市有著較之其他城市更加多樣化的機會。”

近幾年,Oshawa和多所教育機構(包括Durham學會、安大略理工大學、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城市研究中心)建立合作關系,為他們在解決城市問題方面提供“生活實驗室”,方便他們進行體驗式學習,應用科學和創新教學平臺建設。“我有信心,五年之後的Oshawa會解決城市問題方面將成為世界的先驅,”Banham說,“這個城市充滿活力,每天都在創造新事物,每天都有新的產品被研發,每天都有新的技術。這些創新都將被用來推動全球經濟增長的需要。”

Oshawa通過與省政府以及聯邦政府的合作,充分利用安省政府鼓勵城市發展的投資,積極進行城市基礎設施建設,使得城市的面貌煥然一新。“這些因素是彼此促進推動的”,Benhem解釋到,“我們建立大學,但是我們要通過什麽樣的交通方式到這些大學?這個問題就把教育和交通建設聯系到了一起,根據去年公佈的的消息, Go火車線路即將延伸到城市中心。交通的發展也將會成為城市轉型的一大看點。現在的公交系統已經擴展了城市南部外延。”2020年,407高速也會將延伸到35/115路段以及Peterborough 。Benham表示“407高速的發展將會健全整個Oshawa的交通體系。”

“這里正在成為一個類似文藝復興時期的社區。這是一個正在發生的、持續的、有影響力的成長及變化的軌跡。”

有了交通這一基礎設施的發展,Oshawa迅速吸引了一大批人才,包括信息技術科技公司、創業公司和年輕的職業人士。“年輕人追求的是他們感興趣的工作以及便利的生活設施,”Benham說,“他們希望居住在一個有生活樂趣的地方,下班之後可以有一些娛樂活動,像是去附近的小酒吧或者餐廳吃飯等;他們也需要便捷的交通,不需要買車也可以自由出行;與此同時,他們也需要可以經常散步的社區。而Oshawa恰恰是Durham地區唯一可以滿足年輕人所有需求的城市。”

Benham還註意到,創業公司的人並不是20多歲剛走出學校的年輕人。“他們中的大部分是有過一份或者兩份全職工作的,都是30多歲,生活穩定,有很多都是剛結婚。他們正在邁入事業的發展期,也都是剛剛組建自己的家庭。對於這些人來說,生活在Oshawa,他們的經濟負擔相對比較小,這是Oshawa吸引這些人的重要原因。”

現在Oshawa有9564家公司,這個數字還在持續上升。“我們希望在未來的很多年裏,創業者可以占到勞動力市場至少8%的比例。同時,我們計劃增加2萬多個新的就業機會,這個數字意味著,我們將吸引800—1000家新公司紮根Oshawa。”Benham說。

Benham還表示,“Oshawa努力趕超其他城市,希望能吸引更多的外國投資,促進房地產市場發展,推動房價上升,提供更多工作機會。這個是一個蓬勃發展的市場。”他說,“人們永遠都在為擴展商業而努力,因此,生活在一個成長中的社區是最有利於商業發展的。從現在的房地產市場情況來看,我們這裏的房子相對其他城市,性價比更高,居住在這裏的人們就會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舉個例子,如果你經營一家餐館,我們的居民收入並沒有被壓在房貸上,因此會有更多的現金到你的餐館消費。你可以試一下在這邊建立自己的公司,在這裏賺錢,在這裏發展。相信我,你在這裏的投資最終會升值的!”

Oshawa把發展放在首要地位,也為發展隨時做好了準備。Benham指出,Oshawa現在有40億加幣的資金用於在建項目和擬投資項目。如果考慮人口增長因素的話,在未來的六七年,Oshawa人口會實現17%到20%的增長。

按照目前在建和已經通過政府審核的住宅項目計算,將有6000多人入住Oshawa市中心商業區附近。“即將搬進來的人中,有學生,有因為多倫多高房價而遷移過來的家庭,還有一些把之前房產變現的老人,對於他們而言,住在市中心商業區非常方便”,Benham說。這些新進人口又將帶動Oshawa地區零售業的發展,使得整個城市的社區建設更上一層樓。

Oshawa政府高瞻遠矚,積極吸引建築商。隨著人口的增長,Oshawa整個城市的高性價比優勢得以體現。相較於大多倫多地區的其他城市,Oshawa是一個非常適合進行建築開發的城市。

Benham認為,Oshawa的發展潛力一直被忽視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401高速的建設,使得多倫多南端成為了整個地區發展的門戶。他說“假設在401高速路段兩側沒有了重工業區,你猜人們能看到什麽,什麽都看不到。但是如果你是走407高速,你眼中的風景會是更加美好的鄉村田園風光。整個社區生活的品質都會得到提升。沿途所見,都是畫一般的美景,有公園,有峽谷,有自行車小道,還有植物園。這是你在臟亂差的工業區高速所見不到的美,”他說,“只有見到了這樣的美景,才會相信生活中處處都能遇見美。”

嶄新的未來:食品零售業的創新

(麥克朗格)Mike Longo——Longo的商業轉型副總裁,對我們講述了他對這個快速轉型的行業的看法
作者:NIKKI BAYLEY

“零售業現在正處於一個轉折點,”Longo的商業轉型副總裁Mike Longo說, “隨著千禧一代建立家庭,成為主要的購物者,我想他們會改變我們對零售業的認識——就像今天一樣——他們在網上購物,並且非常習慣這樣做。”

通過點擊鼠標來購買食品百貨已經成為線上市場的最後一個環節,而且亞馬遜最近以137億美元收購了Whole Foods Market,使零售行業的引爆點更近了一步。過去10年,亞馬遜書店、電子零售商和其他企業都經歷過類似的顛覆性變革。

“這是很恐怖又令人興奮的事情,”Longo認為,“我們肯定會密切關注他們的行為”,但作為早期的線上用戶,Longo的食品配送經驗豐富,讓他們能夠占得先機。2004年,Longo購買了線上百貨送貨公司百貨門戶網站。“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進入市場的機會,”Longo說,“我們做了一個很大的賭注並且已經成功了,它是盈利的,所以我們很高興。”學習過程很曲折;Longo不無遺憾地回憶到,他們在最初幾周內學到的最大教訓是,不要使用第三方物流公司。“最後一個中間人在你和客戶間處於最重要的位置。他們就像商店的收銀員,他們給顧客留下了最後的印象,我們必須能掌控這種關係。”

在新技術的說明下,擁有和維護這些客戶關係,Longo認為這是未來發展業務的關鍵。對公司來說,這意味著重新考慮傳統的百貨模式,並與顧客建立更私人的聯繫。例如,一款新應用可以為每個購物者創建個性化的傳單。Longo說:“報紙的日子已經過去了。現在,這一切都是為了增加更多的價值。我們在店內有很多事情發生:在我們的閣樓烹飪學校裡有烹飪課程,食品專家來這裡談論潮流,向顧客宣傳新產品,以及店內的餐廳讓顧客享受聚會的樂趣。”

烹飪學校和餐館都是Longo願景的一部分,他們把傳統意義上只是買東西的百貨店變成“第三空間”,顧客們可以在此閒逛,社交。Longo說,“如果他們購物,很好,但我們想讓他們來這裡,吃一頓飯,或者喝杯咖啡,我們想成為’it’的地方。”

這種對百貨零售的新方法並不是一種“一刀切”的模式,而Longo的做法是密切關注一個地區的客戶群體,並創造出他們認為是特定領域的理想氛圍。“擁有那種在城市市場提供獨特客戶體驗的商店是很有意義的,並且我們在郊區也獲得了成功。”當我們進入設計流程時,我們會像客戶一樣思考,為他們創造最好的體驗。例如,在郊區,一切都是有關家庭的,所以我們需要為手推車、更大的停車位等提供空間。”

Longo認為,要瞭解客戶的購物方式,更重要的是,瞭解他們想要如何購物,這都會告訴你什麼樣的商店是你要去做的。在公寓式生活方式的增長助推下,過去幾代人的飲食和購物習慣已經發生了變化。公寓式生活使儲物空間下降,人們甚至不再有能堅持一周的計劃。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顧客不僅每天都來,而且每天有好幾次來吃早餐、午餐、晚餐和零食。”他說。考慮到新的房地產機會,將這些客戶決策納入考慮也是一個關鍵因素。 “我們有很好的機會進入到市中心市場,找到新的地方來滿足需求。”

新消費者的飲食習慣意味著,在滿足客戶需求方面,百貨零售商必須要靈活。Longo說:“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傾向於認為我們是主動的。我們環遊世界,看看發生了什麼,我們去看不同的展覽,傾聽我們客戶的需求。不斷地發展產品,以滿足這些需求。熱門趨勢仍然包括無穀蛋白食品、有機食品和本地農產品,”Longo自豪地說:“我們一直都有一種’本地優先’哲學,我們和安大略省的三代種植者都建立了良好關係,我們店內隨時都有超過1,000種有機產品。”

“我們在全球各地旅行,看看發生了什麼;我們去參加不同的展會,聆聽客戶的聲音;我們不斷地改進我們的產品,以滿足這些需求。”

住房和生活方式的改變可能會助推消費者的習慣改變,同時提供食品遞送應用和服務的新技術,如Meal Kits、UberEats和InstaBuggy等,也在迅速推動變化。Longo認為這些公司既是一個威脅,也是一個機會。“任何賣食品的人都是潛在的競爭對手,”他說,“但我們在不斷嘗試新事物,如果新的嘗試必然失敗的話,早一點更好。”Longo說,目前正在試驗餐盒。這種僅需要顧客簡單操作的半成品越來越受歡迎。他說,“人們想要在不大量購買食材的情況下就做好一頓飯。為顧客減少了浪費;顧客能控制飲食,消除浪費,吃到新鮮乾淨的食物。”

這一餐盒市場很可能會受到來自亞馬遜的壓力,亞馬遜開始在其經營亞馬遜新百貨配送服務的城市銷售食品包。我們的口號是“我們做準備,你來做廚師”。現在說亞馬遜是否會消滅他們的競爭對手還為時過早,但Longo對公司有一個全面的考量。“他們非常積極,抓緊時間執行計劃,但我們的定位很好,在大多倫多地區的購物門戶網站上有一個很好的線上商店。我們將繼續投資於我們的線上業務,並打算擴大市場份額。”

展望未來,這種線上交付模式將置傳統的實體店於何地呢?是否意味著實體店就像當地的唱片店一樣時日無多?Longo不這麼認為:“我認為,對實體店的需求總是存在的,但設計會改變;你不會僅僅看到10萬平方英尺的百貨店。取而代之的是,您將看到能夠滿足客戶需求的商店。Longo相信,您會看到各種各樣的形式,以適應不同的購物場合。

根據Longo在網上購物的長期經驗表明,賣書和賣百貨是有很大區別的。“要做多溫度的產品是很困難的,因為要保證食品安全和品質,必須使其處於不同的溫度,但是實現這種目標的成本很高。最後一英里實際上是把產品送到消費者的門口,這是最昂貴也是最難持續執行的。”

展望未來,Longo認為,在食品體驗方面,渠道仍然不明朗,而他們在市中心商店的成功也會支持這一點,顧客們過來喝咖啡,開會,或者下班後順便去喝杯啤酒。Longo還看到了QSRs(快速服務餐館)的發展,在店內有更多的地方,並在大多倫多地區提供了更多的微型商店。Longo被視為高品質、優質服務和價值的標誌。我們會吸引那些喜歡一起享受並分享美食的美食愛好者。我們的客戶正在慢慢習慣我們創造一個舒適的空間,它不僅僅是百貨店。最終,我們希望當他們問自己“晚飯吃什麼?”的時候,Longo會成為他們這個問題的一個解決方案。

Longo需要知道的

家族式的Longo是在1956年由Tommy(湯米)、Joe(喬)和Gus(格斯)兄弟發起創建的,當時它是在Castlefield的Yonge Street上一個1,500平方英尺的水果市場。如今,該公司擁有逾6,000名員工,分佈在大多倫多地區、Ancaster、Guelph和Ajax的30家門店,被分成25家傳統商店(4萬至5萬平方英尺)和5家“市場”商店(7,000至1.2萬平方英尺)。新商店在Ajax, Guelph, Liberty Village和Yonge & Sheppard開設。Longo經營的 GroceryGateway.com,是線上銷售百貨的領導者。2010年,他們在大多倫多地區餐廳推出了第一家店內食品百貨店,他們現在有三家軟木啤酒和白酒酒吧。.

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的演變

喚醒一個全新的加拿大現代藝術時代
作者: JEN MCNEELY
攝影: DEREK SHAPTON
 

一個當代藝術博物館如何定位一個街區?轉變它還是主導它?當你向一個以當代藝術作為焦點的社區重新注入活力時,會對這個社區或整個城市產生什麼影響呢?我們馬上就能找到答案。

2015年6月,有消息傳出,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與Castlepoint Numa合作,搬到了Sterling Road上有一個世紀之久歷史的汽車大樓 (Tower Automotive Building) ,這在當時引起了轟動,消息傳遍了整個多倫多。一時間,人們都開始用新奇的目光望向這片它位於Roncesvalles Village和Junction社區的中間地段。

這片8英畝的Lower Junction項目用地,由高博房地產私募基金和Castlepoint Numa聯合開發,將擴大混合社區,帶來新的就業機會、新的零售和商業空間,以及超過650套不同類型的新住宅,超過一英畝的新公園和露天場所將貫穿整個用地。除了銜接兩個多倫多最受歡迎的街區外,博物館距離多倫多機場快線僅僅幾步之遙,毗鄰西區鐵軌。Castlepoint Numa總裁,阿爾弗雷多·羅曼諾(Alfredo Romano)先生說:“Castlepoint和高博並不滿足現狀,我們代表著改變。”這一改變將重新定義多倫多的藝術社區,吸引所有行業的創意。從城市景觀和城市規劃的角度來看,這個專案的開發還將在街區之間建立直觀的連接和流動。

 
 

這一地區的居民和業主普遍認為,儘管這個街區擁有城市的一些頂級咖啡店、果汁酒吧和設計精品店,但它與城市核心是隔絕的。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的落成,以及周邊的發展專案,不僅會形成一座橋樑,連接起Junction社區、Roncy Village和Dundas West,對藝術愛好者來說,它也將成為一個熱門的去處。事實上,不僅如此,它現在就儼然已是熱門地區。

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館長大衛·裡斯(David Liss)說:“最近,這個地區吸引了大量藝術畫廊、原創藝術中心、藝術家生活/工作空間和工作室。然而,就在五年前,我們還對這個地方感到擔憂,如今看起來我們已經身處潮流中心。這很令人激動。”

已經從Queen West和釀酒廠搬遷到Lower Junction的美術館有Analogue Gallery, Daniel Faria, Clint Roenisch和Joshua-Jensen-Nagle。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的聲明吸引了全國媒體的關注,強調了Sterling Road帶動城市重大轉型這一事實。

那麼當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進駐時,我們能期待一些什麼呢?“我們肩負的以展現當代藝術為主題和與當前人類狀況相關的問題的使命並沒有改變,” 裡斯說道,“不同的是,我們現在有一個更大的舞臺。”

觀眾可以期待深入了解這項規劃,以回應當今社會政治和環境的緊迫狀況,致力於培養新興和職業中期的加拿大藝術家的實踐,並將他們的工作定位在一個國際平臺上以獲得關注。除了傳統的觀賞藝術方式,55,000平方英呎的新空間將包括遍佈整個建築內的活動,以及工作室、表演、放映和對話。1919年建成的汽車大樓(Tower Automotive Building),在沉寂了一段時間後將會再次活躍起來。

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的故事始於1993年,當時作為North York藝術畫廊(Art Gallery of North York)的博物館第一次打開了它的大門。1999年,他們把這個名字改成了當代加拿大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Contemporary Canadian Art),他們接管了Queen West的一家舊紡織廠,這是一個以藝術和設計聞名的街區。由於只有兩個房間和大約7,000平方英呎的展覽區,他們在全國範圍內聲名不大。 “我們在這裡所能做的是實現我們在Queen West的願景和使命; 我們可以改進之前的想法” ,現在他們將有足夠的空間去嘗試。 “這是一場完全不同的盛世” ,如果不是這些名氣非常大的人,不可能在聚在一起。

在多倫多的房地產界,和大腕們聊完後你就會發現, Castlepoint Numa總裁,阿爾弗雷多·羅曼諾,在發展的過程中會“放長線釣大魚”,通常在他決定要做什麼之前,他已經購買一塊土地多年。例如: 自2008年羅曼諾第一次購買這片土地以來,斯特林路的投資一直在增長。這是一種策略,它促成了幾個多倫多的興趣點的演變,包括東區的電影工作室區、廣場後臺以及其它方面。

“這片城市區域,慢慢聚集一批藝術畫廊、藝術家活動中心、藝術家工作和生活空間及工作室。曾經,我們還在考量這片區域的地理位置,現在看起來一切似乎剛剛好。這是非常令人激動的。”
 
 

仔細觀察城市的發展,你會發現,從根本上講,一直是在按羅曼諾先生設想的方向進行。這是他採用的城市規劃方法。“當我還是一個小孩的時候,這座城市最高的建築是Royal York Hotel,”羅曼諾回憶道。“我以前從Eglinton (那時候是地鐵的終點)坐地鐵下來,去看密斯·範·德·羅塔(Mies van der Rohe TD)塔,你會驚歎不已。我從未到過多倫多以外的任何地方。”看著TD塔的建成,羅曼諾的心裡種下了火種,之後的一年,他去了蒙特利爾參加1967年世博會後發現多倫多落後了。“我們成了蒙特利爾的配角,差距很大。它被親切地稱為‘Hogtown’,因為它是一潭死水” 。因此,羅曼諾開始實施變革,藝術和設計是他過去借助的力量。
坐在位于Sterling Road的Castlepoint Numa 和高博Lower Junction社區的售樓辦公室裡——沙盤展示了尚未建成的部分——裡斯回憶了和羅曼諾的第一次談話。羅曼諾在畫廊開幕式上介紹自己後,對我說:“你在Queen Street West上所做的一切都很棒,但你還得做更大的設想。”

由於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的十年租約即將到期,裡斯開始花更多的時間去尋找一個新址,而不是與藝術家們見面。經過3年的探索,包括羅曼諾在東區的一處房產,裡斯打電話給羅曼諾詢問Sterling Road的情況,並策劃了合夥的想法。羅曼諾說: “我對前景充滿希望。”

對於一個房地產開發商來說,與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一起工作很有吸引力:“從哲學上來說,當你想到開發商做什麼時,就會演變成為一個城市建築實踐,” 羅曼諾說。“我們從宏觀角度出發;我們關注那些將為一個角落、一個社區、一個城市做出貢獻的項目。每一個機構都是一個城市的焦點,無論是好、壞、還是無關緊要。它成為了城市靈魂的門戶。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不僅非常棒,也是城市理解自身的一種方式。這是人口暴增的多倫多市尋求自我理解的一種方式和訴求,很多博物館並不這麼做;他們是偉大的歷史寶庫,他們是我們遺產的神奇守護者,但真正的藝術形式是當代藝術。一個房地產開發商想要將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MOCA)作為一個重要的合作夥伴是很自然的想法。新建築將產生深遠的影響。

除了影響與變化、變換的視角和充滿發人深省的美麗和激情的空間,藝術的商業價值也在增長。羅曼諾說:“在過去的十年裡,當代藝術已經成為一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全球產業。“我認為,就規模和程度以及我們在這個城市所發生的一切的品質而言,多倫多藝術界仍然在飛速發展。”我希望我們能在多倫多、該地區、全國各地以及全球範圍內提高這一知名度。我認為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站在銷售畫廊的頂端,面向南方,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們去看,也有很多可以想像的。隨著明年春天新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的開業,他們的願景很快就會實現。我問裡斯和羅曼諾最讓他們興奮的是什麼。羅曼諾說: “這棟建築本身,” ,看著這座歷史悠久的汽車大樓。 它有一個標誌性的結構。不僅僅是四面牆; 當你進入內部時,它就像一個神廟。它有這些巨大的柱子,如果你對建築有所瞭解,你就會意識到它的結構基本上就像一座希臘神廟。

裡斯也被這種景象震撼。 “我們有無數個啟用這座建築的方式,當我們住在Queen Street的時候,我們只能暗示、吸引、或者渴望民眾參加大規模的參與活動。

作為一個曾經生產廚具和汽車部件的地方,汽車大樓有著獨特的歷史。“這一直是一個創造性的地方,” 羅曼諾說,從歷史上看,它也是一個混用的地方,住有製造商和居民。他指著Sterling和Perth的住宅,解釋說建造房屋是為了讓工人們能步行上班。 “這並不是一個新想法,” 他說。 “人們希望在同一街區生活、工作和娛樂。” 這將繼續下去;除了巧妙設計的住宅公寓和聯排別墅,幾家知名科技和媒體公司也將與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共用空間。

羅曼諾正忙著讓他的團隊與建築保持同步節奏的同時,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的專案團隊正專注於展示展品。等待完工對耐心是一種考驗,但一旦他們搬進來,MOCA就會進入一個40年的租約期。 “我們所做的是重組博物館建設的方式,這樣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就沒有巨大的資金成本負擔,有的是長期的安全和租期。” 他們可以把精力集中在為專案籌集資金上,這正是需要做的事情。” 羅曼諾說, Castlepoint Numa和高博的支持是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未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也帶來了益處: “我們得到了很多回報。” 這不是有形的,你不能把它放在試算表中,但這是一種互惠互利的關係。

當我們的博物館快要開放的時候,議論聲仍然不斷;今年早些時候,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將多倫多當代藝術博物館列為最受期待的即將開館的博物館之一,同一名單中還有重量級的比如Louvre Abu Dhabi (擁有24億美元的建築)和新建的位於London的Victoria和Albert博物館的Exhibition Road。對於一個1993年成立的博物館來說,與一個有百年歷史的世界級機構和一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專案相比,這是一個值得驕傲的成就。

很多事情已經發生了變化,而更多的變化正在發生中。“我對整個情況不由自主的感到激動,” 裡斯笑著說。這是大多數多倫多人都有的感受。

汽車大樓的歷史

Junction的創意夫婦訪談

Mjölk的John Baker,Juli Daoust
作者:JEN MCNEELY
攝影:TITUS CHAN

2009年,約翰•貝克(John Baker)和朱莉·達烏(Juli Daoust)選擇在Junction地區紮根,夫婦倆買了一棟位於Dundas Street West 的19世紀的三層建築,一樓3,000平方英呎的店面成為了他們的室內設計精品店Mjölk的誕生地,他們將上面兩層當作私人住宅,這個大膽的舉措可謂是相當成功。

自開業以來,Mjölk立即成為了該市最著名的家居裝飾去處之一,為多倫多的生活增添了一道風景線。雖然他們的產品多年來一直在推陳出新,但他們的設計理念——在日常家居中發現美感和工藝——從未改變過。

我們找到了這對有創意的夫婦,想知道是什麼吸引了他們來到這個街區並安家落戶。

2009年,Junction一帶的感覺與今日截然不同。是什麼吸引了你呢?

John: 這個建築,它太特別了。這裡曾發生一些小事: The Sweet Potato, The Beet, 以及SMASH。這個街區擁有我們所需要的一切,不需要再去城市裡買其他東西。就連Queen Street也失去了它的光彩。那幢大樓引起了我們的注意,這個街區也深深吸引了我們。

自從你八年前搬到這個社區,注意到的最大變化是什麼?

Juli: 步行! 這裡過去很安靜。

John: 就像蒲公英。

Juli: 過去我們附近交通比較繁忙,那是因為家居店的客流量,但如果你從外面看,就沒有什麼人。現在你到處都能碰到熟人。

John: 這些建築原本都是一樣的,漂亮的老店面,但是它們都被木板封了。現在有了更多的商店,更多的餐館……它有“芝麻街”的感覺。

你對設計的熱情來自哪裡? 

Juli: 當你是一個有創意的人,但缺乏靈感時,你就會四處遊走。我對圖書設計、平面設計和攝影都很感興趣。

John: 我更喜歡設計,但我想成為一名音樂家。這就是我想要做的,我現在也仍然在這麼做,任何對設計感興趣的人都能做到。這很自由。我認為人們喜歡設計自己的小家,而我們只是比大多數人做了更多的探索。我們已經在這家店工作了八年,要是從我們在這個行業工作算起來,時間就更長了。自從我們開業以來,就一直在慢慢地完善我們的產品。

你們現在設計家的理念是什麼?

Juli: 崇尚自然! 把你認為你需要的東西和你真正需要的和愛的東西弄清楚。

John: 人們經常急功近利。 他們想要一個看起來像雜誌名錄的家。 [他們]想看起來像是在一夜之間遊遍大千世界。 我不知道為何那麼急切,那是需要用一生去經歷的。 你不想今天就填滿你的貨架,因為一路上還會有其他的回憶。

你的收藏大多是北歐風格或日本風格,有極簡主義的感覺。你認為當房子裡東西少了,家就會變得更有禪意嗎?

John: 人們認為答案是唯一的,我認為這有點可笑。我們不這麼認為。認定只有一種方式是一種滑稽的想法。

Juli: 是的,你認為存在著一種生活方式,你試圖複製它,但卻發現這不是你的方式。

家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John: 在最理想的情況下,它應該是一個你可以做自己的地方。這至關重要。

Juli: 我們在附近購物。我很喜歡我想要的和需要的東西——這就是一個街區應該要做的。

有哪些是你最喜歡的地方嗎?

John: Latre (2988 Dundas St. West),店主Brian Vu有自己的Indigo時尚品牌,但他也有一系列法國亞麻布用來製作定制的夾克和褲子。還有非洲藝術,第一民族藝術——太棒了,他深深迷戀上它了!我也喜歡Pandemonium (2920 Dundas st West);我們這裡播放的音樂都是我在那裡買的唱片。

Juli: Opticianado (2919 Dundas St. West) 有很好的眼鏡,ARTiculations (2928 Dundas St. West) 有很好的藝術品,Dirty Food (3070的Dundas St. West) 有很棒的早午餐;我們真是受寵若驚!我們需要的一切都在這裡。

過不一樣的生活

PMG建築集團進軍南佛羅里達市場
 
作者: JAMIE DRUMMOND
“過不一樣的生活”不只是一個流行詞,也是總部位於紐約的建築商Property Markets Group’s (PMG) 進行房地產開發和投資的原則。PMG始建於1991年,創始人是Kevin Maloney, 除了在紐約的總部以外,在芝加哥和邁阿密都有分部,現在已經在這幾個城市承建了85個住宅項目,同時也在美國參與建設 了150多個房地產項目。

創新是根植于這家公司基因中的重要因素,PMG在設計中高度重視住戶和空間的互動,在設計之初就把最尖端的科技和設施結合起來,融入設計本身,使居民生活可以更愉快,更高效且更有影響力。公司以“PMGx”為品牌基礎,專注于開發超高端豪華公寓和多戶型住宅(主要位於紐約和南佛羅里達)、對公寓資產的重新開發、以及面向全球流動消費者和高淨值客戶的租賃公寓。PMG現在正在為一些特定客戶群在南佛羅里達州建造兩個高端公寓項目:300 Biscayne項目和RIVERx項目,項目配有非常超前的科技設備。

PMG 的主管Ryan Shear在邁阿密負責對公司在美國東南部的項目組合進行管理。Ryan從小在邁阿密長大,對這個城市非常熟悉,密切關注著城市最近發生的積極變化和成長。“我小的時候,邁阿密和現在很不同,當時沒有像Brickell這樣的社區,沒有現在這些陽光明媚的海島,也沒有Midtown和Wynwood。”Ryan說,“因為有了房地產投資,我的家鄉才有了很多這樣的地標性建築,才會從之前的小村莊變成今天的國際化大都市。”

 
“我長大以後,邁阿密已經完全變樣了。”
 

“我小時候,跑到邁阿密的南部沙灘摘個葉子,算是那個時候最有趣的事情了吧。隨著城市的發展建設,現在城市生活變得豐富多彩,越來越像一個真正的大城市。”Ryan說到。因此,世界各地的遊客來邁阿密旅遊,很多人甚至在這裡買房,買一些配套設施齊全、有藝術美感的奢華公寓。

PMG現在引領著南佛羅里達州一些前沿項目的發展,這些建築秉持改善生活方式的理念并備有最新的智能建築技術。Ryan說, “我認為我們正在為南佛羅里達州房地產市場引進最先進的建築技術。所有的公寓都會實現酒店式管理,這是一種全自動的生活方式,可以實現技術與生活的無縫連接。” 在PMG于邁阿密市中心開發的公寓項目里,住戶可以享受到各種科技和便利服務,例如手機APP就可以遙控家裡的很多設備,像是無鑰匙門鎖、訪客登記、室溫調節、可自動通知取快遞的儲物櫃等,公寓還配有小的咖啡廳、酒吧。

Ryan也指出,PMG不止建設公寓,公司也會為社區建設很多很好的的設備,方便人們在一起聚會,實現共享空間,這樣可以讓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們交流彼此的文化,讓他們的邁阿密生活更加豐富多彩。PMG對所建設項目的每一個設計和對每一個新科技的採用決定,都力求考慮到將來住客的需求,為住客提供最優質的生活品質和最便捷的生活方式。就像邁阿密這座城市一樣,PMG的每棟建築都希望以各種方式來適應居民要求的變化,這是非常富有挑戰性而又吸引人的工作。PMG希望自己為居民提供的不僅僅是一個居住空間,更多的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體驗—一種真正現代的住房設想。

另一個能體現PMG“過不一樣的生活”理念的是公司的RIVERx項目。這是一個位於Fort Lauderdale的雙塔型公寓,可容納1200個單元。該項目坐落於Las Olas 河畔,是為當地的年輕人和專業人士量身定做的。這些人在選擇住房的時候,優先考慮的是舒適性和便利性,而不是對房屋的所有權。這個項目是一個結合創新和智能設計于一體的租用社區,可以為目標客戶全提供他們所需要的自由和靈活性。公寓配套設備有游泳池甲板上的食物和飲料服務、現代化健身設備、展示廳、私人空間和共享空間,絕對符合年輕人的要求。到2020年,RIVERx一期工程將在41層的大樓內引入650套租住公寓。

除了便利設施外,RIVERx項目還將展現Fort Lauderdale的潮流文化。在這個城市,陽光充足的休閒氣息和城市文化相遇。位於Miami-Fort Lauderdale-West Palm Beach的中心位置,Fort Lauderdale正處在一個強勢快速增長的階段,成為了一個住宅熱點區。隨著城市的發展繁榮,基礎設施得到了進一步改善,例如Fort Lauderdale機場增加了很多國際航班,把邁阿密、Fort Lauderdale和西棕櫚灘的Brightline服務連接了起來,這些都將吸引新的居民和遊客。

 

邁阿密市中心也在經歷著這樣的變革,甚至是更大的變革。“在未來的幾年裡,這裡會成為邁阿密最熱門的地區。很難想象,20年前這裡還被看做是不安全的區域,現在已經是遍地都是奢華公寓,高樓大廈林立。房地產開發項目和市政建設項目都開展的如火如荼。美國的很多城市都經歷過舊城改造,邁阿密現在就在這個過程中。”Ryan說。

現在邁阿密最大最高的建築,就是高博房地產私募基金和PMG合作開發的超豪華住宅項目,這是邁阿密前所未有的優質項目。說這個項目是優質項目是因為項目是由著名豪華公寓設計院Sieger Suarez和明星設計師 Carlos Ott共同設計的,這個90層的摩天大樓會在邁阿密建築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是邁阿密市中心核心區的地標性建築。Ryan說,“這絕對是地標性建築,能參與到這樣的建築開發過程中,我覺得非常興奮。”

對于邁阿密本地人來說,看到自己生活的城市這樣欣欣向榮的快速發展和成長,他們都為此感到驕傲。Ryan激動的說到,“這個建築將是決定邁阿密天際線的建築,他會重新定義邁阿密的建築高度,會成為多倫多的CN Tower一樣的標誌性建築,吸引人們來這個城市,也改變著這個城市的未來。”

這座超級豪華公寓大廈除了作為一項藝術品吸引人們的眼球以外,也將重新定義邁阿密世界中心的位置。這個30英畝的混合用途開發項目,將零售、酒店、交通、文化機構和娛樂場所融合在一起。此外,它還會把邁阿密現有的鐵路和南佛羅里達的高速列車鏈接起來,為居民從邁阿密到奧蘭多提供無縫對接的便捷交通服務。這棟大樓視野非常開闊,可以看到海岸正對面,看到邁阿密海灘、南海灘以及大西洋等。

 

Biscayne恰如其分的體現了PMG的公司理念,也體現了公司勇於挑戰自己,力求處於領先地位的氣魄。開發商團隊也已經和Delos公司和WELL國際建築研幾所進行合作,將WELL建築標準納入到建築的構造和設計當中。WELL國際標準就像是LEED在環境設計當中的地位一樣,這個標準標榜人的重要性,以居民健康為重要考量因素,對建築進行設計。

300 Biscayne項目尤其關注建築對居民的健康所能起到的積極作用,從增強居民的個人身體健康和精神狀態出發,為居民定制了一整套增強人體晝夜規律的先進照明系統,還配置有空氣質量和水質量檢測系統,為居民提供放心舒心的生活環境。

這是一種處在時代前沿的革命性思維,力求居民整體利益最大化。Biscayne公寓項目是PMG理念中未來生活應該有的樣子。

在建築設計方面,300 Biscayne項目的外觀設計和內部設計都令人驚歎,配有一流的便利生活設施,即使是最挑剔、最精明的客戶也沒有辦法對這樣高品質的住宅項目提出質疑。邁阿密這個城市長期以來吸引了一大批高淨值人士,Ryan預計,這些高淨值人士會將向爭取入住 300 Biscayne公寓。“當這個項目推出的時候,必將引領一陣風潮。市場宣傳的工作將會十分艱巨,因為我們面對的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高淨值客戶買家,但是,我相信我們能做到最好。”

PMG是南佛羅里達州建築業的領軍人物,公司把一系列的科技帶給這個城市,讓這個城市變得更有活力,更走在時代前沿,發展更迅速。Ryan表示,“各方資金正在以一種積極地方式進入邁阿密,幫助這個城市進行革新。”Ryan相信,邁阿密的明天將是美好而又光明的。

 

通過智能建築提高人們健康水平

WELL國際建築研究所和WELL建築標準
作者: JAMIE DRUMMOND

你現在所處的房間可能會對你的心血管健康、呼吸道健康、免疫情況、認知健康和睡眠健康產生直接或者間接的影響,你生活環境的背景噪音或是所吸收的光線類型,都將通過你的生物鐘神經,影響你的生活,决定你的精神敏銳度,可以影響你的生產力激素,它甚至還能决定你今晚睡得多深、有多好。

保羅•西拉(Paul Scialla),WELL國際建築研究所(International WELL Building Institute)和德洛斯公司(Delos)的創始人,在華爾街積累了18年工作經驗之後,對建築的未來有了的新想法。2006年,他開始關註到正在進行的可持續發展對話及其與綠色建築的關系。"我想,把可持續發展和綠色建築聯系在一起是很有道理的。但我們是不是也應該關註一下這些建築裏的人、他們的辦公室、他們的家、他們的學校呢?” 他想知道可持續發展對話中,是否還存在沒有被提及的空白地帶。“WELL建築標準應該和綠色建築攜手並進。我們覺得綠色建築對話只是這個故事的一部分,我們還需要把使用這些建築的人作為重要指標,考慮進去。”

秉持著這一理念,Scialla在討論如何設計、建造和運轉建築時,會把醫生和建築設計師聚在一起,希望在進行建築設計的時候,可以考慮到建築對生活和工作的影響,以一種被動的的方式幫助解決人類的健康問題。

“人類在人工建築外經歷了16萬年的生物進化,與人類進化的時長比起來,我們是直到最近,才開始著手建設人工建築。而我們現在有90%的時間都是待在這些建築裏的,居住空間對人類的影響是我們應當考慮的。”
 
 

在此之前,沒有人想到要把房地產和醫療結合在一起,所以,做事嚴謹的Scialla花了七年時間進行調研,努力研究如何更好地把房地產和醫療完美的結合在一起,在此期間,他曾無數次探訪很多藥劑學家、醫生、行業專家,力求把健康的理念貫徹到建築的設計和完成當中。經過一系列的努力之後,最終建立了WELL建築標準,由WELL國際建築研究所管理。

Scialla的研究結果表明,在建築設計過程當中,重要的不僅僅是那四面墻和一個屋頂,如何把醫學知識融入到新的和現有的建築中,從而改善人們的生理和心理健康狀態,同樣重要。很多建築商也認可這一想法。WELL建築標準的存在,旨在通過實施特定的設計、建築和操作實踐,提高建築物內人們的整體健康狀況。

IWBI的母公司Delos,建立之初是一個在建築領域進行研究、開發、量化的智囊團,是把建築環境與人類健康與健康之間的聯系引進商業領域的先驅。Delos發現,空氣質量、水質、適當的照明、舒適的溫度和適合的聽覺舒適度等建築環境的各個因素之間,有著深刻的聯系,我們人類的大部分時間其實都是花在這些建築當中的,因此,我們的健康和舒適生活,與這些因素密不可分。Deepak Chopra在從預防疾病角度出發改善人們生活的領域是行業專家,且從早期便一直與Delos密切合作。Chopra在與Delos一起合作中擔任顧問和外聯角色,且在Delos的董事會工作了好幾年。

副標題: Scialla說,“人類在人工建築外經歷了16萬年的生物進化,與人類進化的時長比起來,我們是直到最近,才開始著手建設人工建築。而我們現在有90%的時間都是待在這些建築裏的。”

Delos與位於明尼蘇達州羅徹斯特大學的Mayo診所一起,合作建立了WELL標準下的生活實驗室。這是世界上首個此類生活實驗室,它允許研究人員模擬臥室、辦公室、餐廳廚房和學校等各種環境,通過多傳感器的科技平台,研究人們在各種環境下的行為。當科學家和研究人員按下按鈕之後,就會根據不同的溫度、濕度、燈光和聲音條件等收集人們反應的實時數據。

這項花費千萬美元的研究成果,被首次運用在了高博房地產私募基金在美國邁阿密開發的300 Biscayne項目上。這項研究成果使用了世界最頂尖的水過濾系統、空氣淨化系統以及書夜照明控制系統。高博項目是第一次是使用這一革新科技,高博的合作方PMG則是第二次使用。Sciallas說到高博的項目時稱讚道,這個各項目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世界級房地產開發項目,地理位置優越,人口結構優質,這些高素質的居民可以更好地認識到智能生活的對健康的重要性。

當Scialla在華爾街工作的時候,偶然發現了這一開創性的領域,他就醉心于研究這一擁有巨大潛力的事業,試想一下,把房地產這一價值180萬億美元的全球最大行業,和醫療這一每年最少增長4萬億美元的最具成長性的行業結合起來,這會是多麼誘人的機會。因此,Scialla認為,把這兩個行業結合起來,會帶來深刻的社會影響和經濟機會。WELL國際建築研究所就是致力於在建築過程中就引入疾病預防機制,利用房地產開發來促進健康事業的發展,這會是一個令人激動的組合。

Scialla也指出,實現WELL建築健康指數認證的邊際成本其實並不高。 “一些開發商可能會覺得,技術是很好,但是這麼高端的技術一定是高成本的。而然事實是,WELL建築健康指數認證之後的邊際成本並不會太高,你就會得到更多數據和更加智能的建築。舉個例子,紐約第一家取得認證的公司,只需在每平方英呎多花1美元就可以實現這一點。”

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我們已經可以看到了在建築過程中使用健康理念的房地產實現了8%到25%的溢價。這可以體現在公寓租金、公寓銷售、酒店客房率,或商业租賃費率上。這就說明,如果在建造過程中按照WELL建築標準進行開發,之後會有更大的利潤,這對開發商是很有吸引力的。

WELL國際建築研究所的記錄顯示,目前為止,有31個國家,超過1億平方英呎的525個房地產項目,是依據WELL建築標準建造的或者是已經通過了WELL標準認證。目前,WELL v1是各商業和國際機構選擇辦公大樓時候的最佳標準。經歷了三年,WELL建築標準受到了很高的認可。尤其是商業地產項目上,像是公司辦公室、大型核心建築、外殼建築、企業住戶以及聯排別墅。現在有1億多平方英呎的土地項目已註冊或通過WELL建築標準認證,這會對很多人的健康狀況產生積極地影響。

WELL建築標準應該被更廣泛的運用於更多建築類型,不單單是拘泥于商業地產建築,像是學校、餐廳和社區項目應該更多的使用這一標準。IWBI研發了建築標準的6個初步測試版本來監測和完善WELL標準在其他領域的運用。初步測試版本可以收集參與者反饋,為向目標市場邁進提供數據支持。現在有針對零售市場、聯排別墅市場、教育、餐廳、商業廚房和社區這六個市場建立的測試版。Scialla對WELL標準非常有信心,他認為這個體系在學校和經濟適用房會取得和在高端獨立屋一樣的成功。

通過WELL國際建築研究所對全球525個項目的了解,Scialla發現,衛生和健康是每個人都關注的話題,無論是在歐洲、澳大利亞、中國還是美國。無論是有意識的還是下意識的,每個人都想睡得更好,感覺更有活力,精神飽滿,有更長的壽命,這是一種非常普遍的渴望。Scialla說,“沒有人可以拒絕更加健康的生活,舉個列子,同一街道有兩個設計完全相同的公寓樓,唯一不同的是,一個有健康調節監測系統,另一個沒有。人的直覺都會讓人選擇更加健康的建築。”

副標題:Scialla看到了中國市場的巨大潛力,預計未來25年中國房地產市場將建造的房屋數量,會超過美國歷史上已有的任何時間段建造的房屋數量

Delos現在已經開始在中國的首都北京建立生活實驗室。預計未來25年中國房地產市場將建造的房屋數量,會超過美國歷史上已有的任何時間能建造的房屋數量,Scialla看到了中國市場的巨大潛力,尤其是當這個國家更加的關注空氣污染和其他環境問題的當下,這個市場潛力非常大。他認為,在中國建立這樣的生活的實驗室,對所有人都是有益的。

基於對未來的關注,對WELL國際建築研究院建築標準演變的考量,Scialla對這個指標的前景是樂觀的,他說,“我們希望這次健康建築的推廣可以像之前的綠色建築運動一樣,十年之後,每當人們聊起這個的時候,都會講,‘還記得之前的建築嗎,當時竟然不考慮建築對人類健康的影響!’我們希望這種以健康為中心的建築標準以及思維過程可以被當做一種基本指標運用在所有建築當中。”

做最好的自己

和Ken Tanenbaum 談如何將美好的多倫多變成偉大的多倫多
作者: COURTNEY SHEA

在討論多倫多前途的對話中,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人們很喜歡把多倫多拿出來和其他城市對比。有人說,高樓大廈的迅猛發展讓多倫多成為“下一個紐約”,繁榮的人文景色讓多倫多成為“下一個巴黎”,兼容並包的多元文化讓多倫多成為“下一個倫敦和香港”。這一現象產生的原因,部分是因為加拿大人“謙虛”的民族特色,還有一部分是因為多倫多是一個相對年輕的城市。然而,Kilmer集團的副總裁Ken Tanenbaum在Scotia Plaza的集團總部辦公室接受訪問時表示,是時候拋開那些每個人都知道固化思維,不要總是尋求外部對比來獲得認同。還沒來得及談論人們稱多倫多為“世界級城市”,只談到“全球化城市”的時候,Tanenbaum就立刻說到,“全球化城市?我不知道這個詞背後代表什麽含義。我們不應該限制自己的靈感、機遇尋找比較對象來彰顯自己城市的所謂地位。”

“那就好比是人們說我長得像Rob Lowe(美國影星,因相貌英俊而出名),但是我並不希望拿自己和那個標準來比較,或者說,我並不希望要變成那個樣子,” 他說道。當然,並沒有人會覺得他會像80年代的影星一樣。“我想表達的意思是,我們真的應該做最好的自己。多倫多永遠都不會是紐約、倫敦或者是香港。我們應該思考我們的潛力在哪裏,我們應該贊美的是自己的哪些閃光點?”

這個問題其實並不難回答,因為加拿大的經濟和文化正在向著前所未有的繁榮邁進。我們的教育和醫療事業正在井噴式的發展,我們的金融機構非常穩健,我們的國家領導人是世界各國領導人中的中堅力量,同時,我們國家對多元文化的包容性和國土安全性,也是其他國家和地區沒有辦法比的。Tanenbaum經常這樣告訴他的孩子們“妳們非常幸運,生活在一個包容多元文化的國家,一個和平的國家,一個治安很好的國家,一個政府積極運作的國家,正是因為這些,妳們可以成為任何自己想成為的人。更加幸運的是,妳們生活在加拿大機遇最多的城市,多倫多。這就像是球賽中的‘帽子戲法’,接二連三的好事都在妳們身上發生。”

這個“帽子戲法”的說法同樣適用於Tanenbaum,作為加拿大最頂級富豪和最受尊敬的企業家,MLSE集團主席Lawrence “Larry” Tanembaum的大兒子,他有著很多得天獨厚的優勢。Ken的家族早在100多年前就開始參與到多倫多的建設當中了。1911年,Ken的曾祖父從波蘭來到加拿大,從采礦業開始建立了自己的商業帝國,他們經營礦業數十年,直到20世紀70年代的最後一次大規模城市建設結束,才轉行到其他產業。近期,Kilmer集團與HMS控股集團以及Canadian Tire合作,共同建設23條ONroute鐵路線;同時,也和Dream公司合作,建設了2015年泛美運動會場館——CIBC運動村,這個運動村現在被用於社區,叫做“Canary District”。

2017年早些時候,Tanenbaum和他的合作方(Dream Unlimited公司,Diamond Corp公司和Frame+Slokker公司)一起宣佈要在Port Credit附近的湖邊社區開發房地產項目,包括可容納5,000住戶高層建築和聯排別墅群,還包括佔地20萬平方英呎的辦公區和商業區。這筆投資額高達20億加幣的項目,是一塊閒置了25年的棕地(棕地是一些不動產,這些不動產因為現實的的或潜在的有害和危险物的污染而影响到它们的擴展、振興和重新利用),隨著多倫多的快速發展,政府正在逐漸放開這些極具潛力的土地,而這一塊地的區域規劃是Tanenbaum最希望投資的公用/私人項目用地。

“多倫多正在成長為最好的自己,我們不要因為害羞而不去講述屬於我們多倫多自己的故事,”Tanenbaum說道,“我們希望出現在報紙頭條的,不是‘多倫多:世界一流城市,’而是‘多倫多棒極了,原因這裡是世界上最適合生活和建立家庭的城市。’這個城市有很大的潛力等待被挖掘,我將用我的後半輩子投資建設這個城市,這裡生活品質高,社會構架很穩固,有很多很好的發展機會。我會長期‘看多’多倫多。”

“多倫多正在成長為最好的自己,我們不要因為害羞而不去講述屬於我們多倫多自己的故事。”
 

很顯然,多倫多是一個將要騰飛的城市,會在世界舞台上綻放光芒。但是在此之前,我們還需要問一下自己,我們應該為這個城市做一些什麼來保證這個城市的發展是按照我們期望的路徑前行的。

關於這個問題,我們採訪了Ken Tanenbaum,我們希望知道他對多倫這個重要歷史時刻的看法:我們怎麼樣才能讓多倫多騰飛,我們該做些什麼來抓住發展機遇,以及為什麼我們要在回顧歷史中尋求發展機遇?

建立中等高度的社區,擺脫城市延伸過程中的束縛

和很多城市一樣,多倫多在二戰之後經歷了一次新生人口的暴漲。在那之後人口增長漸漸放緩,而大部分人都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直到90年代初,城市規劃者和政府才開始正視城市延伸過程中的問題。解決這個問題的一個方法就是向上升空間垂直發展,因此,多倫多最近獲得了一個新的暱稱,叫做“空中的起重機之城”,這算是對我們積極發展的一個認可。截止2014年,我們共有147棟在建高層建築,紐約居第二,當時有90多棟。Tanenbaum認為,儘管說我們最初對高層建築的熱情讓我們建造了在當時看來過多的樓層,但是城市的垂直髮展是一個正確的道路。“不是所有人都喜歡高層建築,有的人就是喜歡城郊的獨立屋。這個事情就像鐘擺,很容易從一個極端到另一額極端。”

在Tanenbaum的陳述中,他引用了多倫多前城市規劃長的觀點,認為多倫多未來最受歡迎的是11層樓以下的中層建築,需要可以步行到達已有交通線路的那種。這種喜好的轉變,反映了人不再像以前那樣,追求生活區和商業區的隔離,花很多時間在兩地通勤,而是希望能在同一個社區工作和生活,更加認可和諧人文環境的價值。

“城市外延的公共區域和城區的公共區域不是一個概念。在城市外延,人們依賴汽車,從家裡到沃爾瑪買東西都靠開車。”Tanenbaum說,“在人口密度更高的城區,公共區域是人們工作、生活和娛樂的重要組成部分。你可以步行到肉店, 到點心店,蠟燭店。你的工作,醫療和教育都離不開公共區域。”

他指出了一些發展中層建築很有潛力的地區,像是這個城市的主幹路Bloor街,College街,Avenue街,Lawrence街和Bathurst街,這些街道現在主要是一些兩層樓的住宅和零售建築,這在其他城市是很少見的。

Tanenbaum說,最近新出的建築規範修正版,開始允許建造6層高的木結構建築,這是往正確方向上的一大步。接下來,他希望能看到政府採取適合的政策,取消已經符合市政規劃建築的額外審核。“如果拿到機會可以做主幹線上街區的項目,一定要建6層的建築,”他說,“如果能達到建築規範的要求,不要猶豫,馬上做起來。”

這種建築形式可以在長期內解決多倫多由於人口增長的住房短缺問題。同樣重要的是,中層建築的開發對社會結構的進一步發展有利,可以鼓勵居民構成的多元化和公共區域的建設。“如果生活在中層建築當中,你可以接觸到樓上樓下的鄰居。但是如果你生活在高層condo,你就不太可能認識42樓的鄰居了,”Tanenbaum說,引用Jane Jacob在《街上的眼睛》一書中的哲學理論,好的社區是人們彼此聯繫的社區,這樣才能減少犯罪率,提升社區生活品質。

 
推廣我們自己的社區,唱我們自己的讚歌

Jane Jacob的說法在現在看來,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正確,因為公共空間會是多倫多光明未來的必要組成部分。 “我們可能會住在自己的家裡,但是我們不是完全生活在家裡的,我們的生活是存在于各種地方的,”Tanenbaum說。他的觀點是說要顛覆之前的中產階級要住在有白色柵欄的獨立屋的那種固化思維,建立一種享受和尊重公共空間的理念。

Bentway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塊距離Gardiner高速1.75公里的本來廢棄的空地,後來被改造成很多新的公共區域,有公園,有開放式劇院,有公共藝術設施,有步行小道,還有溜冰場。慈善家Judy和Wilmot Matthews給這個地區的建設投資了2,500萬加幣,對於居住在附近的近7萬人來說,只需要走十分鐘就可以享受各種設施。就像紐約的高線項目成為了紐約最受歡迎的景點一樣,這裡也會成為多倫多吸引遊客的一個重要景點。Bentway會給高博房地產私募基金的Garrison Point項目留一個除了臨湖通道以外的另一個公共通道,這個項目會有很大的潛力,之前安省遊樂宮的類似項目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當然,Port Credit的建設也是很成功的。Tanenbaum說,“這個項目會把密西沙加南部的各種設施關聯起來, 有公園,有小路,有YMCA,各種價位和種類的的住宅,以及一個充滿活力的商業區。”

新穎的區域固然很吸引人,但是已經有的一些設施也不容忽視。作為一個自行車愛好者,Tanenbaum說,多倫多4萬多公頃的公園和峽谷是一塊很有價值的資源,但是鮮少有人們會談論到這些。“我們應該積極宣傳這些,”他認為,這些資源應該被列為“來多倫多最應該做的三件事”之一。他說,“如果你來多倫多旅遊,你去了CN塔,去了ROM,那你應該做的下一件事情絕對是在多倫多騎自行車,沿途可以經過Michael Van Valkenburgh18公頃的藝術傑作—Corktown Common,可以在Don River小路和沿著安大略湖的Martin Goodman小路上騎行。這個體驗非常美好!在Evergreen 的Geoff Cape的帶領下,我們希望向世界展示我們的自然環境,因此我們將建一條步行小路,把位於Brickworks的Evergreen的項目和多倫多湖邊的West Don Lands連接起來。我們把這個計劃叫做‘絲帶計劃’。”

除此之外,他希望多倫多的居民可以認識到,騎行的資源非常有價值,可以把相隔距離比較遠的、完全不同的生活區連接起來。“很多生活在這個城市的人其實沒有注意到,你可以直接從羅斯戴爾騎自行車到士嘉堡。”Tanenbaum解釋道,這一部分城市資源很有價值,可以讓城市更加民主,各種人群都可以參與到這樣一種“有價值的社會摩擦”中來。“社會組成部分衡量成功的最重要因素,對於我來說,我們如何對待弱勢群體最能體現這一點。”

多元化,人才資源和如何引進頂尖人才

在世界上230多個國家和地區裡面,多倫多是人口結構最多元化的城市,有180多種語言,非加拿大出生人口佔到人口比重的51%。這些數據表明,加拿大是一個充滿機遇的樂於接受多元人才的大都市。同時,這也印證了Tanenbaum所說的,多倫多最大的優勢:我們自己。“我認為多倫多的多元化是一個巨大的優勢,來自各種地方的人可以說很多種語言,帶來很多種新奇的創意,鏈接加拿大和世界各地實現貿易,”他把這個叫做人才資本,說這是多倫多的核心資源,也是能讓多倫多在未來數百年里領先于其他城市的優勢所在。

路透社將科技總部建立在多倫多,很大程度上就是這個原因。Tanenbaum還說,“路透社是一個有全球格局的‘解答’公司,多倫多的人才結構多元化,使得這家公司可以為解答世界各地的問題提供發展和測試平台。”

加拿大的經濟呈現了前所未有的騰飛態勢,被稱為“希望之地”。尋求發展和穩定的人才和公司,都可以在多倫多找到適合自己發展的方向。2017年6月,聯邦政府提出“全球才能計劃”,為移民加拿大的人才提供更快更便捷的移民通道,這其中包括科技和生物製藥領域的等重要領域的人才。同時,多倫多市和安省以及聯邦,聯合還建立了一個1950萬的投資,用來吸引新的商業機會和資本投資大多倫多地區(GTA)。“當我們討論到大多倫多地區的時候,我們是在講一個地域上更加廣的概念,西到尼亞加拉懸崖,北到綠化帶,東到Oak Ridges Moraine, 南到安大略湖的這一個廣闊的區域。”僱主在招聘人才的時候,考慮到人才儲備、能源 和土地成本、稅收和經濟因素的時候,他們就會考慮到這些因素。

從這個角度看,最近對Go火車的升級——從每天兩次的往返的運行提升到全天每15分鐘一班車的運行,是一個重大的發展。在Port Credit居住的人,只需要花10分鐘坐Go火車,就可以到市中心核心商業區開會,中午還可以有時間回家吃飯。如果多倫多到滑鐵盧這一線路建成后,會鏈接兩個科技城,將會是革新式的轉變。Tanenbaum說, “想想如果滑鐵盧的科技精英可以直接到多倫多找工作,這將意味著什麼。”

“我認為多倫多的多樣化是一個巨大的競爭優勢。”
 
領導力和前瞻性

像我們這些不在政府城市規劃或者建築行業工作的人,可以為我們生活的城市做點什麼,讓其更好地抓住發展機遇?對於新移民來說,可以給那些能給我們城市帶來光明前途的政府工作人員投票。“我們需要看到二十年之後我們會怎麼樣?我們該做什麼投資?很多時候,人們忽視要用長遠的眼光看問題。”Tanenbaum說,長遠的眼光和系統性的思維,是建設城市最重要的兩個因素。Tanenbaum希望當選的政府官員,有意願在任期之內為人民服務。

同時,Tanenbaum希望看到領導人的工作可以更加大膽一些。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這些領導人能夠選擇合適的同盟,就像Canary District那個項目一樣,或者可以給商業發展提供一些優惠政策。Tanenbaum還建議政府擴建政府議事廳,建成一個足以媲美拉斯維加斯和紐約的政府議事廳。他倒不是鼓吹攀比,相反,他希望能看到多倫多發揮自己的優勢,建立自己的獨特性,讓這個城市找到自己的偉大。Tanebaum希望多倫多不是把自己建成所謂的“世界級城市”,而是把自己的獨特性發展成一個城市特色,成為最好的多倫多。

吃在多倫多

美食評論家詹姆斯·查特(James Chatto)回顧了多倫多的烹飪演變史
作者:JAMIE DRUMMOND

自上世紀80年代末以來,作為加拿大人心目中的典型美食評論家,詹姆斯·查特(James Chatto)一直以其觀點犀利的個人形象吸引著讀者。

2017年,詹姆斯的著作《吃遍多倫多》(The Man Who Ate Toronto) (2012年版) 再版,是我們跟隨他瞭解這座城市的烹飪歷史的絕佳時機。

1998年的時候,你創作了《吃遍多倫多》,裡面內容詳實有趣,2012年這本書再版。如果你重新創作這本著作,加入再版後這幾年裡的東西,你準備加入哪些章節呢?

必須說,餐館裡butchery and charcuterie的興起,給我一個機會來寫一些關於:羅伯·詹蒂勒(Rob Gentile)和格蘭特·範·格默倫(Grant van Gameren)以及他們取得的成就;雞尾酒文化的回歸;高端速食的有趣想法,諸如美味的披薩、高級漢堡、玉米餅; 與年輕一代廚師建立的友誼,以及與他們一起工作的願景——這源於他們中的許多人都對美食有著相同的理念。

我還想寫一些關於Edulis的邁克爾·卡巴羅(Michael Caballo)和Alo的派翠克·克裡斯(Patrick Kriss)的文章,以及他們對於各種菜品品嘗後的見解,這在本世紀絕大部分時間裡都無處可尋。

1976年你第一次來多倫多才是個嶄露頭角的演員,對於這座你首次到訪的城市,是什麼觸動了你?

我在這裡呆了一個月(六月),陽光一直很充沛。那是我第一次來北美,覺得多倫多很好,非常乾淨,也很安全,人們都很禮貌友善。我在Ward島曬了幾天日光浴,晚上在劇院度過。這裡的人睡覺很早,我覺得不是很適應。演出完後,只有幾個地方可以去,都是牛排店。食物幾乎都是肉和土豆,或者是沒意思的速食,幾乎沒有酒文化。埃德·馬維舒(Ed Mirvish)從英國帶來了當地的食物,在他的牛排店給全公司準備了晚餐。牛排,豌豆和土豆:這是我對多倫多美食的印象。

為什麼喜歡這座城市?

我遇到了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鼓足了勇氣跟她約會。41年過去了,我們現在還在一起。我們在Hazelton Lanes吃午餐,那裡清新迷人,那時她帶我瞭解了Yorkville的咖啡文化。多倫多——在那個時候最輕鬆和富有創意——不再是幾年前的嬉皮士天堂了。

你在上世紀80年代又回到了多倫多。有哪些變化?

多倫多在烹飪方面取得了巨大的進步。Scaramouche已經開業了,傑米•甘迺迪(Jamie Kennedy)和邁克爾•施塔特蘭德(Michael Stadtlander)將他們的新式美食帶到這座城市。Fenton是非常溫和歐化的。民族風味餐廳遍地開花,其中許多家餐廳的風味從加拿大風格中脫離,更加接近其正宗口味。在Pronto和Centro,Franco Prevedello向這個城市展示了帶有加州和紐約的印記的現代義大利的形象,整個場面令人興奮。人們為休閒放鬆而外出就餐,而不只是在過生日的時候。在顧客中湧動著一股巨大的活力和好奇心。

你是怎麼發現自己開始美食寫作的?

我原本打算當一名小說家,但出版商總是在拒我的稿。後來他們中的一個人建議我寫一本關於烹飪方面的書(她曾在我的公寓裡吃過晚飯)。[這本書]讓我小有名氣。在我和妻子搬到希臘之後,我寫了一本較為正統的書,講述了我們村子裡人們飲食的方式。當我們搬到多倫多的時候,那些書成了我的一個標籤,我用它去找工作。後來我成了多倫多生活的餐館專欄評論家。我的教父,演員羅伯特·莫里(Robert Morley),也是《Punch and Playboy》的餐廳評論家,他給了我許多建議。

許多人認為20世紀80年代是多倫多餐飲業的美好時光。你覺得為什麼他們這麼看?

因為這一切都是新的——餐廳是快樂的宮殿,廚師化身明星,餐廳領班也變成了活躍的一份子,每個人都很享受這裡的一切,食物種類豐富,有趣並富於創造性。在上世紀80年代,食客非常活躍並且很有錢,使廚師們能像他們希望的那樣富有想像力。外出就餐成為了人們最喜歡的消遣方式,而新的餐館也不斷湧現,這讓美食評論家們忙得不可開交。

在20世紀80年代,流行哪些風格的烹飪方式?

人們喜歡上高大上的義大利食品(儘管當時義大利風格還未真正出現),但卻引導著潮流。然後就是亞洲的異域風情,由Lotus的廚師李國緯(Susur lee)和Stelle的廚師葛列格·高依拉(Greg Couillard)引入。傑米(Jamie Kennedy)和邁克爾 (Michael Stadtländer)仍在默默做著他們自己的事業,悄悄引入了當地季節性食物,這些食物在幾年後(從農場到餐桌)引領了潮流。

法國菜發展得不好。除特殊情況外,人們已經不再在酒店選用法國菜。

這是一個以奢侈鋪張而聞名的十年;這一點是如何在多倫多的就餐體驗中表現出來的?

可以肯定的是,有很多錢湧向餐飲行業。人們產生了離開家去酒店消費的想法。像Prego和Centro這樣的地方,葡萄酒的價值急劇上升。一份Wolfgang Puck的披薩加一瓶Tignanello被認為是高端飲食方式。

牡蠣?還沒有。只有Rodney。誠然,廣告狂人中的老式三巡馬提尼午餐仍然還在(雖然是非常老套的)。人們希望擺脫過去的牛排餐廳/酒店美食,像龍蝦和鵝肝這樣的東西是早期的一部分(他們會回歸的)。現在更多的是美味的橄欖油、章魚、辣椒和小牛肉。

你還記得其他的潮流嗎?

精妙的展示(而不是矯揉造作的新擺盤方式)總是會吸引我。我記得在Lotus的李國緯展示了一種像是融化的錐形的桑果雪芭,但其實那雪芭是切片熏鴨,只是擺盤巧妙。高依拉的展示總是很有意思。在Nekah, 邁克爾 (Michael Stadtländer)開始嘗試在扁平石頭或者浮木上擺盤,這就很有趣。那時候,我們已經得到了廚師的菜單,或者可以進入Centro,讓馬克·蒂埃(Marc Thuet)做他想做的任何東西。在帕默斯頓,傑米總是能領先潮流兩年多。

誰在80年代和90年代很出名?他們做了什麼不同的事情?餐廳的名字是什麼,他們在哪個街區?

讓我們從義大利的迷人的地方開始: Centro, Noodles, Pronto, Prego, Cibo, Orso, Barolo;以及更傳統的高級義大利餐廳——La Scala, La Fenice, 和 Trattoria Giancarlo;以及真正的高端餐廳——Scaramouche, Fenton’s, Truffles, 和 Chiado。Queen West有Le Bistingo(多年來,Claude Bouillet的烹飪是小鎮上唯一一種很正宗的法國食物)和Stelle。

只有像Palmerston和Stadtländer,還有後來的Nekah可以說是多倫多最有趣的餐廳。Lotus是一個好去處,而loons在Queen Street East。在上世紀90年代,Auberge 和 Pommier在北方還不太出名; 市中心的Canoe 、 Avalon 和Café Asia; 北多倫多的North 44; 約克維爾那迷人廣場上的Il Posto; Elm和King交叉口的Opus和Zoom; 市中心吃日本菜的Edo和Hiro Sushi;Harbord Street的Splendido;還有Grano (市中心)和Mildred Pierce (自由村)這樣可人的休閒場所。

Shakers是中國藍調的Greg Couillard(或者他碰巧在的任何地方),Stadtländer, Rain的Rubino兄弟,做阿爾薩斯菜肴的馬克·蒂埃(在我的前五名廚師中),這五位引進了 “晚餐俱樂部” 的想法,與迪迪埃·勒羅伊(Didier Leroy)烹飪精緻的法國食物,和在Avalon的克裡斯·麥克唐納 (Chris McDonald) 一起精心嘗試製作各種菜品。

幾十年的相對繁榮帶動了多少高檔餐廳?是怎麼表現出來的?它受到90年代早期經濟衰退的影響有多大?

在90年代早期,經濟衰退後,人們突然轉向治愈系食物(comfort food),遠離奢侈的異國風味。和往常一樣,傑米·甘迺迪仍走在前面。人們重新回到牛排店。小餐館開始用包肉紙替代了雪白的亞麻。義大利菜全面出擊,同樣適合作為一種舒適熟悉的來源,就像它在前衛藝術中一樣。許多老餐館就此消失,每年的一月和八月份對於有租金要付的小餐館來講都是要命的。

你什麼時候開始被通知介紹正式的試菜的呢?

試菜的想法在Avalon, Nekah, Susur, The Fifth, Splendido(在維克多·巴里的統治下,時間最長)Hiro Sushi, Hashimoto和Sushi Kaji最為強烈。我喜歡它,那些躊躇不定的人,或者是那些在做決定的人,都是如此。奇怪的是,如果餐館能銷售足夠多的東西(儘量減少浪費),這是相當經濟的工作方式。在世紀之交有一段時間,人們會漫步到幾乎任何一家頂級餐廳,並要求看廚師的菜單。如果一個人在飯店裡不出來,我就會看到廚房裡一系列點菜用的平板電腦拼在一起。

我們還沒談到的一個方面是……融合。在這方面你怎麼看?

令人驚訝的是,幾乎沒有真正的融合設計者,李國緯, 葛列格·高依拉以及The Avocado Club的
鮑勃·伯曼(後來去了博巴)。甚至從一開始,“融合”這個詞就帶有貶義。在法國,法國和日本的融合在80年代早期是一種時尚。在邁阿密,總有人在發明新的拉美觀念。接著,在Pine & Bamboo、Café Asia和Youki,安德魯·蔡斯(Andrew Chase)和卡米洛·科斯塔斯(Camilo Costales)以一種出色的方式把亞洲菜和菲律賓菜融合在一起。在某種程度上,它導致了在克勞迪 阿普利樂(Claudio Aprile)的餐盤上出現分子烹飪法——這一次科學是複合元素。

融合依然存在。在多元文化的多倫多,它已經變得如此普遍,以至於現在甚至沒有人注意到它。過去15年的廚師們對當地的、季節性的、從農場到餐桌的想法都很感興趣,他們避開了這些想法,因為他們是現代人尊崇的廚師,所以那些已經失寵了。

當然也有例外——西班牙對格蘭特·範·加默倫(Grant van Gameren)的菜式有影響——但沒有人會稱其為融合。

哪些方面能讓我們很清楚地瞭解多倫多豐富的多元文化主義,以及它對城市烹飪的影響。

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當時有消息稱,富有的中國美食家都在7號公路上用餐,而不是在Spadina,那時候起我作為一名評論家,關注點開始向郊區延伸。我對這裡的精緻和財富感到驚訝——這些令人著迷的中式宮殿,整個廚房都是由從亞洲來的人組成的。那裡的菜式是正宗的中國菜,沒有對 “加拿大人” 口味的妥協。它傳到了Markham,在唐人街用餐時,我們必須瞭解中國菜系之間的巨大差異,或者是南亞地區之間的巨大差異。

移民潮已經足夠大了,例如,一個新的Keralan餐廳,就會有自己的Keralan客戶,所以對於評論家來說,總會有一些新的東西要經歷。通常明星廚師會被新對手挖走,然後這種情況反復重演。跟上潮流很難但你又必須去做。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你是什麼時候意識到遠離傳統餐廳運動的?你覺得是什麼推動了這種轉變?

最近幾年。在80年代,女王和斯帕迪納是人們對西方的印象。當這些已經負擔不起的時候,年輕的廚師們帶著他們的第一套廚具去了更遠的地方,他們的顧客也住進了新的社區。本世紀,像是Ossington, Parkdale, Dundas West和Queen Street East等地方出現,迎合了那些不在乎魅力或不要求完美的服務的一代人,以及不想要盛裝打扮吃頓晚餐的一代人。

有些人發現了長久的秘訣。但想想看,在遙遠的北方,普埃維德羅(Prevedello)是多麼大膽,去開Biffi、Pronto和Centro這些餐廳 !但他做對了:出現了North 44, 然後是Grano。一個中心誕生了。這都是那些喜歡出去吃飯的人的生活方式。現在是千禧一代,他們還沒有孩子,有一些可支配收入。我沒看到他們去很遠的地方的餐廳用餐;他們幾乎都在本地吃飯。

當然,在社交媒體和熱門話題上,他們是被推動的——有時是相當困難的。它本質上是傳言,已經變成了一個強有力的動力。最近幾年,我去了這些非常時髦的地方,我注意到有些很好,有些不太好——但是在社交媒體上對於他們的介紹總是驚人的相似。

多倫多人經常把他們的城市與其他全球城市,尤其是在餐館的領域進行比較。多倫多是如何比較的?

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經常聽到餐館老闆抱怨說,在多倫多有太多的餐館,但沒有足夠的客人。我們的資深美食家們曾經計算出,多倫多在任何時候都不可能支撐超過10家真正的高端餐廳,而歷史似乎也證明了這一點。幸運的是,我們向另外一個方向發展,尤其是少數民族餐館。

到了90年代末,多倫多是北美在餐飲方面最有趣的城市之一。我們的優勢?義大利和中國的餐館,尤其是在郊區。這裡有一些很好的英國食物,我們也有專門的年輕廚師做他們自己的菜式。也有許多地方有著自己的節奏,如Chiado, Cava, Edulis和 Alo。在Sushi Kaji和Hashimoto有最好的日本料理。

在多倫多做得一直不是很好的是拉丁美洲人,南亞人(除了Amaya和Pukka)或黎巴嫩人。我們有德斯蒙德·潘(Desmond Poon),他是Duppy’s Original Diner裡的墨西哥食物的偉大支持者,後來去了90年代初的Iguana餐廳,但我對墨西哥的大部分餐館印象不怎麼深刻。

我們能和紐約相比嗎?在曼哈頓,沒有人在家做飯,這也是餐館做得好的原因之一。也許現在我們更多的是在芝加哥或三藩市的量級上。

在特色形成的年代,哪些有名的餐館經受住了風暴在上世紀90年代、00年代又流行起來,或者我們今天在什麼水準?

傑米·甘迺迪(Jamie Kennedy)和邁克爾·施塔特蘭德(Michael Stadtländer)在多倫多開創了整個名人廚師的概念,他們仍在努力,完全按照自己的方式在他們各自的樂園(在城市之外)烹飪。基斯·弗格吉特仍然在群星中保持著膽小鬼的角色。李國緯和馬克·麥克尤恩(Mark McEwan)都有自己的餐廳連鎖和電視頻道。

[後期]邁克爾·卡列維爾(Michael Carlevale)創造了兩家神奇的餐廳(Boston Club和Yorkville附近的Black and Blue)。當公眾未能看到他的未來時,他有些被拋棄的感覺。馬克·蒂埃現在有他的麵包房。我相信,迪迪埃·勒羅伊有時會為法國領事館製作餐食。克裡斯·麥克唐納(Chris Macdonald)是一個關於城鎮和[食譜]的作者。我想,葛列格·高依拉在某處的海灘上玩得很開心;我還是偶爾在Kensington市場看到他。

回顧過去的幾十年,在多倫多的烹飪界,你錯過了什麼?

在過去的十年裡,年輕的廚師們對魅力的強烈反對讓我對上世紀90年代深感懷念,但我覺得它正在捲土重來。我一直喜歡品嘗各種美食;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讓廚師們在協調一系列的菜肴時,充分表達他們的創造力——一頓飯的品質和味道。我懷念舊時代的“老邁”,但它在現代世界裡沒有立足之地,最多只不過是火烈鳥手推車或甜品手推車而已。

在2017年的多倫多,哪些人和地方讓你感到興奮?

在Nota Bene的大衛·李(David Lee),它仍然是這個城市最好的餐廳之一,總是與這個季節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如此老練和自信。George的洛倫佐(Lorenzo Loseto)總是很優秀,他的菜肴謹慎又不失創意。Doug Penfold的任何一個項目——Cava, Chabrol和現在的Atlas:我喜歡他對來自西班牙、法國南部和摩洛哥的熟悉菜系的介紹。我喜歡Antler和 Borealis的現狀——符合當代加拿大休閒方式。Edulis非常棒——如果我能得到餐位,我就會帶遊客去。傑西·瓦林(Jesse Vallins)在楓葉酒館裡烹飪得很有魅力;你可以在他的作品中看到他的技術,古典的精通——在那個地方很是出人意料。安東尼·沃爾什(Anthony Walsh)的新餐館,Lena,在這個不太會做拉丁美洲食物的城市,算是一種高品位,是對阿根廷的真誠的敬意。我喜歡Piano Piano——特別是那裡的披薩——雖然我很懷念Victor Barry豪華房間中的高端美食。

正確理解智能城市

智能城市技術將如何改變加拿大的大城市
作者:BEN KAPLAN & NATASHA CHOY

高科技正在創造需求。街燈監測交通和天氣情況,建築可以做到凈能耗,運動傳感器可以追蹤到老人的信息。由於這些智能城市運動的發展,我們未來的生活將越來越依賴於高新科技,尤其是在城市建設方面。

什麼是智能城市?是未來的潮流,由科技創新和物流網一起產生的建設城市的電子平台;是LED街燈,自動交通體系,以及基於機器學習和數據整合的自適應技術。從街燈控制到廢棄物回收處理,智能城市的發展,可以被應用在城市公共領域和私人領域建設,有利於提高城市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智能城市把人和科技緊密聯係在一起,著眼于社會公平性、經濟性和科技性,創造更好的共享空間,提高城市居住和工作舒適性,促進可持續發展。

縱觀歷史,城市是人們進行商業往來、文化交流和彼此聯繫的中心,預計到2050年,世界上70%的人口將會生活在城市。隨著城市人口的增加,人們對空間和資源的需求壓力也隨之增加。因此,城市對可持續發展發展和電子智能化的需要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環顧全球,從三番到上海的各大城市,無一不在加強智能城市的建設,希望能運用科技和數據的力量,來應對城市日益增長的人口問題。到2031年,大多倫多地區人口預計會增長到745萬,淨增長260萬人口。我們該如何應對人口的增長所帶來的各種潛在問題呢?

值得開心的是,多倫多的高知識分子已經開始積極思考這個問題了。早在2016年,多倫多商會 (Toronto Region Board of Trade,TBOT) 就與多倫多政府合作,舉辦了智能城市峰會。會上,多倫多市長John Tory強調了建設智能城市的重要性。演講中,John明確表示, “如果我們要有一個現代化、高效的政府,我們就必須要推動智能城市的建設。我們要放手進行城市建設,把多倫多建設成一個合作、創新、現代化的城市,我們有信心一定會成功。”

這是一個雄心勃勃的想法,但是挖掘全球智能技術是值得去追求的,因為這一領域的市場價值很大,預計在2020年,會有1萬5千億美元的市場。多倫多市長Tory想要利用多倫多的人才優勢,在多倫多本地孵化器公司尋找可以解決當下問題的方案,將其運用在多倫多,再向全世界推廣。智能城市的理念可以運用在各個平台,創造就業機會,在提高多倫多市民的生活體驗的同時,也解決城市發展到高密度情況時候的困境:如何更好地服務于當地新居民。

在探討如何解決這一問題,為建立有效的智能城市畫一個戰略圖的時候,人們一致認為,合作將是所有問題的關鍵。多倫多地區貿易局總裁兼CEO Jan De Silva ,在過去兩年里,和多倫多大學的Raquel Urtasun(無人駕駛技術領域的專家)教授合作,領導這一個由TBOT、多倫多市政府、私人部門和學術界專業人士組成的智能城市研究小組,一起進行智能城市的研究。這其中就包括了著名的斯科集團和Uber 研究團隊。Jan De Silva說,她所領導的智能城市團隊一直努力和當地各方進行合作,尋求利益共同點,希望能確保多倫多能適應這個數字時代的機遇和需求,把這個城市發展成一個更加智能的城市。

Jan De Silva強調,現在發展智能城市刻不容緩,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目前人口增速太快,用於服務新增人口的成本也越來越高,發展智能城市是解決高成本的一個很好的方案。多倫多的市政預算今年將增加6億700萬美元,預計到2018年將增加4億3800萬美元。為了應對預算壓力,多倫應該積極尋求新的技術,提高城市服務效率,降低城市服務成本。思科市場經理 Ron Gordon認為,智能城市的發展不僅可以節省城市開支,更重要的是,可以創造新的收入,促進創新發展,吸引新居民,這在一些高端社區體現尤為明顯。

“建設智能城市不僅僅是科技的問題,也是政府政策的問題——如果政府不能給一個好的計劃,你就不能實施新技術。”Gordon說。他還認為,如果有一個統一高效的政策支持,數據收集和數據共享就可以讓科技為我們的城市建設作出很好的貢獻。“很多城市有很多職能部門,這些不同的職能部門有各自的預算,他們各自為政,也不相互合作,這就造成了權責不清晰,彼此重複工作的現象。把這些個職能部門聯繫在一起,讓他們通力合作很重要。同時,讓這些部門制定統一的政策,為城市發展創造價值,同樣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城市真的需要改變他們現有的政策。我們需要改變我們的方法,要使用科技來推動價值的提升,智能城市真正告訴我們的是,如果我們能攜手合作,我們一定能取得比單打獨鬥更大的成就。”

技術的整合和所有利益相關方達成統一策略,對多倫多的智能城市建設至關重要。“當我們能對城市更多人口產生更大影響的時候,智能城市的成功就會更大。緊急服務和每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同時我們也會關注包容性的增長方向,還有大家都關心的人才缺口問題,”De Silva說到,“關於智能城市,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但是我認為研究分析出一個重點,并圍繞這個重點制定合理的計劃是非常重要的。”

“現在很多城市都在犯一個錯誤,他們希望同時完成很多事情,教育啊、交通啊、環境啊。我承認,這些方面對城市發展都很重要。但是我們應該選擇一個作為主線,蔓延向其他方向發展。紐約的發展就是一個成功的案例。”De Silva在談及Bloomberg引導他的智能城市建設團隊時,特意提到了智能城市對減少犯罪率的貢獻,“在芝加哥,交通數據的分析被得到了很好的應用,當地的警察可以知道很多事情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怎樣發生的,這樣可以減少開支,節省時間,提高效率,同時可以使城市更加安全。為了讓多倫多成為全球智能城市的領先者,我們需要把注意力放在我們希望自己的城市變成什麼樣子上。”

在描繪多倫多未來二十年的藍圖時,De Silva很喜歡引用紐約市長Bloomberg的一段話,“除了上帝是我們無條件相信的,其他任何事情,請用數據說話。” 數據可以幫我們管理很多資產,多倫多有很多這樣的資產,像是我們美麗的湖畔區域,我們的包容性,我們的科技孵化器生態體系等。多倫多在人工智能和數據計算方面,已經處於世界領先地位,如果把政府、企業、學術界以及社會團體的力量進行整合,可以產生很大發展機遇,促進我們已有資產的進一步發展,為城市的未來做出更好地決策。

多倫多現在已經在一些領域運用了很多智能科技設備。有MyWaterToronto,這是一個可以為居民提供用數量數據的網上工具;有Waste Wizard,可以提高垃圾回收效率;有交通大數據團隊,在研發一款實時監測交通情況的軟件,希望可以減緩交通擁堵問題。近期,多倫多也專門任命了一位首席協調官,同時也在Bloomberg慈善機構的贊助下建立了創新中心,這些都是為了推動創新、合作在多倫多建設中的戰略優先地位。

很多人都相信多倫多有能力在智能城市的建設中,成為全球的焦點。這一點不得不提多倫多湖畔區的復興,這一個項目是北美最大的城市改造項目之一。多倫多湖畔區經理Christopher McKinnon表示,多倫多湖畔社區為所有居民提供了覆蓋全社區的、開放的高速寬帶網路。De Silva則表示,這樣的智能城市建設值得學習,正是這樣的努力,為我們的城市建設添磚加瓦。

McKinnon表示,“我們和很多合作夥伴一起,建立了一個以技術為支撐的社區,這個社區將提供更加公平、可持續、更有吸引力的環境,吸引全球人才和商業投資。科技的發展已然是招商引資的一個重要看點,未來十年我們會看到很多的新商業發展,新的技術和創新也會隨著湖畔區的不斷發展而不斷被注入這個有活力的地區。舉一個例子,現在湖畔區計劃建立一個佔地40萬平方英呎的湖畔創新中心,該中心將吸引數字媒體、先進視覺技術公司、醫療保健公司和清潔技術等領域的公司。我們會把湖畔地區當做一個生活實驗室,為這些公司提供數據和資源,建立一個技術支持、包容、互聯的社區實驗平台。我們也希望湖畔區的轉型可以向世界更多的展示多倫多這個城市的活力和發展機會。”

De Silva認為人們忽視了多倫多的圖書館資源,會在智能城市的發展和應用中起到的巨大作用。舉個例子,如果有200個學生排隊等待WiFi鏈接,圖書館工作人員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幫助每一個人。De Silva和公司合作,改造了我們的圖書館,在圖書館內增加了視頻會議和各種輔導設備。這樣一項基礎設施建設,解決了很多問題。 De Silva表示,“孩子承載著這個城市的未來,是創新的希望。因此,我認為投資在他們身上,是智能城市很有價值的一部分。”

智能城市概念的提出讓我們相信,我們的未來會更加互聯、更加包容、更可持續、更加繁榮,因為我們的未來會以一種數據驅動的更有凝聚力的方式進行合作,一切將更加智能。很多人不免會把智能城市的建設看成是烏托邦,只是一個數字為基礎的孵化器。但是其實,智能城市的成功是可以被實現的,我們已經在特拉維夫、倫敦和紐約等城市的發展上看到了成功的經驗,我們相信,智能城市的建設可以為更多人提供更加公平的機會,造福所有人。De Silva相信,在Tory市長的領導下,多倫多會做出正確的城市決策,只要和對的人做對的事情,就一定可以把多倫多建設成一個更加包容、更加智能的城市。這是一場所有人都應該參與的革新。

“多倫多會成為全世界所有商業競相追逐的焦點,”De Silva認為,“我們已經擁有了建設一個為大城市的所有條件,我們將努力把創新和平等貫徹下去,建立更加繁榮的多倫多。”

Eataly來襲

一個獨特的義大利市場落地多倫多
作者: JOANNE WANG

一排排美麗的義大利面、橄欖油和聖馬紮諾番茄。滿是乳酪和醃肉的箱子。貨架上擺滿了誘人的貨品。櫃檯上的所有東西都能滿足您的欲望,它或許是冰淇淋、糕點、拿鐵或者是Nutella旗下的相關產品。在酒吧裡找尋一席之地。來一頓有餐桌服務的悠閒用餐,那再好不過了。再來一堂食物課怎麼樣? 求之不得啊!

2019年,Eataly將首次進軍加拿大,這是多倫多的美食愛好者們期盼已久的幸事!

它可能很難被簡潔地標記為Eataly,最好把它看做是一個精心設計的義大利市場,在那裡,美食愛好者們可以購物、閒逛、享用美食和學習。Eataly的創始人Oscar Farinetti是慢食運動的推崇者,所以Eataly高度關注食材品質。因此,可以預期多倫多的Eataly將展示本地最好的產品和肉類,以及本地沒有的高端義大利進口產品。相比食品種類,Eataly更關注食品品質——Eataly餐廳使用相同的產品生產出在市場上銷售的食物,您也會發現對分類和展列的重視是组成Eataly的那部分教育因子。

在Eataly所感受到的樂趣是全方位的:無可挑剔的產品顏色,釀造濃咖啡的令人著迷的香氣,燒烤爐中的比薩餅,拿起一個完美的茄子或一個美麗的義大利餡餅的手感,顧客和員工間的不斷聊天交流,美美地品嘗新鮮布拉塔或者也許是十八個月的帕爾馬火腿。

第一次來到這裡,您可以點一道精心製作的烤全魚,只需用海鹽調味,淋上一點橄欖油,小酌一杯弗魯拉諾酒,然後漫步到霜淇淋店去吃一勺斯特拉夏特拉,注視著來來往往的人群。下一次來的時候,您可以帶回一個比薩,一些新鮮的蔬菜和一瓶酒回到家中吃晚飯。每次來Eataly都會有完全不同的體驗,這是為什麼不斷有回頭客的一個原因。

美國的五個Eataly餐廳都遵循類似的經營模式。在這裡,零售和用餐體驗相互融合。核心百貨體驗包括進口食品和當地乾貨、農產品、肉類、乳酪和魚類。在零售區附近有提供全方位服務的餐館,每家餐館都擅長製作某種食物(如: 魚、義大利面、肉、披薩、蔬菜)。還有多個流動櫃檯,專門製作從糕點到帕尼尼等各式甜點,您可以那裡點餐享受美食,或者在酒吧裡品嘗一杯美酒。

在北美以外的30個Eataly,往往會做一些調整來適應當地習慣。例如從博洛尼亞的小書店到羅馬的巨型Eataly。當被問及多倫多Eataly的體驗是否會傾向於美國模式或遵循歐洲/亞洲模式時,Eataly美國總裁尼古拉·法利內堤(Nicola Farinetti)表示:“我一直認為多倫多可以是完美的中間模式。在這兩個方面我們都能做到最好。”那麼為什麼選擇多倫多而不是蒙特利爾或溫哥華? “我們通常基於以下三個原因之一來選定一個位置:我們看好一個合作夥伴,我們想在某個城市開店,或者我們無法抗拒某個地方。多倫多實際符合全部三個要求!Farinetti先生還表示,多倫多強烈的義大利風格和文化使其成為在加拿大開店的首選之地。

在美國,Eataly的商業夥伴包括馬利歐·巴塔利(Mario Batali)、莉蒂亞·貝斯提亞尼(Lidia Bastianich)和巴斯提亞尼許(Joe Bastianich)的B&B酒店集團。 他們一起在紐約,芝加哥和波士頓開了四家店,第五家即將在洛杉磯開業。

在加拿大,Eataly與韋斯頓家族的塞爾福裡奇集團在零售業務領域為合作夥伴,和泰羅尼在餐飲領域為合作夥伴。 “韋斯頓家族對市場有著深刻的瞭解,這有助於我們雙方為顧客提供最好的食品。 當然他們在選擇首選地點方面也給予了巨大幫助!”Farinetti先生說。該地點位於多倫多的Manulife Centre,跨越三個樓層,占地五萬平方英尺。聽起來很大對嗎?——確實很大。其最大的競爭對手是Pusateri的薩克斯美食廣場(Saks Food Hall),其規模只有一半。

Bay和Bloor所在之地是Eataly的一個很好的選擇。該地區包括Yorkville和Annex社區,那裡渴望擁有新的選擇,一個富裕居民的內置市場,寫字樓裡滿是追求上進的員工,以及購買Mink Mile的大量遊客。該地點將為不斷發展的Bloor-Yorkville景點做出自然的延伸,為Bay Street以東帶來對新的零售和餐飲場所的急劇需求。

Eataly所在之地對遊客和當地的美食愛好者來講具有無可抗拒的吸引力。2010年第一屆Eataly在紐約開幕時,瘋狂的食客陣容持續了數月。即使已經開了七年,Eataly內的許多熱門餐廳仍然需要等待九十分鐘才可能有座位。鑒於多倫多人對新體驗的狂熱以及對發朋友圈的孜孜不倦,毫無疑問,加拿大的第一個Eataly必將見證當地的美食愛好者們和遊客們接踵而至的盛大場面。

從Bay Street到邁阿密雞尾酒館

與西蒙·本斯特德(Simon Benstead)一起改變
作者:jamie drummond

在從事純天然瓶裝工藝雞尾酒和餐館工作之前,西蒙·本斯特德(Simon Benstead)在金融行業是一位成功的交易員。

Bay Street的消費為本斯特德開一家不錯的公司提供了機會。他一直對潛在機會持開放態度,並希望實現擁有一家餐館的夢想。2003年,他成為當時剛剛興起的、由大衛·阿德西 (David Adjey) 主廚的Nectar的投資人。由於看好這家餐廳的潛力,本斯特德在2006年年中之前收購了Nectar。

2007年的情人節前夜,本斯特德將Nectar更名為Marben餐廳。Marben這個名字來源於本斯特德出生的房子,一個位於英國Suffolk郡的小村莊Stonham Aspal的簡樸的家。這個村子很小,每個房子都有自己的名字,而並非以街道號碼命名。本斯特德的母親叫瑪麗,他的父親是本,因此他們的家被稱為Marben。 “這是我父母熱情好客的展現。”

本斯特德在成為真正的餐館老闆後仍然從事交易,這樣做是為了應對經濟衰退。2008年1月,他成為了一場金融危機的受害者。但是,得益於他之前在世界各地餐廳就餐的經歷,使得他在餐館老闆的位置上遊刃有餘。他是一個敏銳的觀察者,時刻在觀察周圍發生的一切。他總是關注人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並把這些見解應用到餐館的持續發展中去。

在過去的十年裡,Marben已經經歷了很多次改變。Marben 1.0是一個“晚餐俱樂部”,Marben 2.0是“從農場到餐桌”,以目前的形式,Marben 3.0代表了本斯特德的英國-加拿大故事。 “一個成熟的美食酒吧應專注於世界一流的服務。”他說道,“很多人都有夢想,對我來說,我心心念念的是開一家餐廳。十年後,在Marben慶祝里程碑的時候,我更在意的是我經歷的一些東西。”

本斯特德目前的項目是邁阿密雞尾酒公司(Miami Cocktail Co. (MCC)),他的靈感來自於他在邁阿密與伴侶羅斯·格雷厄姆(Ross Graham)的經歷,但這在邁阿密是超乎想像的。MCC的MO與品牌的一個不可分割的部分是展示他們對這個魔幻城市的個人魅力“[我們想要拍攝] 周日的標準早午餐(Brunch at The Standard on Sundays),設計區(Design District),中城(Midtown),溫伍德(Wynwood),布裡科爾(Brickell),蘇荷館(Soho House),海灘,風中棕櫚樹輕搖的聲音。”

  • 兩年前,本斯特德和格雷厄姆承諾要創造100%天然的、經過認證的有機葡萄酒雞尾酒,專注面向Whole Foods市場和那些關心原料品質的消費者。MCC雞尾酒在美國的80,000家零售飲料店中的任何一家都可以出售,而烈酒和酒精飲料的銷售在很多州都受到嚴格監管。這一分銷策略使他們比競爭對手具有明顯的優勢。

    “Whole Foods對新品牌有非常嚴格和管控的推出政策。” 首先開個試點商店,如果這個品牌在那裡取得了一些成功,它將會在當地5家商店推廣,然後是區域試點,大約12家商店,然後是全州範圍,接著是全國性的。

    MCC現在在佛羅里達州全州範圍內,遍及26個Whole Foods超市和其他30家零售商。 Whole Foods公司剛剛為他們的全國推廣開了綠燈。本斯特德和他的合夥人現在計劃將業務擴展到加利福尼亞、德克薩斯和紐約。

    他發現,酒精飲料行業非常有吸引力,並通過加速並購獲得增長。他指出,大公司帝亞吉歐(Diageo)和百加迪(Bacardi)沒有發展自己的品牌。那麼,他的這盤大棋是否能吸引這些跨國公司的注意呢? 每當被問及這個問題,他都付之一笑。“我們將MCC作為一個獨立的企業來運營,以實現自我維持和盈利,這最終將使它對一家跨國集團產生強大吸引力。”

    該公司將專注於三種即食雞尾酒:含羞草(Mimosa)、桑格利亞(Sangria)和瑪格麗塔(Margarita)。含羞草和桑格裡亞目前已在美國市場投放,該公司正在推出瑪格麗塔,將成為全美唯一的有機瑪格麗塔酒。那麼,他們是怎麼做到的,因為Whole Foods超市沒有含酒精的飲料?答案是他們在使用龍舌蘭。

    在征服者到來之前,瑪雅人和印加人一直生產和飲用龍舌蘭酒,征服者們帶來了蒸餾的技術。幾個世紀以來,當地人一直在製作龍舌蘭酒,用同樣的龍舌蘭(讀作:agave)的汁液來製作龍舌蘭酒,並將其發酵,釀制出酒精含量在4%到6%之間的酒。 在19世紀晚期,龍舌蘭酒消費達到了頂峰,後隨著啤酒的引入而有所下降。在20世紀初,隨著歐洲人的湧入,啤酒變得更加流行。

  • 所以pulque就像龍舌蘭酒,聞起來像龍舌蘭酒,甚至嘗起來也像龍舌蘭酒。本斯特德想:“如果我們能做成美味呢?如果我們能讓它獲得有機認證呢?兩年後,經過全國最好的調酒師和風味家調製的數百種不同的配方/秘方,我們得到了特殊的瑪格麗塔,100%有機認證,將於10月在全美推出。”

    Whole Foods在750ml瓶裝紅酒上取得了如此成功,他們要求該公司在2017年秋季推出一款新系列的瑪格麗塔(Margarita)、氣泡酒玫瑰桑格裡亞 (rose Sangria)和帕洛瑪(Paloma)。

    單品和瑪格麗塔(Margarita)都將在這一季在邁阿密盛大亮相。該公司正在為邁阿密的Wynwood社區建造一個特別的品鑒室,本斯特德稱其為 “East Village遇到了Parkdale和威尼斯海灘……一個另類的、進步的邁阿密,充滿活力的藝術和文化。”

    本斯特德認為多倫多和邁阿密有許多相似之處。“這兩個城市都是相對較新的城市,都曾有一個特定的民族在這裡留下印記。這個地方的建築物結構、烹飪風格、夜生活都體現了他們的存在:拉丁美洲在邁阿密的影響力,多倫多擁有受義大利風格影響的真正多元文化。 拉丁風給邁阿密提供了更多休閒健康的選擇,提供了酸橘汁醃魚、果汁、沙拉、和巴西莓碗,全年夏天提供了更多的戶外設計和體驗選擇。”

    “邁阿密在高端領域也有很多選擇,很多國際遊客都在尋找魅力點和設計靈感。豪華酒店的房產吸引了大牌廚師和設計師,他們希望能吸引大量的消費者。在過去的十年裡,邁阿密已經變成了一個世界級的餐廳城市,就像多倫多有充滿活力的街頭美食文化一樣。”

    本斯特德認為,多倫多和邁阿密是過去15年裡兩個最高產的房地產開發地,沒有其他哪個城市擁有像紐約那樣的增長速度,隨之而來的將是酒店業的發展。

    雖然目前在加拿大無法買到邁阿密雞尾酒公司的產品,但本斯特德向我保證,MCC在不久的將來會逐省推廣。